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逝,晃眼一年过去了。

  九幽峰,清风淡淡,浩气东来。

  山上山下,草木苍翠,一派清新气象。半山腰观弈亭里,虚闻师兄正在和金山长老对弈。

  石刻棋盘上,纹路纵横,两人都在闭目思索。

  过了半天,金山长老弃棋认输,道:“师弟,半月不见,你的棋艺增长很多啊。”

  “哈哈,师兄过谦,这六子落雁局奥妙无尽,藏着后招,侥幸侥幸。”

  话音刚落,忽然听到远处剑阁传来一阵急促的钟声。

  虚闻师兄一愕,道:“掌门师弟召集门人,难道有事发生?”

  这钟声是凌天门遇到大事召集门人时才敲的,两人心中顿时一惊。

  当虚闻师兄和金山长老赶到,剑阁上下一派肃穆。

  掌门凌石海和白云执事并肩而立,后面是万剑一等六人。连邋遢少年也来了,人人神情严肃。

  山下,数个灰衣老人正飘飘而来。

  “师兄,西古州这个老怪物怎么会上剑阁来?”

  虚闻师兄愕然说道。

  来人是西古州一个古老宗门的强者,个个都是妖孽人物,曾经打败过许多顶尖强者。

  掌门凌石海也一脸茫然,西古州这老怪物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众人愕然间,四道身影如飞而来,眨眼就上了峰顶。

  “哈哈,虚闻,金山你们两个老杂毛一向可好。”

  为首的灰衣老人高鼻隆目,身形魁梧高大,哈哈笑道。

  “哼,黑山老怪,四十年不见,你们居然还活着?”

  虚闻师兄冷哼了一声。

  剑阁众人自这群黑衣人上来,一直神色凝重如临大敌。

  西古州众多宗门和中脉神州积怨很深,势同水火,所以看到这些人,剑阁众人全都暗中戒备。

  黑山老怪望着众人,阴测测说道:“怎么,堂堂凌天门就这样待客吗,也不请我们进去。”

  掌门凌石海道:“请。”

  众人回到大殿,凌石海强压怒气道:“不知四位上剑阁有何指教?”

  黑山老怪四人一路是硬闯上剑阁的,打伤了很多外门弟子。

  黑山老怪嘿嘿冷笑,说明来意要闯真武阁真武七截阵。

  众人闻听,无不吃惊。

  真武七截阵自创立以来,打败过无数强者,乃是凌天门镇门之物。当年黑山老怪等人就是败在此阵下。

  四十年过去,大概是躲在不知哪里苦苦钻研,练成了一套什么功法,前来雪耻了。

  掌门凌石海和虚闻师兄三人脸色顿时变了。

  当年天下动荡,凌天门依靠真武七截阵才得以保全,也是凌天门有史以来最强盛的一段时期。时隔四十年,当年主阵七人,只剩下虚闻师兄,金山长老和掌门凌石海三人。

  真武七截阵必须主阵七人功力相当,才能发挥最大作用。此时,凌天门中除了虚闻师兄三人,再无合适人选。

  真武阁弟子虽然实力不凡,但和黑山老怪这样逆天的存在比,差的太远。

  而其他六峰峰主,修的是脉系功法,实力虽然强大,却不懂剑阵。

  眼看剑宫众人面有难色,黑山老怪心里得意,阴测测说道:“金山,虚闻,怎么你们不敢?”

  那三人也都斜睨着众人,一副嘲笑,掌门凌石海心中愤怒,却毫无办法,答应吧,凑不够七人,无法发挥真武七截阵威力,肯定不是对手。若是不答应,传出去凌天门威名就受损。

  正在左右为难,万剑一等人心中更是焦灼万分。但他们自知实力相差,毫无办法。

  正在这时,只听虚闻师兄道:黑山老怪,我答应你,一月后切磋。”

  “师兄……?”

  掌门凌石海讶异地回头问道。心想虚闻师兄怎么敢答应。

  虚闻师兄回头看了一眼金山长老,后者也向他点头,看来他们两人心有灵犀,都有了主意。

  黑山老怪四十年后,敢来挑战真武七截阵,自然是有把握,说不定是悟出了一套高深功法,有备而来。

  不光掌门凌石海,剑宫众人也都是捏了一把汗。

  虚闻师兄哈哈说道:“老怪,一月后我们切磋,到时你可别怕了。”

  黑山老怪哼了一声,一脸轻视。他们四人此次前来打算一雪前耻,也早就把凌天门的情况摸清了,知道此时凌天门后继无人,完全凑不够真武七截阵人数。

  四人狂妄狞笑而出,剑宫众人也不管他,此日起天天在剑宫上下来往。

  执事殿中,等剑宫弟子离开后,只剩下虚闻师兄,金山长老和掌门凌石海三人。

  掌门凌石海看着虚闻师兄胸有成竹的样子,实在忍不住问道:“师兄,你想到办法对付那老怪物了?”

