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黑诏城一片死寂,死一般寂静。

  所有人都恐惧地看着空中黑月巫师,可怕的传说。

  “哈哈哈,轩辕敬天,你还在等什么,难道要我把你这黑诏城夷为平地吗?”

  黑月巫师狞笑道。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以刚才黑月巫师的可怕威力,完全可以瞬间毁掉一座城。

  “父亲……。”

  轩辕罄看向老人,脸上悲愤莫名。

  “城主……。”

  东伯和天龙卫统领绝望地喊道。

  一道声音从那魁梧老人身上发出,声如滚雷,响彻全城。

  “黑月巫师,你要我命尽管拿去,这里十万百姓是无辜的,只要你答应放过百姓,我就将吞天兽交给你。”

  “哈哈哈,轩辕敬天,只要你交出吞天兽,我可以饶过全城百姓,至于你,还得死。”

  底下十万百姓闻听,仿佛绝望中看到了一丝希望。全都露出生的渴望。

  轩辕罄和东伯,哲别三人面如死灰,呆立不动。

  轩辕敬天扭头看着城中百姓,一张张渴望求生的目光,每一个人都充满对生的眷恋,不舍。

  没有人愿意放弃生命。

  他心中迅速做出了决定,嘶哑着嗓子低声说道:“罄儿,为父死后,黑诏城十万百姓就交给你了。东伯,你二人要好好帮助罄儿,不可懈怠,记住了吗?”

  “城主……。”

  “父亲……。”

  轩辕罄三人全都哭倒在地,轩辕敬天主意已定,抬头说道:“黑月,你随我来。”

  一步向城主府内迈去。

  空中,四翼秃鹫上的黑月巫师纵声狞笑一拍秃鹫,跟了上去。

  “父亲。”

  十万百姓一齐看向城主府,过了一会儿,只听城主府传来一声高呼:“东伯,照顾好罄儿。”

  随即归于平静。

  轩辕罄洼地一声跪倒在地,随即放声大哭。

  空中,黑月巫师掳了吞天兽,纵声狂笑,得意而去。

  不知过了多久,大地已经恢复宁静。

  轩辕罄长跪不起,数百甲士尽皆落泪。

  凌天门众人见此情景,刚要悄悄离开,轩辕罄叫道:“诸位。”

  “轩辕兄,令尊不幸,我等却爱莫能助,实在有愧,先告辞了。”

  万剑一拱手道别,淡淡说道。

  刚才惨烈一幕众人尽收眼底,都感觉一阵不安。

  轩辕罄淡淡说道:“今日结交能几位朋友是我轩辕罄的荣幸,各位且慢,一点薄礼不成敬意。”

  吩咐人去城主府取来一千灵石,送给玄脉等人。

  须臾之间,老城主惨死,重担一下子落在他身上。

  轩辕罄骤然之间像是长大了很多,此刻他当然不是脑袋发热随便做出决定。而是深思熟虑,想拉拢玄脉。

  能结交凌天门这样的大宗门日后肯定会有好处。

  轩辕罄突然之间,感觉自己懂事了很多。

  离开黑诏城,一路上玄脉等人心里还沉浸在那可怕的一幕中。

  “黑月巫师太可怕了,师父为何没有告诉过我们?”

  凌沐仙心有余悸地说道。

  万剑一哼了一声,道:“师妹,黑月巫师毕竟是西古州的传说,那种邪恶宗门,师父肯定是不愿我们去招惹。”

  柳素衣望着走在前面低头默默不语的玄脉,眼里闪过一丝羞涩。

  这次在黑诏城,玄脉不惜用五阶飞剑为她换下紫玉貂,少女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再一次被拔动了。

  此时,柳素衣隐隐有一丝担心,玄脉的举动一旦被宗门长老知道,恐怕会责怪他。

  五阶飞剑换一个中品灵兽,这买卖自然亏了。

  相比灵兽,炼制一口五阶飞剑所花费的材料,精力,要难得多。

  此时玄脉心中也无法平静,黑月巫师的出现,使他一下子想起了百宗大会逃走的炫霜殿。

  炫霜殿在危急关头化成黑雾逃走,暴露了黑巫宗修士身份。

  那一刻,他心中就暗暗决定将来一定要去西古州黑巫宗查明真相。

  黑月巫师的恐怖的战斗力让玄脉完全震撼了。

  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弱小,在强大的黑月巫师面前,恐怕瞬间就能被秒杀。

  一定要强大起来。

  握紧拳头,心中默默地念道。

  一路回到宗门,上得剑宫。先去拜见掌门凌石海。

  执事殿内,当掌门凌石海看见玄脉等人,顿时露出微笑。

  “玄脉,你们回来了,苍鹤呢?”

