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溪这一连串的表现,让冷老爷子和一众护卫,都暗暗惊叹。

  “咦!听说这小子不是无法修炼的废材吗?”

  “是啊,听说他一直无法吸元纳气,不知怎么这会变得如此厉害”

  “不过这老柈子也是活该,平日里兄弟们伤痛,寻他帮忙,那次不是被他百般刁难”

  “看他方才出刀的感知力,及元力对抗,这小子怕是快要步入武师了吧”

  “这小子日后定然是个人物,没看到年纪轻轻,杀人却手起刀落,不拖泥带水,但真是胆大无比”

  听着众人的议论,云溪也不由得有点飘飘然,不过确没忘记要事,第一次杀人,心中的不适被他强行压制。

  假装上前摸了摸冷铃的手腕,冷铃的小手如柔荑,柔若无骨,云溪差点没把持住,看着周围奇怪的眼神,假咳道:“我需要十年份的龙芯草一株,现采的迷雾花三株,加之一颗,啊不两颗赤狐丹”

  }酷8:匠网?正0版首8发

  “这小子不会是信口开河吧,这两颗赤狐丹,可是价值好几百元石,不会是想借此机会中饱私囊吧?”

  看着迟疑的人群,云溪喝道:“怎还不去取药材?耽误了铃儿病情,看你谁能负责”

  说完还看着冷老爷子呵呵笑了笑,冷老爷子手一挥,安排护卫前去库房取药,看着这个自己都看不透的少年,冷老爷也沉声道:“希望你真有办法救醒铃儿,到时奖赏必不可少,若是你敢骗我,这死去的医者,加这两颗赤狐丹,可是够买你几条小命”

  这冷老爷子,此刻虽然没释放武宗强者气息,但久居高位,上位者的气场也是压得云溪有些心慌,当即赔笑道:“老爷子看这把,小子定然救醒铃儿,我可指望着你的那奖励呢”

  两人说话间,护卫以把所需药材送到,云溪装模作样的说,这炼药过程不可被打搅,需要寻一安静的地方,这话到确实没错,旁边几人也是点头,冷老爷子赶紧吩咐下去,随即有人出来,带云溪来到后花园的一厢房,刚进房门,云溪就捂着胸口,大口吐了起来,好一会嘴里才念叨道:“吓死小爷了,这差点就露馅,师傅你老人家赶紧的出来吧!我可招不住了”

  屋内瞬时有如轻风袭来,赤命出现在了云溪眼前。

  “真是无用,不过是杀一人,居然如此窝囊,日后想要提升你魔人体,指不定要造下多少杀戮,成为强者之路,你以为是过家家?今日之事,你不杀他,他可是要杀你,若无我洞察先机,你小子还有小命?”

  云溪被赤命一顿严厉训斥,心中也是羞愧.“是啊,我无害人意,他人却有伤人心,我自认为我也不什么烂好人,也做不到扫地恐伤蝼蚁命这地步,你想杀我,我只得杀你,这就是生存法则”

  见云溪似有悔悟的样子,赤命也未在此事纠缠过多,只是让云溪将药材拿出,按照顺序摆放在地上,未见赤命有何动作,那地上的药材,居然就这样浮到半空,每一株药材,都在以极快速度溶解,最后赤命单手结印一团红色气旋包裹着赤狐内丹,溶解的药材与内丹融合又分解,循环往复十来次赤命略带虚弱的说道:“此番消耗得厉害,只怕我需要沉睡些时日了,这段时间你修行不可怠慢,修行一事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好自为之”

  云溪点头应诺,这赤命临沉睡之时,从手环内丢出几本秘籍,并交代了一些修行事宜,所为师傅领进门,这修行得看个人,这些秘籍包含,一本刀法秘籍《爆炎刀法》,一本身法秘籍《轻功提纵术》,还有五本配合刀法施展的武学功法,《力劈华山》可提高攻击力,《摄魂一击》增加命中率,《连环飞舞》可快速连打,《稳如泰山》提高防御力和血气力量,《狂风万破》使人陷入愤怒,如同妖族某些狂化作用不过这可没副作用。

  按照赤命说的这些武学是一个系统,相互配合才能发挥最大威力,后续还有数十种武学套路,但都是需要一定的境界才能学习。

  赤命的沉睡对于云溪来说,却是有些让他手足无措,但蛟龙想要成长,在呵护下可是不行,要经历风雨,在逆境中学会突破,才能龙啸九天,云溪心里暗暗的担心赤命,心想若有机会碰到滋补灵魂之物,定然要想方设法提师傅弄到手。

  收拾好心态,看着手中的丹药,云溪深吸一口气,走出这扇门,自己就无所依靠了,以后的路可得小心万分,当务之急得想办法提高自己的实力,才能替师傅寻药。

  推开房门,云溪看着眼前一众,也想暗暗心惊,特别是冷铃的爷爷,用那种特别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云溪被看着发毛,问道:“云溪小子,方才就你在屋内炼药?”

  云溪只得说是这冷老爷子却一脸狐疑的说道:“这炼药得是医师中的丹药师才能炼制,方才屋内那庞大的元神力,连我都感觉到了恐惧,但看你,确不像修行出元神力之人啊”

  云溪感觉编不下去了,只得讪笑道:“冷老爷子明察秋毫,方才炼丹之人乃是我师尊所为,但他老人家却不喜热闹,这不直接遁走了”

  云溪说的话冷老却深信不疑,对云溪也是更加客气几份,心想“这小子好大的机遇,如今有这炼丹师作为师傅,想来日后若有需求,这可得多仰仗这小子牵线搭桥,只是不知他这师傅的炼丹水平如何”

  当即说:“云溪把你师尊炼制那丹药,拿来我看看”

  云溪不疑有它,本就是要给冷铃吃的,再者他对这丹药也没什么了解,直接把手中丹药递了过去。

  丹香扑鼻,现圆润且有丹图覆盖,冷傲天拿丹之手颤抖不以,居然是超品丹药,这元天大陆近几千年来,可从来没出现过超品丹药,难道有新的丹帝诞生了?不可能啊云溪看着陷入痴呆的冷老爷子,大喝道:“嘿!我说老爷子,你拿着个破丹药发什么呆啊,我师傅说,要赶紧的给铃儿服下,不然效果不佳”

  冷傲天回过神来听到云溪的话,满脸抽搐心里暗骂:“破丹药?你他妈的真敢说,这超品丹药可是得出至丹帝之手,你他妈的说是破丹药,也不知你那师傅怎么不出来掐死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