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结伴走了约莫三里路程,眼前豁然开朗,前方出现了一片空地,再仔细一看,惊得他差点跌下山谷。

  只见绿茸茸的草地上,横七竖八倒着十来具尸体,个个张口突目;脖子上一道创口,流出的鲜血被冷冽的山风凝成紫黑色。

  “妈呀。”云溪呆了半晌,终于说出一句话。

  “不要大呼小叫,你想死啊”冷铃站在一旁,听闻文溪大呼小叫也是一惊,接着骂道:“这些人刚死一会,你没见有的尸体伤口还在流血吗,就怕这山谷中还有人,若是属于歹人我们两就危险了。”

  G、酷匠$网9}唯《。一Ac正版g",其他6都U1是&盗版

  云溪听闻也是心中一紧,举头向四周扫望。

  只见冷玲走到一具尸体旁蹲下捣鼓了一会。

  却见她手中拿着一块青色玉牌,玉牌前上赫然写着三个古朴大字“神武宗”右下角有一个血红的暗字,玉牌后刻有八句短诗。

  “当世仗剑侠客行,逍遥生死搏太平,坐拥神天兵千万,剑皇遗魂怒长鸣,邪派修罗纵千难,亦取雄狮魔王魂,我辈英豪今尚在,丹青共谱神武魂”

  这些死者竟然是正派鳌首神武宗之人。

  冷玲此时也是被吓得不轻,忙着和云溪说道:

  “这下我们摊上大事了,应该如何是好,方才猜想有逃窜之人只怕是那邪派武修,也只有邪派之人才会如此残杀正派人士,若是给他去而复返那发现我们,那我们怕是小命不保,”

  听完冷玲的话,云溪却是摇头说道:

  “看你平日里那般大胆怎这时却这般无用,他们虽是神武宗之人你怎不看他们身着夜袭黑衣,脸裹黑丝,定也是行那见不得光之事,先不说走的人是不是邪派之人,就说这些神武宗之人怕也不是什么好鸟,被人斩杀于此恐怕也属咎由自取”

  云溪继续说道:

  “冷玲,我们既然遇上,不如把他们埋了吧,让他们这样暴尸荒野怎也说不过去”

  “不成。”

  云溪话音刚落确听见一声怒吼,从远处传来,云溪脸都绿了,正要辩解,冷玲却是一把抓住他的手头也不回往相反方向就跑.

  忽听得远处传来高喝声:

  “哈哈哈吾虽身受伤,但若让你两小儿在我前面就这样溜走,我天魔宫柳狂之名还如何行走这天下”

  听着来人话语,冷玲可谓是焦急万分,天魔宫,邪派至尊教派,也是唯一,和正派鳌头神武宗,正面对抗,且不落下风的门派,这可该如何是好,早知道就不该和父亲负气离家出走,想到此时,冷玲暗暗悔恨,若不是因为自己一时脾气,不但自己小命不保,还连累了云溪,不由得心生愧疚,拉着云溪的手,也握的更紧.

  云溪看出了冷玲的焦虑,脑袋也飞速的运转,催促自己想想赶快想想,到底有什么办法,随即云溪咦了一声暗付道:

  “方才那人,说了一句不成,看来他是应该听到,我和冷玲之前的对话,我说这群人咎由自取,他没出声,只是听到我说,想要埋葬神武宗之人,才出声阻止,这说明他应该,不是想致我们于死地,只是不喜我这种做法,那他应该不是想杀我们。

  想通此节云溪并停住了脚步,只见那身后追来之人由远及近,冷玲也是被云溪这突然之举弄得惊慌莫名,当即拉着云溪的手就拽急切说道:

  “快跑啊傻子,那邪派之人个个心狠手辣,你可别指望他能饶了我们,”

  云溪不为所动,转身看着冷玲说道:

  “玲玲别怕,相信我,我们都会没事的”。

  不知为何就这一句相信我,哪怕对方还小自己一岁,但冷玲心里却对他产生了莫名的信任,冷玲心想:

  “死就死了,总好过回去看那个臭女人的嘴脸,也不知道死了能不能在幽冥界遇到母亲”

  也不得不说这两人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天魔宫柳狂人如其名,在正邪两派都有诺大的名声,说他有名原因有二,

  一是柳狂二十四岁时,魔攻修炼有成,拿下了同年邪派盛会天元榜第一,接着他单人来到正派聚集的北域,一人群战五大派的无双天骄虽身受重伤,但也名动天下。

  二是柳狂二十八岁时,为天魔宗当代宗主亲点收为亲传弟子,但这柳狂确是狂得没边,他直语拒绝天魔宗主,并狂语若想收他做徒先得在打败他在说,结局自是不言,他仅仅只挡住天魔宗主的一招就差点濒死,在重伤后的四天又活虎生龙出现在天魔宗主前,直言还要在战,当然天魔宗主可没那么多时间与他胡闹,留下一句:

  “若是想战,先成为我的弟子,待你突破到武皇层次在来与我一战”。

  这柳狂虽败尤荣,这天下又有多少人能在天魔神君手下走上一招?

  至此之后狂人柳狂十多年来很少在人前走动,但他的名还有他的事依然有人在述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