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洒在峰顶上,照着一个少年。

  肌肤呈现妖异的青色,周身脉络纹身由原来的裸露丘壑不平,根根凸出变得凝润起来,饱满圆润,和体表肌肤浑然天成,犹如一体。

  体内轻盈如玉,天地元气正源源不断涌入,仿佛身体一下子拥有了无比强大的能量。

  能明显感觉到脉络纹身中多了一个宛若实质的东西,漂浮在脉络中。

  普通人突破元婴后都能感觉到丹田试海里面多了一个朦胧宛若实质的东西。玄脉因为天生六脉绝灵体,丹田不能储藏元气,无法修炼,靠外置脉络纹身另辟蹊径。

  因为外置脉络纹身的开挂,使他迅速提升,才能以比常人少用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快速突破了。

  突破元婴后,不同于别人,他感应到的元神是漂浮外脉络纹身里。

  突破元婴,是踏入强大最重要一步。

  此时,连玄脉心中自己也难以置信。

  在这么短的时间踏入元婴,别人只能用妖孽来形容。

  真武阁弟子里,白发老魁已经在金丹停留修炼二十年了,还无法突破元婴。

  一呼一吸,似乎也在和周围气机契合。

  有种掌控天地的欲望,难道这就是元婴?

  玄脉仔细检查身体的变化,忍不住惊喜地想道。

  凌沐仙走了过来。

  “恭喜师弟突破元婴了。”

  “谢谢师姐,”微微皱眉问道:“这两天怎么不见柳师妹?”

  玄脉突破元婴,真武阁上除了万剑一,王玉伦,所有人都围着他恭贺。

  却不见了柳素衣。

  “哦,柳师妹,她去灵鹫山试炼去了。”凌沐仙淡淡说道。

  心中一阵莫名失落。

  这段时间,随着凌沐仙越来越多接近他,谁也没有察觉,柳素衣离开了。

  玄脉抬头看向北面,隐隐只能看见数百里外,灵鹫山朦胧的影子。

  在那里是他和柳素衣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少年朦胧的心弦也是在那一刻不经意被拔动,而一切都远去了。

  良久,说道:“师姐,她离开多久了?”

  “半个月吧。”凌沐仙忧虑地说道。

  玄脉突破元婴,渴望和心中最亲的人分享。可是一切却变了。

  凌沐仙冰雪聪明,忽然心中一动,望了玄脉一眼,默默走了。

  此时在剑宫,执事殿。

  掌门凌石海正在和一个淡然平静的中年男子谈话。

  “师兄,玄脉突破元婴,也该进入脉系修炼了。”

  “哦,听师弟说此子心性可教,我就放心了。但不知脉系六峰他将来会选择那一脉?”

  掌门凌石海胸有成竹地微笑,说道:“呵呵,师兄,我已经猜到玄脉会进入那一系。”

  两人相视一望,都猜中了对方。

  “师兄的法脉……。”

  掌门凌石海脱口而出。

  眼前之人正是凌天门六峰之首的天涯法脉峰主冷戊月。

  法脉峰居于六脉之首,当日降服冰龙,法脉峰主更是在数千弟子面前显露骇人功法。

  两天后,玄脉入脉系正式提上了议程。

  一般弟子突破元婴,还要在真武阁继续巩固一段时间,才能进入脉系修炼。

  但这次,就在玄脉突破第二天掌门凌石海就把这件事提上议程了。

  当玄脉赶到剑宫,执事殿中,气氛凝重,一派肃穆。

  凌天门脉系修炼六峰峰主尽皆到了。

  面对玄脉这个百年不出妖孽天才,六峰峰主显然都动心了。

  “弟子玄脉拜见六位峰主。”

  恭恭敬敬地向六个人依次行礼。

  天涯法脉峰主冷戊月只是哼了一声,而坐在他右首的火脉峰峰主梵厄霸却淡淡微笑,说道:“玄脉,不必多礼,坐下吧。”

  其他几峰峰主都微笑看着他,目光里面含着殷切希望。

  这六位峰主修为都到了瓶颈,毕生恐怕也无法突破了,此时能做的就是寻找一位天赋异禀的弟子,将自己一脉功法传承下去。

  玄脉的妖孽,令这几位傲世孤独的强者也动容了。

  掌门凌石海笑呵呵说道:“玄脉,这六位师伯所修的脉系功法是无上大道之法,窥测天地玄机。任何一门,都对你将来修炼有非常大的帮助,你好好想想,愿意入哪一门?”

  六位峰主目光都看向玄脉,有人神色如常,有人含着期盼,有人已经忍不住想招揽了。

  “玄脉,你可愿意入我火脉峰?”

  这些人中身材魁梧高大,一头火红头发的火脉峰主明显能期盼,忍不住说道。

  火脉峰主并不是因为玄脉这么短的时间突破元婴,妖孽程度。而是为背剑少女和他一战,竟然没能打败他,而感到震惊。

  背剑婢是火脉峰主一手教导,平日只在火脉峰修炼,从不出世。连掌门凌石海等人都只是隐隐约约知道火脉峰有这么一个剑道高手。

  玄脉以金丹境界抗住背剑婢女的剑意攻击,在火脉峰主眼里,妖孽程度凌天门第一人。

  所以此次前来,一心想将玄脉揽为己有。

  “呵呵,火兄,你可是很少这么对一个元婴弟子感兴趣?”

