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心明则魔自灭

  崖底一奇观处,四周奇峰汇聚,峭壁千仞,拔地擎天,峥嵘崔嵬。一颗颗青松在悬崖上争奇,怪石在奇峰上斗艳,烟云在峰壑中弥漫,霞彩在岩壁上流光,自然的美在这里汇聚,高空洒落的飞流,更赋予此地的不凡。在如此奇景之下,沧桑变得平淡,这是大自然的杰作,赤命也被眼前美景给震撼到,万年前妖族所聚集的东极之地,也找不到这样的美景,真是一大奇。

  如此美景,此刻却被一声惨叫给破坏,“该死的黑子,那老头不过让你监督,给你什么好处,你这般拼命?”原来那飞流直下流水巨力,一次次的把巨石上的云溪,打落水中,本想爬到岸边休息一会的元溪,却被在旁监督的黑色巨蛇,一尾就给甩到河里,看着满脸

  狼狈样的云溪,那巨蛇也极具人性化的笑了笑,对他的话直接无视,说起这巨蛇本就必死之局,但云溪对赤命做了一方解释,最后赤命刻画召元图,才保全了它一条命,经过一天的休整,这巨蛇也就转醒过来,赤命本就是残魂之躯,也需要休养调整,给云溪安排了训练

  之法,就直接交给这黑色巨蛇监督,这黑色还被云溪调笑取了一名叫黑子,但这却让巨蛇给高兴怀了,加之对赤命的恐惧,这黑色可是对监督一事不敢有半点懈怠,云溪叫骂无果,只得又趴回,那瀑布下方的巨石之上,但那巨大的冲击力,再一次把他冲了下来,这时漂

  浮在虚空的赤命冷哼道:“真是愚不可及,一颗擎天大树如何傲立?一颗小树,又如何在狂风暴雨中成长?你好好想想吧。”

  这云溪本就是极聪慧之人,趴在巨石上脑里一直在回想,巨树如何擎天?树干扎根?对没有错就是树干扎根,根基稳点方能傲立,呵呵想想本大爷果然天才哈哈哈,这想是一回事,做起来却不是那么简单,云溪陆续试了几次,还是行不通,那巨石表明,被瀑布常年

  冲刷,变得光滑无比,别说在上面站立,就是想爬在上面都有些费劲。

  云溪脑袋快速的运转,到底该怎么办?我以打桩姿势站立,也是不行,这瀑布的冲击力太大,根基?不对,老头说狂风暴雨?我知道了,巨风吹来,树干树叶随风摆动,顺势而为,也可以卸力,加之根基牢固,不管是大树小树才能继续成长,想通此节,云溪再次爬

  到巨石之上,打桩姿势再次站立,流水的冲击倾泻而来,只见云溪的双手和背部,朝着各个方向摆动,虽看起来有些滑稽的样子,但他确是是站稳了,赤命也是眼前一亮,心道此子悟性确是非凡,这卸力之法,对身体的协调性,要求特别高,没想到这小子,这么一会就

  能领悟,再看云溪,方才怪异的姿势,随着慢慢的习惯越发的协调,渐渐地有一种美感,来自大自然的美感,沉寂其中的云溪,此时也是周身舒坦,腿部的麻痛之感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肢体感觉也不像自己的一般,身体仿佛融入到这流水中,周身元气快速的流向督脉、

  任脉、冲脉、带脉、阳维脉、阴维脉、阴蹻脉、阳蹻脉,一周下来周身畅快,元气即将进入气海又是被吞噬一空,云溪身体一虚,摔如水中,赤命挥手让云溪上岸,只见赤命虚空手指挥动,地上出现了一个阵图,让云溪休息了片刻,就叫他走进阵图中,用全力攻击阵图光罩,只见云溪马步扎稳打出烈火拳,拳风阵阵,阵图光罩瞬间出现,三之数的红色光线,云溪不明所以,问赤命是怎么回事,赤命说道:“此乃测元图,你以全力攻击,显九道红色光线,说明你小子的修为等级是武徒九级,若是可以再进一步,就可突破到武者,但你天生气海,无需开辟,也就是说你乃是天生的武者,但其还无法吸元纳气,又使得你不如一般武者,算起来,你现在不过是顶级武徒,若想突破到真正的武者,面前就只有魔魂附体,你变幻魔人,以魔魂气海为己用,这也算是另辟蹊跷了,但你现在对魔魂,尚不能操控自如,如何做到魔魂附体?”

  云溪见赤命如此说,定然有办法,当下虚心求教,如何熟练掌握魔魂,赤命说道这魔魂,本就是奇特的存在,如何掌握得看云溪自己,他帮不上忙,需要云溪自己沟通魔魂,若能做到心意相通,那这魔魂就如召唤伴生武魂般,心意一至魔魂召来,赤命说完嗖的一声,进入到云溪手腕上的,蛇形手环内,凭云溪这么叫唤就是不出现,看着一旁的黑蛇一脸茫然样,云溪气恼的骂了一声笨蛇,盘腿坐在地上陷入思考,云溪在意识里不停的念叨天魔卫战镰,战镰,你还别说,就这样念叨还真有效果,一声叹息出意识深处传出,云溪确是一喜,问道:“你是战镰吗?”那叹息之声回到“正是”。

  云溪又问:“那你能告诉我,如何做到以你心意相通,如何做到召唤自如”

  战镰道:“不能”

  “为何”云溪好奇的问道战镰道:“我之魔魂附于你身,早就不分彼此,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不知道的问题,我怎会知道”

  fz酷N#匠*6网首#:发l

  云溪茫然了,听赤命老头之前说过,魔魂不过是死者生前的残念,残魂以及武道意志,天魔之魂附于自己,就是选择了自己,作为他武道意志的传承者,但想要获得魔魂意志,就得明白他的武道意志是什么?

  战镰道:“你可知我为何还能与你沟通?”云溪摇头不知,战镰又道:“因为你还没继承我的武道意志,你还不明白自己生的意义”

  我且问你,你为何修行?

  为寻亲生父母,为了摆脱我这被人摆弄的命运那你觉得你现在做得到吗?

  做不到做不到?那你为何不放弃?

  这是我一生都要做的事,我如何放弃,我被父母放弃过,所以我当了孤儿,我不想放弃他们,因为我不想他们像我一样难过,我气海被封,无法像正常人一样修行,命运受人掌握摆布,我若就此接受,那还不如一死了之。

  就算你知道这些道理又如何?你还是太若小,你改变不了什么。

  我是弱小,但我会成长,我不想放弃一点变强的机会你真想变强?

  是不惜一切代价?

  是赌上你的性命,你是否还愿意?

  一开始我就是在赌,我相信自己也选择相信你我的武道意志是一条充满杀戮的路途,你有准备走下去?

  我遭受的不公,我见到的不平事,就是需要杀戮你若迷失自己我会将你吞噬,以你之躯做杀戮之事。

  你敢?

  我是魔我有何不敢?

  魔若挡我我并灭魔你如何灭魔?

  心明则魔自灭。一时间云溪身体,乎现魔像一会出现本体,冷汗密布额头,显然云溪正承受巨大的痛苦,但嘴角却挂起了一丝微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