  “师弟,你放心吧,一月后一定能打败黑山老怪。”

  虚闻师兄眨眨眼睛,卖起了关子,而金山长老也微笑不语。

  凌石海心中忽然一动,道:“师兄,你是说玄脉……王玉伦……?”

  虚闻师兄这才点点头,道:“不错,师弟,你忘了我们可有几个妖孽天才人物。”

  王玉伦是老派天才,实力早已是元婴巅峰,对真武七截阵更是熟悉,差的只是功力差。而玄脉进入真武阁一年,实力增长很快,已经能操控十几口飞剑,初步具有威力。

  金山长老笑眯眯说道:“玄脉悟性奇佳,天赋过人,就看他一月内能不能通透真武七截阵了。”

  真武七截阵说到底还是阵法,必须通透此阵才能发挥最大威力。

  掌门凌石海脸上的疑惑慢慢散去了,道:“师兄,算上玄脉和王玉伦,才五个人,其余两个人?”

  随即眼中一亮,道:“邋遢少年……?”

  虚闻师兄看着金山长老,两人慢慢地点头微笑。

  这天起黑山老怪四人索性住到了剑宫,掌门凌石海给他们安排最好的精舍,饭菜静心照顾。

  但这四个老怪物心知凌天门暂时奈何不了他们,趾高气扬,在山上随意往来,稍有不顺心就打骂弟子,剑宫弟子人人苦不堪言。

  执事殿,掌门凌石海看着一个个前来告状的弟子愁眉苦脸。

  堂堂凌天门,何时受过此等屈辱,一怒之下就要召集全宗,拼死也要将四个老怪物赶下山。

  终究理智占了上风,没有冲动,只是严令弟子小心谨慎,别惹四怪。

  绝壁,悬崖下。

  剑宫六人正在岩石上修炼。

  “哼,那四个老怪物实在太过分了,堂堂凌天门,竟然受这等屈辱,掌门师兄也实在太窝囊了。”

  苍鹤师兄愤然说道。

  万剑一阴沉着脸,一言不发。而凌沐仙和柳素衣都气愤不已。

  黑山老怪指名挑战真武七截阵,凌天门若不敢应战。用其他功法即使打败四人,传出去还是会被天下耻笑。

  凌沐仙沉吟道:“应该是真武七截阵少人,唉,只怪我们都实力不够……。”

  忽然听到外面人声噪杂,乱成一片,众人大惊,奔了出去。

  只见大批弟子都向后山奔去,迎面一个弟子喊道:“万师兄,邋遢少年和黑山老怪打起来了,快去看吧。”

  后山。

  空中,一道青龙幻影活灵活现,张牙舞爪,愤怒地咆哮着,恶狠狠地瞪着地上的灰衣老人。

  黑山老怪随意走到后山,看到哪里采集好的黑玉想夺走,邋遢少年不愿意了。

  “老怪物,这黑玉可是我半个月的任务,你拿去了,我怎么向执事交差。”

  邋遢少年护在黑玉前面,一脸惊慌,死死护住。头顶上空的青龙幻影感应到了他的愤怒,不断咆哮嘶吼着。

  “青龙大帝”

  黑山老怪喃喃自语,一脸震惊。

  就算他实力再强大,面对传说中的上古真神,也吓得面如土色。

  这怎么可能?

  凌天门怎么会有这样逆天的人物,黑山老怪完全懵逼了。

  只见三道灰影赶来,其他三个灰衣老人看见这一幕,也目瞪口呆。

  “你……你是青龙大帝传人?”

  过了半天,黑山老怪才挤出一句。

  “什么青龙大帝?你是说师傅吗,唉,我也没见过师傅他老人家……喂,老怪物,你见过吗?”

  邋遢少年一脸无辜,对他来说,只要把对方吓住保住黑玉就行了。

  正在这时,掌门凌石海和白云执事匆匆赶来了。

  “寒玉,不得对前辈无理,黑山师兄如果想要黑玉就拿去吧。”

  凌石海淡淡说道。他担心邋遢少年不知进退,贸然动手,肯定不是黑山老怪对手。如若这个凌天门最妖孽的天才有任何闪失,那可就赔大了。

  邋遢少年一脸茫然,嘟囔道:“那我的任务?”

  bq酷k匠网p首发

  白云执事赶紧说道:“寒玉,你的任务不用做了,回去吧。”

  邋遢少年闻听,这才高兴地召回空中青龙幻影,一脸轻松地走了。

  白云执事和掌门凌石海相视苦笑,这个邋遢少年真是奇葩啊。

  黑山老怪望着邋遢少年背影,惊愕不已,随即瞪了一眼掌门凌石海扬长而去。

  现在整个剑宫,他们完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凌石海忧心忡忡地说道:“一切就看一月后了。”

  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玄脉和邋遢少年身上。

  一阵微风吹过,山林摇曳,剑宫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向远处真武阁,所在的九幽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