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U的病床上,躺着这样的一个女孩,面色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惨白,淡蓝色的波浪卷长发散落在洁白的病床上。手指冰凉,双眼紧闭,呼吸面罩中时有时无的水珠还能证明她是个活物。病床旁的医生们焦急的看着时强时弱的心率和呼吸,嘴里不想说出“我已经尽力了”之类的话,突然,重症监护室厚厚的防菌门被打开了,几个气喘吁吁的护士冲了进来,提着满满一袋鲜红的血液,在这惨白的环境中。血液的红色显得格外耀眼,血浆浓厚的就快要滴出来一般,注射血液的袋子被高高的挂在了架子上,血液像流水一般从袋子里流进陈淑娴惨白的手臂,针头周围的皮肤慢慢恢复出了一些血色。随着血液循环到全身,不出一两分钟,陈淑娴的气血回过来了,心率和血压都回到了平常的状态,站在一旁满头大汗的护士也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在李加林的病房里,赛沃洛也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或许是车灵与主人的心灵感应吧,悲伤的面部表情也开始展开微笑,但是我们仍不知道,这位与陈淑娴这么相似的赛沃洛究竟是谁的车灵,是李加林还是陈淑娴,血液的交融,素不相识的关系终究成为这两个骑者一生的羁绊。

  半个小时之后,陈淑娴苏醒了过来,就像睡美人得到了王子的亲吻,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到的依旧是这个世界,虽然有些模糊,虽然头脑里一片空白,但是她自己的潜意识告诉她,这里不是天堂,是现实,陈淑娴又闭上眼睛,回想事故的细节,但脑子里却什么也没有,随而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回复了血色的手臂,轻轻的弯动着自己冰凉的手指,随而攥紧小小的拳头,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她的耳畔细语:“是那个你撞的那个人挽救了你的性命”

  陈淑娴似乎明白了什么,把自己的身体往靠背上挪了一挪,随即缓慢的坐起身来,伴随着全身的酸痛。清澈明亮的蓝眸渐渐有神起来,右手手臂上还挂着长长的生理盐水的输液管,陈淑娴正想把护士叫来,询问挽救自己的那个人的情况。这时候,门开了,进来的也是一个一袭波浪卷发齐腰的女生,就似乎和陈淑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样。陈淑娴感到诧异,但是进来的那个女孩手臂上cervelo的纹身让陈淑娴真真切切的了解了这一切,很早就在公路车吧听说过这样的传说:“骑手的血如果灌溉了他的爱车,他的车也便有了血肉之躯,会变成人形,誓死追随他的主人,为主人赢得比赛。”

  赛沃洛看到自己的主人脱离了危险,热泪盈眶,这样的泪水代表了激动与高兴,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放下,赛沃洛趴在主人的床边,忘记了擦掉眼角的泪珠,但却一言不发,只是看着自己的主人,似乎在端详一件瓷器。两人的目光在交流,说不尽的千言万语在眼神的对视下完成了心与心的交流,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陈淑娴用食指揩去赛沃洛脸颊上的泪珠,赛沃洛的脸庞也变得红扑扑的,迷人的酒窝也在脸上绽开,车灵和主人之间,是有多少说不尽道不完的情感。月光下的这对主人与车灵,让悲凉的月光柔缓起来,让惨淡的冷光灯也能给予温暖,随着晚风飘起的白色窗帘也平静了下来,这样的画面就算是没有生命的物品也能感受到一丝的温馨。

  (◎酷y匠网2N首n发M

  陈淑娴右手手臂上的5941号号码环被摘下放在了一旁,经陈淑娴的要求,赛沃洛推着陈淑娴和李加林同一个病房,陈淑娴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她想和这个素不相识的人在同一个病房,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会有一个从不相识的人,来挽救自己的生命。

  是车灵促成了陈淑娴和李加林的关系,日后,也没人知道会是怎样的发展,只是知道,李加林因此而退出了环浙赛的舞台,但是俗话说的好:“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