  发现少了一个人,掌门凌石顿时心里一紧张,眼前可都是剑宫的天才弟子。

  万剑一将这一路经过一一讲述了一遍,说到惊心动魄处,五人都是一阵后怕。

  听到苍鹤师兄竟然机缘巧合得到断蛇剑,掌门凌石海激动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百年来,凌天门日渐衰落,万万想不到这一届却出了如此多妖孽天才。

  “祖师有灵,这是要振兴我凌天门啊。”

  凌石海难掩激动心情。

  但当他听说了黑诏城发生的一切,顿时脸色凝重起来。

  “什么,你们见到了黑月巫师,难道传说中的黑月巫师真的出现了?”

  “师父,这黑月巫师究竟是何来历,为何如此恐怖?”

  万剑一恭恭敬敬地问道。

  掌门凌石海目光掠过众人,看向远处的云海,面色也越来越沉重。如同面对着一件重大的事情。

  “哦,西古州黑巫宗这百年来从未听说过有此等存在……难道是有银乌巫师突破了?”

  修士,灵知,天霜,银乌,黑月是黑巫宗修炼境界。

  一般天霜以下比较常见,实力和金丹境界相仿,但往上就难如登天。

  一个银乌巫师就可以毁天灭地,至于黑月巫师更是只有传说中才听说。

  黑月巫师等同于真神级别,是逆天的存在。

  听完掌门凌石海介绍,众人无不骇然,黑月巫师实力竟然接近真神,天下还有谁能抗衡。他要毁灭一个宗门岂不是举手之劳。

  白云执事忧心忡忡地说道:“黑诏城主也算刚烈,吞天兽落入黑月巫师之手只怕会带来更大祸事。”

  “是啊,看来天下又要动荡不宁了。”掌门凌石海默默说道。

  西古州和中脉神州是世仇,这百年来双方都处在衰落期,才暂时相安无事。但谁也无法保障何时会再起冲突。

  而现在,西古州有了一个近乎真神的黑月巫师,敏锐的凌石海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望着众人的身影向真武阁而去。

  掌门凌石海扭头看了一眼白云执事,淡淡道:“师弟,看来我们也要早做打算了。”

  ……

  真武阁上,云雾缭绕,清风徐来。

  此行虽然苍鹤师兄得到断蛇剑,凌天门大大扬名了一回。

  但玄脉用五阶飞剑换紫玉貂的事却令虚闻师兄很生气。

  半山腰,观弈亭。

  虚闻师兄气得指着玄脉,说不出话来:“玄脉,你身上那口五阶飞剑是火脉峰主用天精地火淬炼出来的,当日我向他求了半天也不给。”

  “我帮你从梵霸天手里得到,你……你竟然拿去换了一只灵兽?”

  摇头跺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金山长老就坐在旁边,笑眯眯看着,倒像是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玄脉,我听说,是你用五阶飞剑给柳素衣换的紫云貂?”

  “是。”

  知道隐瞒不过去,玄脉只得老老实实承认。

  虚闻师兄随即恨恨瞪了他一眼,坐下,说道:“师兄,这小子倒会讨好美女,我们犯不着再替他操心,来来,下棋。”

  “呵呵,这就叫有其师必有其徒。”

  金山长老笑呵呵说道。

  虚闻师兄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顾左右而言他,岔开话题道:“师兄,听说黑月巫师出现了。”

  “黑月巫师可是有百年没有出现了……唉,看来天下又要不太平了。”

  金山长老叹道。

  传说中的黑月巫师出现,作为凌天门传奇人物,自然心里也在关注着。

  真武阁上,一切如旧,不过,所有弟子都在暗暗加紧修炼。

  @看0M正版章'节%。上酷$匠3网

  这年冬天,九幽峰上下了一场雪。

  雪后的峰上,银装素裹,站在真武阁前面的绝壁眺望。远处云海缥缈,清气浩浩。

  大雪中,真武阁弟子盘膝坐在雪上,静静修炼。

  虚闻师兄从观弈亭摇摇晃晃走上来,手中握着一卷发黄的书卷。

  “夫,天地之交,以万物行昼极,往行寒住,以性宽得……。”

  边走边摇头晃脑地念着,一路摇摇晃晃走上来。

  只见一群青鸟盘旋在头顶。

  虚闻师兄仰头看着,看见大雪中玄脉盘膝而坐,头顶青鸟环绕。

  赤裸的身体上脉络纹身毕露,犹如虬龙根根如铁,缠绕在体表。隐约有一层青光流转,俊美的脸上泛着妖异光泽。

  斗大的雪片降下来,在距离他头顶三尺距离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整个人宛如远古一尊魔神。

  “妖孽啊……妖孽啊。”

  虚闻师兄忍不住赞叹,忘了手中书卷,站在远处看着。

  “师父。”

  一道清脆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回过头,只见柳素衣抱着白色的灵兽紫玉貂走了过来。

  柳素衣看了一眼玄脉,眼中流露出一抹羞涩,虚闻师兄嘿嘿一笑。

  忽然兴致上来,手舞足蹈地顾自找金山长老下棋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