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山脉,西接黄玉岭,东连乌龙峡,雄奇险峻,天下知名,山中道路又陡又狭,深沟巨壑,随处可见;其惊险之处,真是飞禽难渡,行者退避,以武尊强者到此若不施展临空飞渡之法也不禁要长叹“通天难,难通天,”

  时维九月,正是深秋季节,满山火枫红似火,黄叶如金阳,一片斑斓景象.奇山峻岭之中,但见一山道,上依绝壁,下临深谷,若有若无,蜿蜒向南。

  一阵山风呼啸而过,掀起崖上枯藤,露出三个班驳的暗红大字:“凌空渡”。

  其时空山寂寂,鸟息虫偃,泉流无声,但听山道种隐隐传出人语,落在这空山之中,显得分外清晰。

  语声渐响,只见得两个少年一男一女,沿着蜿蜒鸟道,迤逦而来.两人十一有二,男童略显偏瘦,面如温玉,长得眉清目秀,特别是那一双眼睛,左顾右盼明显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主,嘴角挂着一丝笑意.。

  女童长发披肩,柳叶弯眉,唇红齿白身形与那男童也差不了多少,最为特别的就那女童额头一点红,似天生红痣,似魅妆天成,让人也是一眼就记住难以忘记女童脆生问男童:“所谓通天路难,难如通天也不过如此嘛,怎也不见得有何奇特之处。”

  男童额首摇头说道:“所谓通天本就是大逆之话,修行之人亿万数又有谁可语通天?有人谁可通天?这通天山脉的形成和闻名可得从当年六绝争霸说起,话说当年……”

  这少年摇头晃脑一派少年老城的模样,明显就是在少女面前显摆,可惜女孩也是不给面子一个爆栗子翘到他头上。

  “你可别酸我了,学堂不见你上一天,就见你浪荡在街头尽听这些胡话,那游唱之人的话也能轻易相信吗?”

  男童双手揉头,小脸涨红一朝着女孩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女孩接着说道:“既然修行路如此难,那为何这天下人总有人做这逆水行舟的蠢笨之事?”

  男孩嗤之以鼻:“你懂个屁,若不是这个世界以武为尊,若不是修炼之人可逆天延命,谁愿干这蠢事?真是白瞎了你生在这偌大的冷家,没想到冷家大小姐却如此蠢笨。”

  女孩也不见怎么生气,看样子两人关系极好也是打闹惯了,见女孩没回话,这男童又语言道:“冷玲,你说我们会不会遇上强盗啊?”.女孩转头打量着他:“你似乎很想遇上啊。”

  男童呵呵笑道:“若真是遇上,还指不定谁吃亏呢。”

  “就凭你那几下三脚猫的功夫,加上你的乌鸦嘴,迟早遇到强人一顿拳脚把你揍死。”女孩打击道。

  “玲玲你老是说我功夫差,但你老爹的护卫周大叔确说悟性不错,上次我用他教我的烈火拳可是一个打两个,你家两个门童还不是输给我了。”

  “呸。”女孩大怒:“云溪你还有脸说,冷清冷灵还不满十岁,你有几岁,你说,你有几岁?”

  冷玲手指戳在云溪的鼻子尖上。被溅了一脸的唾沫星子,大是狼狈道:“是他们先动手的。”

  “咦,你还嘴硬?”冷玲开始卷袖子,云溪急忙后退。“跑得脱算你本事。”冷玲正打算教训这小子一回,突听得远处传来飞鸟刺耳的鸣叫声,不由止住步子,惊疑不定:“这鸟儿怎么叫的恁得厉害。”

  “前面是不是有什么事?”文溪翘首前望。

  冷玲瞪着他道:“咱们过去看看。”

  说着两人急步向前走去不出一会儿,出现在眼前是一山谷,谷中腾起雾来,白茫茫不能视物,毕竟两人都是孩子不由有些心虚,突地,远方又传来一阵鸟鸣,两人身上登时起了层鸡皮疙瘩,说不出地害怕,文溪颤声道:“要不……我们回去吧。”

  冷玲也不顾言语,摸着岩壁,一步一挨。

  其实此时这小丫头也心虚得不行,但就是不想在文溪面前失了面子,平时做惯了大姐头,此时更加不能在他面前表现出懦弱的一面,避免这乌鸦嘴日后在人面说自己胆小,思前想后也就提步向前走去。

  文溪叫唤了两声,见冷玲不在搭理自己也是一阵气恼,暗道:“行行行,小爷就陪你走这一圈,免得日后数落我胆小怕事,小爷可是要做那与天下六绝称兄道弟之人,今日在此落了面子日后可不就是落了威风吗?”

  酷匠网R唯e一正^版…,2a其6他}都T5是U盗_o版

  随即云溪也大步向前追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