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的死让这次的蛇灾画上了句号,但这件事所引发的震动,确波及更广。

  数百名莫家剑卫,和森罗的郡城卫队,在莫伤的父亲莫擎天的带领下,踏向冷家,看这气势,势必想要与冷家彻底的撕破脸皮。

  作为通天郡的一郡之主,莫擎天也是够郁闷了,一郡三家族,皆是名门望族,冷家因地处通天山脉底,有古语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冷家就靠着这个通天山,主持这整个通天郡的妖兽贩卖,内丹销售,以及货运航线,王家掌握了郡城绝大多数的商铺,黄金地段,通天郡的武器装备贩卖,也是由王家说了算,连郡城防卫军的武器,也是从王家采购而来,宋家,则是掌握着通天郡的宋氏钱庄,通天郡的货币流通,交易行,均是这宋家说了算。

  他这一郡之主,吃的穿的用的,均在别人手中掌握,这对于他这样一个,有莫大野心的人来说,无疑是如刺在喉。

  百里的死,对于莫擎天来说,是绝好的机会,如今莫擎天心想:“叫你几家嘚瑟,叫你这些世家平日里阳奉阴违,如今百武门一内门弟子,到你冷家采购坐骑,却死在你冷家,看你如何交代,我作为本郡之长,理应为百武弟子之死,寻一公道,若此事处理得当,怕就此攀上百武门,这棵参天大树了”

  想到此,莫擎天不由得发笑起来,一旁的护卫队均是不解,这摆明是去砸场子,原本是紧张肃穆的气氛,此时被这突然而来的笑声给破坏,莫擎天适才反应过来,尴尬的咳了咳嗽,扯动马缰抖了抖身后披风,神情严肃沉声道:“众人听令,兵发冷家,势必要求冷家给个交代,若遇阻挡格杀勿论”

  按理来说,如此极具气势的话,下面的人,怎么也要附和几声“格杀勿论”,但方才是笑声坏了气氛,这画风转得太突然,一众护卫均没反应过来,还好一旁的贴身护卫,机智的接话道:“愿听郡主大人调遣”

  众人一片附和,莫擎天尴尬的说了声出发,就不再言语。

  再看冷家,此时当真是热闹非凡,恢宏的会客大厅,此时报声不断。

  “报告家主,郡主大人,携带大批兵马,向我冷家疾驰而来,离此不到三十里”

  “报!报告家主,在小姐别院,发现莫伤少爷身受重伤,现正在会客轩,由萧医师救治”

  $!酷4?匠5●网@首发

  “报!报告家主,这次蛇灾受伤人数已查实,四十七人受伤,二十余人乃是受蛇咬伤,其余之人,乃是慌乱之中踩踏受伤”

  “报!报告家主,驭兽阁中的翅羽马,在方才大乱中走失五匹,现正全力查找”

  “报!报告家主,百武门外门张义长老,要求面见家主”

  接二连三的报告,让冷家家主冷浩然也倍感压力,看了看一旁眯着眼,仿佛瞌睡的父亲,冷浩然心里踏实许多,扬声道:“传戒律堂着手查询此事,三个时辰我要结果”

  “命驭兽阁,着手追查失踪翅羽马,这批飞兽乃是百武门预订之物,不得有失”

  “命近卫队调动医师,紧急治疗此次受伤人员”

  “暗卫听令”

  当传到暗卫之时,大厅内忽出现一人,面带面具,也不见他行礼,不见说话,但众人仿佛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一般,皆没发话,冷浩然接言道:“暗卫分拨三队,一队直捣黄龙,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轻举妄动,二队藏于冷家外围,伺机格杀来犯者,三队留守冷家,暗中护我族人周全”

  不见那人有何动作,一个闪烁消失在大厅中。安排好这一切,冷浩然再道:“传,不,还是我亲自前往,众人随我迎接这百武长老吧”

  一行人随着冷浩然出了大厅,见前方一行七八人,统一白色长袍,胸口均秀有大大的一个武字,看这群人有老有少,但每个人脸上,都隐藏不住那股傲然的气息,这就是大势力,虽只是外门弟子,但也足够他们在这郡城,傲视这些个世家,带头之人六七十年纪,就是方才使巨剑,阻挡小黑那人,只见这使巨剑之人朗声说道:“百武门外门事物长老张义,恭贺傲天老兄突破武宗层次”

  这一声傲天老兄,你可别以为是什么恭维之话,元天大陆,强者为尊,千古不变,这张义,不过是百武门外事长老,修为不过武灵巅峰,称冷铃的爷爷为老兄却是不该,冷浩然和一众冷家族人,满脸阴沉,不过却是没发火,冷浩然朗声道:“浩然在此替父亲向张兄道谢,父亲刚进阶不久,不宜活动,已在大厅等候各位,各位有话里面请”

  冷家众人,心里皆是一阵喝彩,你丫的,不是和我们老家主称兄道弟吗?我们家主叫你一声老兄,你在我们老家主面前,就只有当儿子的份,没听到我们老家主刚突破武宗,没时间和你瞎玩,有事就进去拜见,没事赶紧的洗洗睡去吧。

  这张义也是人老成精,心中暗恨道:“先让你嘚瑟,若是百里之死解决不好,哼!你小小的冷家只怕就得灰飞烟灭,百武的内门弟子岂是那么好死?更何况是那人的弟子”想道这里张义也是一阵哆嗦,好像想道什么特恐怖的事!

  冷浩然也发现张义的异样,也连忙关切,这张义好像被惊吓了一般,魂不守舍的罢了罢手,随着冷浩然进到大厅,张义身后那群人看着张义这样,好像也连想到了什么,每个人都顿时面如死灰。

  冷家众人就觉得奇怪了,先前还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怎么这才一会就像要死不活的。

  冷浩然不解的问道:“张兄不知有何事?如此心不在焉,不妨说出来,看看小弟能否帮衬一二?”

  这张义心想你帮衬?只怕你冷家这次也不好过了,当下苦涩的说道:“家主莫不知这百里是何人弟子?”

  冷浩然不解,张义只说了两个字,连那闭目养神的冷傲天,也赫然站了起来,满脸的震惊。张义只说了“森屠”

  冷浩然瞬间呆坐着,口里念叨道:“冷家完了”

  “森屠”究竟是何人?又究竟有何能量,单是名字,就可将武宗高手,吓得坐立不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