天边出现了鱼肚白,在一片混沌之中,陈淑娴似乎忘记了那个死神离自己最近的夜,或许这样一个还有几点星光的清晨是生命再次降临的赞歌。尽管手臂还是毫无血色,但可以感觉到输液进身体的冰凉了。陈淑娴的目光也渐渐有神起来,昨天晚上看到的是属于她自己的车灵。望向窗外,梧桐树铁戟钢叉般的枝干不再显得狰狞,夏末,梧桐叶的边缘慢慢开始有些枯黄,不过大部分都还是富有生命力的深绿,太阳的半个脑袋还在远山慢慢的向上爬,陈淑娴似乎感受到了温暖。这时她才发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不单单只有自己的,还有另外一个人。。。。。。

  陈淑娴连忙把头转向另一边,但是惨白的帘子让她只能依稀的见到给予自己二次生命的人。看不出的,是脸,是笑,是李加林那粗糙的手掌,看的见的,是李加林手臂粗犷的轮廓,是李加林粗短的大腿,是李加林和她再也不断的关系。

  刚刚度过危险期的陈淑娴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因为连续输液,陈淑娴的嘴唇也变得干燥,苍白,细微的声音仅仅在喉咙中徘徊,手在输液,故不能拉开帘子,她是多想看看李加林面目,小小的沮丧带着更大的希望,陈淑娴只是望着李加林的方向,希望他能拉开两人之间的帘子。

  殊不知,在陈淑娴的床脚趴着一位女孩,和陈淑娴长的就像孪生姐妹,眼睛紧闭,呼吸均匀,似乎一个晚上的劳累让这个名叫赛沃洛的车灵需要多一点的休息,cervelo的淡蓝色纹身在洁白的手臂上有些违和,淡蓝色的波浪长发洒在洁白的床单上,陈淑娴闭上眼睛,又睁开,接着闭上。她眼中的这个世界,似乎与以前有所不同了,与其说有所不同,不如说大相径庭,陈淑娴的生命似乎从这个混浊自私的社会中解脱出来了。

  F酷t匠网2正+¤版%首/g发+

  她是一班之长,整天奔波于琐碎事情的是是非非之中,她的灵魂和才华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在空气中化作了碎片。唯一的放松和解脱就是与自己的单车相伴,从小开始陈淑娴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子,喜欢机械航模,喜欢拼拼拆拆,喜欢创作各式各样的小玩意,自从接触了自行车,零件的改装,涂装的喷涂,都是她自己一手制造。

  自行车的原理并不难,简单的杠杆原理,简单的滑轮原理,陈淑娴会陶醉在修理和改装中。在她看来,这是一门艺术,螺丝与螺丝刀的碰撞就像钢琴上发出的美妙的乐曲。内六角和梅花角扳手就是架子鼓手手上的棒槌,那些烦心的事,那些纠结的事,陈淑娴可以在改装自行车中解脱。入手这辆s5之后,陈淑娴也渐渐迷恋上了骑车,倚靠自己多年的功底,不靠fiting就把战车打造的与自己完美贴合,从日本西马诺原厂依靠自己虎口宽度定做出来的DU手变。自己花费大量精力去3T公司定制与自己肩膀同宽的把组,以及自己纯手工打造的黑色水牛皮座包。卧室里面随处可见的装车工具诉说着她这么多年水平的积累。

  换个角度说,她不应该成为一个车手,而更应该成为一流的自行车技师,就算你随便报出一个冷门的型号,她也能说出品牌和规格还有价格,真真正正把灵魂献给了单车的人,可以说,赛沃洛就是陈淑娴徒手创造出的生命,是她相依为命的东西,烦恼的琐事,破碎的家庭,都不能击倒陈淑娴对单车的喜爱,相信以后,在陈淑娴身体完全恢复好的情况下,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陈淑娴这样想着,转而又睁开了眼睛,看见搓揉着睡眼的赛沃洛,眼神中带着几丝欣慰,自己的鲜血创造出的最喜爱的东西,可是她不知道,赛沃洛,不单单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帘子拉开了,是李加林阳光般的笑容“你好,我是李加林。”

  陈淑娴的表情上没有惊讶,只有一丝的欣喜。

  “嗯,你好,我是陈淑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