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玲看了自语的柳狂,发现他脸色苍白,且不断咳嗽,冷玲关切的问道:“柳叔,你的伤势是否在恶化,怎觉得你近些日子咳的这般厉害?要不你随我回族里吧!我求我父亲,替你找最好的医师治疗可好?”

  柳狂轻笑道:“小丫头,你还是担心你那小情郎去吧!这点小伤我修养修养过些时日就没事了”。

  看着柳狂神态轻松似乎又没太大问题,又听闻柳狂出声调笑自己,冷玲闹得个满脸通红瞬间声如蚊啼:“大叔你在取笑我,我就不管你了看谁给你酿造这花蜜酒,哼哼”

  这柳狂也不反驳只是挥挥手说道:“去让那小子休息一下吧!”

  冷玲总觉得柳狂今日有些奇怪,不过还是依言去到云溪身边,柳狂见冷玲转身后神色瞬间变得痛苦无比,张口喷出了一大口鲜血,柳狂长袖一摆瞬间掩盖了过去,随即调息起来,柳狂的伤势,可不像他说的那般简单,若不是有他师尊当初所赐秘宝逃遁,估计现在的柳狂,早已在半月前,就丧生在了旋涡岛屿,摸着怀中事物,柳狂神色变得暖和起来,暗想:“老头子若有此物,突破到那一境界,应该平添许多把握了吧!呵呵老头子,你教我一身本领,这也算是不肖徒,还你的恩情了,若还能撑回天魔宗,我就学你那什么劳子的灭世刀法,省的你整天喋喋不休的,说怕自己绝学失传!”

  看@5正'版,章‘节`上2●酷匠/网

  想到这些柳狂神色越发的暗淡,不过看了看云溪两人却又笑了起来,或许他能替我完成未完成之事吧,想到此,柳狂体内无匹的元力运转,强行压制了本欲爆发的伤势,这时云溪冷玲也走了过来,云溪问道:“大叔,我听玲玲说你伤势复发了,要不你就和我们下山吧,冷玲和我去找最好的医师给治疗”。

  柳狂神色严峻喝到:“小兔崽子你放屁呢,老子身体好着呢,你别瞎操心,你平日里,不是吵着,要见识真正的刀法吗?今天老子心情好,一会你可得看清楚了,就一遍,能悟多少是看你的造化”

  看着柳狂如此,云溪虽有担心,但很快就被喜悦给掩盖,柳狂属当世绝世的刀客,他的刀法,师承六绝自是不用多说,世人若无机缘,怕是穷尽一生,也不可能得到这等强者的指导。

  这一刻柳狂凌空飞起,武尊强者的绝世威压瞬间爆发,若不是柳狂的特意庇护,云溪两人,只怕在这等威压之下,都压成了肉饼,半空上的柳狂,在这一刻张狂霸道,强大的元力破体而出,周身山脉似乎在颤抖,碎石不断滚落,柳狂举起手中巨刃,朗声高喝:“此刀长七尺七寸,重三百一十三斤,乃我二十四岁时,夺去天元榜第一所得奖励,之后随我师尊远赴西域神地,斩杀火魔龙,淋魔龙血,嵌魔龙元核,此刀已生刀灵名曰火龙魔刀”。

  柳狂右手持刀,左掌轻抚刀身,如挚友般的问候,低声对着刀说道:“老伙计,至此之后,怕是我就无法,再与你行走这天下,也无法,再与你同饮敌血了,今日你就与我,绽放最后的华彩,哪怕看客就只是这两个小家伙!”

  声音如诉说如分别,蕴含着不舍,也有不甘,但执刀之掌确是不动分毫,柳狂周身元气,如箭在弦蓄势待发,就在这一刻柳狂动了高喝道“魔龙刀法”。

  火龙魔刀举过头顶,一刀斩下,周身元力化为刀身,虚空之上显现巨大刀刃,血红的魔龙附着在刀身之上,咆哮不停,这一刀霸气狂暴,这一刀又似乎普华无实,但没有谁会怀疑这一刀的威力,前方一座百丈高山,被这一刀劈成两半,刀气似不甘心,继续冲刺直行数百里,沿途的巨木和动物均遭了大殃,霸刀之下不留一物,刀的霸道在这一刀之下,彰显得淋漓尽致。

  柳狂收起了威势缓缓落地,挥手收了云溪两人周身的元气罩,冷玲虽生在世家,也见过不少强者,但此刻她感觉,那所谓的强者,在柳狂这一刀之下,怕是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云溪也被柳狂这一刀,吓得目瞪口呆,嘴巴似乎都可以塞进一个拳头,看着眼这满目疮痍的一幕,这是人力所能及的?人真的可以强大到如此地步?太恐怖了,就这样的一刀斩断了山脉,沿途百里,被毁得面目全非,这才是强者,这一刻云溪也不知道,在这一刀的威势影响之下,潜移默化的成就了他强者之心,柳狂也没想到自己的一计展示,会让云溪对之后的人生,有着莫大的推动,柳狂朗声道:“云小子,以刀伴生不单是说说,万物皆有灵,身为一个刀者,刀既是你的武器,也是你一生的伙伴,未来的路上,你还有很远的路要走,这些时日的相识,也乃是缘分,我予你一物,待有机会你入北域寻天魔宗,务必将此物,亲手交于刀皇之手,切记切记是亲手交托”。

  云溪几日来,承蒙柳狂授艺之恩,说其如再生父母也不为过,听闻柳狂交托事宜,云溪也知轻重,连忙上前应是,柳狂将怀中之物拿出,乃是一个手环状物品,交于云溪手上,两人细看手环有一单扣,手环通体呈现血红色,外壳浮雕一物首尾相环,再看那所浮雕之物,竟是一条通体赤红的,怪异巨蟒,云溪和冷玲看着巨蟒双眸之时,感觉巨蟒眼中闪过一丝幽光,似活物般当真奇异非常,将手环收于怀中,云溪又是一番允诺,柳狂罢手道:“此间事了,我也有其他要事要办,你日后还需勤加修炼,玲玲日后若有机缘,可走医道,因为你天生体质非凡,至于云溪你小子,日后去到天魔宗,可与我师尊细说今日之事,若我师尊突破到那一层次,必能替你解决你气海所存在问题。”

  云溪冷玲听闻柳狂话语,知道他有离开之意,也出言挽留,但被柳狂一句“我若在此继续停留,只怕会害了你等性命”给吓得不敢多言,云溪冷玲双膝下跪,倒头拜谢柳狂授艺之恩,三拜之时之听闻天边传来柳狂声:“云溪小子好好照顾玲玲,这小丫头对你可一片痴心,切不要走我的老路,小子日后照顾好自己,老子走了”

  云溪二人抬头看去此地哪还有他的身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