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这段时间临时搭建的木屋内,云溪对于柳狂的离开,也是理解的,那等人物,怎么可能蜗居在这样的山野,云溪现在一心扑到修炼上,在他看来,自己若是修炼有成,到柳狂的层次,才有可能在此见到他,或者帮到他,云溪盘腿坐下,接着吸纳天地元气,看着云溪进入修炼状态,冷玲的思绪回到了半月前。

  潜龙国通天郡冷家,风铃院,作为冷家大小姐,冷玲有着自己的独立别院,这一日,正是她那所谓的父亲新婚之日,她不想去看,那些让人心烦的面孔,也不想看到母亲才去世一年多,就另结新欢的父亲,院外锣鼓喧天,作为通天郡前三的大族,冷家族长大婚可谓是热闹非凡,冷玲端坐在院落的水池旁手细看着一本名为《元天大陆记》,她的父亲也没差人来传她,大概也是怕了这女儿的脾气,正准备翻页看书的时候,不知从哪飞出一个石头,打在了水池里,顿时水花四溅,冷玲的白裙也没幸免于难,怒气横生的冷玲,朝着远处破口大骂道:“云溪你个作死的混蛋,给我滚出来”

  云溪也没有想到,冷玲第一时间就猜到是自己,只得陪着笑脸,从树上爬了下来,无视冷玲的臭脸,自顾言语道:“听问你那个薄情的老爹,今日给你找了一便宜娘亲,想必你心情必定不好,我这才忙着做完活计,偷偷赶了回来看你,却不想,你还有这闲情雅致在看书,害的我为了早些过来,特意和那个狗东西胡才说尽好话,还搭上了这个月的月奉钱,看来莫人却不怎么在意”

  冷玲知道云溪特意赶过来安慰自己,又被那群狗奴才给刁难不少,当下也心里暖暖的,出声安慰了几句,两人就坐在那凉亭内,看着池里鱼儿,云溪见冷玲不在生气方才的捉弄,就问到:“玲儿,你方才看的是什么书?那么入迷,我爬上树你都不知道”

  冷玲随手将手里的书扔过去给他,云溪接过书来,看着书中第一页内容。

  《元天大陆记》开展篇,本书为玄机门历届行者,访大江南北,将之见闻,传闻整理而得,元天大陆广之又广,大之又大,疆域不知几许,我辈将中人会继续不懈努力探索这个世界,玄机门著。

  在看云溪翻页而过,书中写道:“元天大陆修者不知几许,修行之路亦如逆水行舟,千百万载以来,元天大陆诞生了无数的强者,但真正站在顶峰的人,却屈指可数,他们的名,将会名留青史,他们的事,也将受世人传唱,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实力为尊,想要获得别人尊重,必须有强大的实力,芸芸众生,在真正的强者面前形同蝼蚁,元天大陆上的人,可以通过吸纳天地元气,进行修炼,修炼之人,有严格的等级划分,按照修行阶段的标志,可分为以下几个阶段,能感受天地元气,并能吸纳的称为武徒,吸元纳气,开辟气海者,称之为武者,气海生元髓,元髓返其身锻经炼体者,称为武师,能做到沟通天地元力,化为己用,施展功法者称之为武灵,气海能凝伴生武魂者,为武宗,可凌空御气飞行者,称为武尊,到了这个层次,才算得上是真正的顶尖强者,武尊进阶即为武皇,武皇者万中无一,千百年来武皇也屈指可数,皆为一派掌舵者,成就武皇可燃烧周天元力为己护体,可攻可守,威势莫可匹敌,元力威压,就可让武尊强者,弹指间灰飞烟灭,但真正成为武皇标志的,确是气海成世界,虚空纳物摄气海,元天大陆的人体气海,是一切武修的根本,气海可生伴生武魂,伴生武魂种类繁多,召唤的方式也是千奇百怪,有先天修炼气海凝聚而成,也有后天人为而成,当进阶到武皇层次,气海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气海形成体内小世界,至于气海世界构成什么样,也是衡量武皇强者的高下标准,武皇之后是武帝强者,这是一个传说境,一个让我辈中人趋之若鹜的境界,万年来无数修者前仆后继向着这个层次去努力,但根据记载万年来大陆只诞生了一位武帝强者,名曰浩天龙吟帝,有诗云:“浩天武帝气长存,龙吟惊天泣鬼神,灭魔斩神超凡尘,勘破虚空不再闻”

  &更b新(%最/#快上#√酷匠网g◇

  浩天龙吟武帝最终达到什么层次无人知晓,他的下落也无人得知,但他的传说人口相传,如今西部极地的,浩天学院也是传承至浩天龙吟武帝,隶属大陆最古老的几所学院之一,修炼路茫茫,不知前路在何方...看到这里,云溪正准备翻页,冷玲确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云溪好言安慰了一番,在云溪的鼓动下,两人商议了一出大闹婚礼的戏码,冷玲先是到大堂哭闹一番,哭诉着母亲才去世没多久,父亲就不恋旧爱另结新欢,这让那正准备行礼的冷家族长尴尬无比,若不是想着妻子因病离去冷玲年幼,怕是在自己气恼之下,可能将这逆子一掌击毙。

  冷家族长挥手,让护卫强行把冷玲带下,正准备再次行礼时,门外护卫突报说,各路宾客的坐骑,和冷家马群不知是何缘故,全跑在大门口集体失禁,诺大的冷家,辉煌的门庭现在被一群畜生搞得满地的污秽之物,冷家族长气的须发皆张,来到门前暴怒之下武灵强者威势显现,一掌拍出坐骑死的死伤的伤,这冷家家主也是怒不可止,喝令家族护卫齐出动,誓要查到是何人如此辱冷家门庭,这罪魁祸首云溪却躲在宾客中,嘀咕道:“这没想到平常帮助马匹消化的蠕豆,加大剂量会是这样的效果,额真是臭死了”

  云溪捏着鼻子退出人群,前往和冷玲约好的地点会面,这冷玲本就是冷家大小姐,护卫虽得到命令但打死也不敢对她怎样,一顿胡搅蛮缠回到闺房内后,从后窗直接逃走,之后会面的两人怕家族查起此事,决定先外出躲躲风头,按冷玲说的等她爷爷冷傲天出关,看谁敢动她。

  这通天郡谁人不知,冷老爷子对冷玲那是宠爱无比。其实冷玲没有必要和云溪一起出逃,主要还是为了保护云溪,毕竟她是他的女儿,但云溪只是局外人,只怕事情败露,云溪没什么好果子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