  说话的是满面笑容的惊脉峰主,惊脉峰主那日降服冰龙时,施展的御风术也是惊艳全场。

  “嘿嘿,惊兄,你可别给我争。”

  火脉峰主看到六人都有招揽玄脉的意思,便说道。

  天涯法脉峰主淡淡望着前方,他的目光不看任何人,但屋里每个人都感到像是被他目光审视。

  看到六峰峰主都对元婴感兴趣,掌门凌石海自然高兴,呵呵说道。

  “好了,六位师兄也别争了就让玄脉自己来做决定吧。”

  转向玄脉:“玄脉,你自己做决定吧,脉系修炼关系到你将来的成就。你可慎重决定。”

  玄脉其实心中已经有了选择,那日降服冰龙,法脉峰主巨无霸一样的身影已经给他留下难以磨灭印象。

  “几位师伯,我愿意随天涯法脉峰主学习法系功法。”

  座中六人顿时一阵寂静,法脉峰主神色如常,火脉峰主和惊脉峰主都露出惋惜,其他几人似有不甘。

  “哈哈哈,很好,很好,玄脉。你随我来,”天涯法脉峰主纵声长笑,一道身影飞出执事殿,向山下而去。

  玄脉微一迟疑,立即追了上去。

  屋里,掌门凌石海看着其他五人,微笑说道:“这小子选了法脉峰,是他没眼力,五位师兄可别介意啊,将来有这小子后悔的。”

  天涯法脉峰主外六峰独树一帜,实力最强。

  掌门凌石海心里正在外玄脉选择高兴,不过为了其他人不难堪,才故意说道。

  “哼。”火脉峰主不满地瞪了凌石海一眼气呼呼走了。

  其他四峰峰主见大势已去,惋惜了一声,各自离去。

  掌门凌石海走出门外,眺望远处模糊的法脉峰,眼中含着一丝笑意。

  “爹,玄脉进入法脉峰了。”

  凌沐仙从后面走出来,声音微微发抖,少女心中掩饰不住喜悦。

  凌石海爱怜地看了女儿一眼,作为凌天门掌门之女,天之骄子,又是宗门天才弟子。女儿心思他全看在眼里。

  随着涌上来一股关心。

  …………

  …………

  天涯法脉峰,在剑宫正北面数百里外,四周是浩瀚的海水,一座孤山插入云霄,孤悬海上。

  海上云雾缭绕,缥缈虚幻,犹如一座仙山。

  一出剑宫,天涯法脉峰主和玄脉踏着飞剑,御剑飞行,脚下山川河流快速闪过去,如同在梦里。

  御剑飞行,在普通人眼里犹如神仙举动,不过玄脉此时也并不惊奇,自己练的碎玉剑法第八层就是御剑术,他目前还停留在第七层。

  酷√"匠g网正版)◎首发{:

  法脉峰主负手卓立,衣衫飘飘如仙,脸上平静,看不出任何波澜。

  “玄脉,你看哪里?”

  随着看去,只见在他们脚下呈现出雄奇的一幕场景。

  一片足有百丈宽的空地上,一柄青色巨剑直插云霄。

  巨剑通身泛着青气,周围青鸟环绕,只只是插入云霄的剑尖折断了。

  一柄无刃的巨剑。

  “师伯,这是什么?”

  “玄脉,这是我凌天门创派老祖留下的古剑……,是宗门的气脉。”

  空中,正对着巨剑上空云霞璀璨,功德之色闪耀。

  “师伯,既是宗门气脉,为何这把剑没有剑尖?”

  玄脉忍不住愕然问道。

  只听法脉峰主淡淡说道:“这把剑剑尖是哪位老祖故意折断的……。”

  “……”

  “以剑入道,难免沾染杀戮,心中戾气难止,姑老祖折断剑尖。告诫后人。”

  玄脉默默听着,以他目前境界,还不能体会哪位老祖的良苦用心。

  飞剑在法脉峰上空停下,缓缓落下去,只听地上二道稚嫩的桑音叫道。

  “师父,”

  “师父。”

  峰顶上一片空地上,站着两个约莫七八岁的童子,同声喊道。

  法脉峰主淡淡说道:“玄脉,这是你的两个师弟,守真和抱朴。”

  那两个童子身上都穿着朴素的粗布衣服,像是自己缝制的,一男一女两个童子,明目皓齿,眨巴着眼睛看着玄脉。

  “师兄。”

  两个童子恭恭敬敬地行礼叫道,玄脉赶紧还礼,叫道师弟。

  天涯法脉峰主淡淡望了三人一眼,道:“玄脉,我要闭关去了,日后到时自会出来。这里的一切不懂得,问两位师弟吧?”

  说罢,看也不看众人,向主峰顶上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