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EJ匠网*F唯一Tm正;版U,》r其t'他都是qO盗版zh

  两个素不相识的异性选手,两股交融的血液,以及那一辆cervelo的百年环法版s5,还有一个痛哭的小利,这就是当前的状况。渐渐地,救护车的警笛近了,近了,在小利模糊的明安绿瞳孔中出现了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把主人和那个女车手抬上了救护车。海风呼啸着,太阳的光芒也渐渐的黯淡下去,小利的长发在海风中飘舞,拭去眼角苦涩的泪水。目送着救护车远去。回头一看,在刚刚那摊血迹中间,还躺着一个人,全身都是划痕,无力的支起自己的身体。那是一个身材纤细的小女生,淡蓝色夹杂着深蓝的头发无序散在了地上,与血液浸泡,赤身裸体的瘫坐在地上,左手的手臂上还有着被伤口划伤的蓝色cervelo的纹身,小利连忙赶过去,脱下自己的外套套在她的身上,小利知道,这是cervelo的车灵,那个女孩的车子。

  那个车灵慢慢的站起身来,双脚还在不停的抽搐,看上去并无大碍,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去控制,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谁的血液变成了车灵。在小利的搀扶下坐在了堤坝上,开始还不肯开口,但经过几分钟的了解,那个cervelo的车灵也和小利交流起来。从她的口中小利得知她的名字叫做赛沃洛,来自枫叶之国加拿大,她的主人是一个名为陈淑娴的高中女学生,骑自行车已经有5年了,但是这辆cervelo是刚刚攒钱入手的。。。

  说着说着天空渐渐的灰暗下来,在天空的另一边月亮也悄悄的越过了远处的群山,海风也愈加凛冽,小利牵着赛沃洛的手,背对着转瞬即逝的夕阳,赛沃洛变成自行车的样子,由小利来掌控,这次的撞击仅仅让cervelo的把带滑断,锁踏有些磨损。DU的牙盘上也多了几道不明显的划痕,在夕阳下,一路追逐着星辰,小利也感受到了骑公路车的舒适感觉,DU的变速十分的流畅。破风的架子开拓着道路,头管上的“é”也代表了这车身上的血统与荣耀,曾为蝎子军团冲锋陷阵的最强破风车架,真●陆地最速的不败传奇。

  顺着晚风没过半个小时她们两个就到达了医院,得知陈淑娴伤势比较严重现在还在ICU(重症监护室)的手术室里进行紧急治疗,在厚厚的防菌窗户外。小利和赛沃洛只能看见陈淑娴脸色苍白的躺在手术台上,被氧气面罩罩着,双眼紧闭。似乎除了手术台旁边的显示屏上的数据还能证明这是一个活物,赛沃洛掩面而泣,自己的主人就在生死的边缘。小利抚摸着赛沃洛柔顺及腰的长长的蓝色头发,转过身子,来到李加林的病房。

  李加林比起陈淑娴来说伤的很轻,但是手腕以及手臂的脱臼还是让李加林的脸上显示出几分痛苦的表情。当小利和赛沃洛来到李加林的病房时,洛兰已经坐在病床的旁边了,和李加林正在有说有笑,谁也不提起明天一定要退赛的事情。尽管只比了两天,这位骑坛新星失去了一次展现自我的机会,但是没关系。第一天他所获得的圆点衫和黄衫已经证明了他自己的实力,让他能更早的回到赛场,回到最高的山巅。

  小利和赛沃洛只是坐在一边,默默的低着头,看着手臂上和脚踝处打着石膏的李加林甚是一言不发,时光或许倒流到前两个小时的那一霎,所被破坏的美好的场景。小利心中充满了悔恨,当时为什么不去抱住主人,防止他受到伤害,赛沃洛也同样低着头,蓝色的瞳孔中充满着失望和痛苦。她说不出道歉的语句,说不出对不起的话,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眼前的是不是让自己变为车灵的主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控,停不下来。洛兰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整个病房里笼罩着沉郁寂静的气氛,所有人都一言不发尽量不去想那些令人感到失望的事情。

  窗外的月色愈发的惨淡,街道两旁的梧桐树像枯骨一样惨白的竖立在凄清的夜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动作。

  忽然,紧急的开门声打破了一切的安静,就像轰隆一声的炸雷撕破了天际。

  “5941号病人陈淑娴生命垂危,急需输送O型血液300cc,医院血库里的血已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