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冷玲陷入回想,想到那日种种趣事,忽笑出声来。

  这时旁边传来云溪的戏笑声:“发花痴啊,傻笑啥呢?”

  冷玲跑过去一顿捶打喝骂道:“死云溪,修炼完也不叫我吓我一跳”。

  云溪也就站着认她捶打,其实他早就修炼完毕,只是看着冷玲呆坐着发呆,心想怕是这丫头想家了,也不知怎么去安慰,只得用这样的办法来缓解她的情绪,云溪和冷玲打闹了一会,认真的看着冷玲说道:“玲儿,我想在这里,在修行一段时日,若你想家了,我就先行送你回去可好?这会我想老爷子应该也出关了,你回家,也没谁敢随意责罚你”

  冷玲听闻云溪,想要和自己分开,心里那是一万个不愿意,小姑娘顿时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云溪手忙脚乱了一阵,才将她哄好,看着屁颠屁颠,跑去摘野果的冷玲,云溪也是一阵头大,收拾了心情,云溪又开始了一天的修炼,这修行之法,也是柳狂留于他的,云溪虽无法吸元纳气入气海,但他的气海,仿佛天生一般无需开辟,也就是说,云溪天生就是武者,这种情况也是万中无一的,针对云溪的情况,柳狂给予他更多的指导,是在炼体之上。

  见云溪走到山崖边,摸着已准备数日的藤条,看着深不见底的崖地,白色雾气翻滚,如有活物在搅动般,云溪心里也颤了颤,嘀咕道:“哎!不知这老家伙,告我这法子可不可行,还有他那什么鬼功法,不直接交给我,丢这谷底算什么事,你大爷的”

  嘴上虽嘀咕,但行动却不迟缓,云溪顺藤而下,慢慢的进入雾气当中,眼前能见度,也不超一臂长,这顺藤下了半个时辰,还不见底,云溪的体力也逐渐不支,只得抽调经脉内的元力,继续往下,迷迷糊糊顺藤下了好久,双脚落地那一会,云溪整个人都都瘫软在地,手指头都没了力气,正准备躺着,好好歇息一番的时候,周边传出沙沙沙的声响,云溪强行站起身来,再傻也知道,在这崖底出现活物是多么可怕,云溪眯着眼睛细看过去,这不看不要紧,你大爷的,一条腰身粗的黑色巨蟒,云溪还来不及细看,就被吓得魂飞魄散抓着藤条,就往上一顿狂爬。

  这巨蟒妖兽,也是郁闷无比,之前在这崖底,自己都是王者一般的存在,虽也有几只妖兽可以和自己抗衡,但相距比较远也互不打搅,这小日子也过得蛮惬意的,但这好日,在前些时日,就一去不复返了。

  `更、新最i快R上酷6v匠网5

  记得那天,它吞吐着内丹,躺在元泉内修炼着,哪知从天而降了一猛人,先是用刀背,敲了自己的毒牙,接着还用秘法,封印了自己修为,想想这蛇妖也是郁闷无比,自己怎么也是武灵的存在啊,但在那人手里,一丝反抗的勇气都提不起,那人扔了一本书告诉自己,过些时日,有个小子会顺藤下来,到时交给他即可,蛇妖欲哭无泪,你大爷的啊,你堂堂武尊强者,欺负我一个小小蛇妖算什么,你让转送东西,就转送嘛,我敢拒绝吗?干嘛敲了人家的牙齿,想想蛇妖的内心,都几乎崩溃,看着云溪顺藤下来,心想这苦日子快到头了,心想书交给你,那人说了,你会替我解开封印,就这么简单,但一切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这小子跑什么啊?哎算了算了,赶快追上去,把这小子带去拿了书,我就自由了。

  蛇妖想着就做,游动着巨大蛇身,想着自由,拿出了吃奶的劲,冲向云溪,这云溪爬了一会,实在是无力,却看那蛇妖,如同不要命般,疯狂往上攀爬。

  云溪心想,死定了死定了,当即运转口诀,加快吸收元气,说来也是怪异,这元气的吸纳速度比起往日,简直是堪称恐怖,经脉内元力以极快的速度饱和,虽身体酸麻,但在生死面前,身体的酸痛,根本就不值一提,越往上爬行,整个人却越发的亢奋,体内如同有什么被打破般,云溪上爬的速度越来越快,这蛇妖由于被封印了修为,加之这悬崖峭壁,无攀爬之物,看着与云溪的距离越拉越大,也不由焦急起来。

  蛇妖眼膜,扫视了一下云溪,只见云溪是顺着一条巨藤攀爬,蛇妖人立而起,巨嘴张开,咬住巨藤用力摆动,这云溪本以为脱离了巨蛇的追捕,身心放松那一会,忽感到一阵巨力顺藤而来,还不待反应云,溪就摔了下来,好在近日勤加修炼,吸元纳气锤炼了体魄,加之这崖底,常年湿气弥漫,致使土地松软,不然这一摔,就不是晕死而是真死了。

  这巨蛇见云溪掉落下来,也是一喜,拖动巨身游向了云溪,巨蛇张开巨口那一刻,云溪心中还唠叨道:“死了死了,早知道不该听那老混蛋的话,这下可好要葬身蛇腹了”接着就直接晕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