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的魔之唤语,通过奇特的音节传出,血月的光亮闪闪烁烁,似在回应。

  血月,魔神尸,云溪的意识体,在这一刻,仿佛被牵连在了一起,云溪有种感觉,那被包裹成蚕蛹般魔尸,在审视着自己。

  想想近些日子的遭遇,真是有够奇特的,遇柳狂,学到吸元纳气之法,还学了这一门一知半解的功法,莫名其妙的,到这个诡异的空间,好在他年少早熟,心智绝强,不然任谁短时间内,经历这些都会崩溃,这云溪感觉那魔尸审视自己,不假思索的回道:

  “你看什么看”

  那魔尸未张口,却听那神秘之声,再度传出,不过却有一丝惊讶的说道:

  “居然蕴含残魂”

  话语刚落,那被包裹住的魔尸,发出如同玄铁生锈般的刺耳声:

  “是你召唤吾之灵魂,何固?”

  云溪想着那魔尸的恐怖模样,怎敢乱想,毫不犹疑的,把那摩罗天章的主人给出卖了,张口就说,是那使束缚之法的人教唆他,完事一副不管我事的表情.

  魔尸轻咦一声,接言道:

  “居然是摩罗天章,却不知,是否经历过上古大劫?可知我天魔护卫军?”

  那神秘之声,听闻魔尸问话,颤声道:

  “你居然知道上古大劫?你是天魔的护卫军?”

  魔尸应是,这两人一问一答,云溪听了个大概,这魔尸乃残魂意识,很多的事都已遗忘,不过对自己的身份,确印在了灵魂深处,哪怕只是残魂,也不会遗忘.

  天魔护卫,这个称号,是乎是他们一生骄傲,也是至死不变的荣耀,还听到了元天劫难,一劫就是这魔尸的老大,叫天魔发动的,另外一劫好像和那摩罗天章有关,反正零零星星的,听了很多秘闻,不过都不是特别的详细,这云溪本想向前凑听个仔细,却听那魔尸干瘪刺耳的声音问道:

  “汝唤我魔魂,可是欲以吾魂,为汝战今生?”

  云溪当即点头应是,魔尸再道:

  “融我魔魂,成就魔人,汝可保不落吾之名号?”

  云溪点头再应:

  “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何等人物,你虽是魔,但听你方才说所种种,猜想也是个极重荣誉之人,我听一游唱之人说过,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你既重荣誉,虽是魔,却是比外界那些欺软怕硬,所谓的正道之人强数倍,我虽无大能,但若有人辱我魔魂,我必战之,誓死捍卫你魔魂威仪”

  云溪话音刚落,两声叫好,一声来至于魔尸残魂,一声来至那神秘之声,魔尸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却蕴含着虚弱感:

  “汝很是不同,将来也必不凡,我天魔之魂附于你料想不差,记住今日誓言,也记住吾之名号望不堕威名,吾乃天魔卫号战镰”

  一声称号响彻九幽,卷住魔尸的束缚,也直接崩坏,顿时魔威滔滔,战镰魔魂飞行半空,融入血月,顿时血月妖异无比,这时外围无数魔魂如哭如啼,究竟为何,没人知晓,是在铭怀曾经的辉煌,还是在哭诉,这绝强者的消散。

  !@最新l章}节…2上酷*匠网@c

  云溪也被此情此景所感触到,这魔神尸虽是魔,然亦有魔道,这天下,本就无所谓绝对的正邪,一些邪派之人,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能称他们是邪吗?比如柳狂大叔,在想到自己现在居住的南域,名为正派集聚地,但一些家族宗门,为了修炼的资源,互相残杀这能说谁正谁邪吗?这是一个强者才有权发言的世界,只有成为真正的强者,才可以改变这个颠倒黑白的世界,云溪仰起了头,目光无比坚定咆哮道:

  “我若成魔,愿正魔名,我若成魔,何人奈我,挡我为魔,人挡杀人,魔挡灭魔”

  云溪宏大的心愿,随着方才的感触一朝爆发。

  天魔魂,附己身,魂消魔成。

  这是最后一句唤魔引,血月淋下血雨,云溪的意识体,就这样吸收着,半空而下的血雨,渐渐地,云溪发生了变化,一些天魔特的征,慢慢显示出来,血红的眼,锋利的利爪,披肩的血色长发,身体呈暗灰之色,齐腰鳞甲,背生暗黑蝠翅,头有乌金色的犄角,看来是成功的与天魔魂融合了。

  云溪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身体上下,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伸出双手,看着一双暗灰色的利爪,呆滞了一会,好像是不认般,接着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哭道:

  “你大爷啊,怎么变成这样了,这般难看我怎么见人,只怕后脚还未踏出门,就被人给乱刀斩死,这可如何是好啊,呜呜呜呜我不想变成怪物”说着还真哭了起来,哪里还有先前的半点威势和决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