邋遢少年站在台上,搔搔脑袋,说道:“枯贤师兄,我还没打你怎么就下去了?”一副茫然不知的样子。

  若是别人说此话,只会让人觉得是在嘲讽,但话从他嘴里出来,完全感觉就是一副茫然无知。

  枯贤师兄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擦嘴角鲜血,一边骇然问道:“寒玉,你,你……怎么会?”

  一个元婴高手被秒杀。

  除了震惊,场上所有人几乎找不到词语形容。

  邋遢少年胜了一场,懒洋洋地问道:“哪位师兄愿意上来赐教?”

  底下众人面面相觑,鸦雀无声,借这些人一个胆子也不敢上去。

  邋遢少年不战而胜,进入了下一轮。在众人议论声中,走下台而去。

  剑宫众人虽然也是疑惑不已,但总算胜了一场,人人欣喜。

  第二天,百花宗天才卞红衣上场了,连胜三场成为第二个进入下一轮的。

  第三天爆出冷门,启元门天才弟子炫霜殿惊艳全场,连胜两场。

  启元门只是小宗门,名不经传,很多人连炫霜殿名字都没有听说过。当炫霜殿打败二个天才弟子,整个场上一片哗然。

  本届百宗大会最大的黑马非炫霜殿莫属。

  人群里,玄脉仇恨地捏紧拳头,看着台上的炫霜殿。

  凌天门掌门凌石海侧头诧异地询问道:“白云师兄,这个炫霜殿是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之前没有听说过?”

  作为东道主,也是夺魁热门,凌天门事先早就对各大宗门的天才弟子暗中调查,却完全没有听说过炫霜殿。

  白云执事小声说道:“听说是启元门一个内门弟子。”

  “启元门?”

  凌石海更加诧异,启元门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宗门,连宗主都是平庸之辈,怎么门中竟然有这等妖孽天才。

  金山长老点头说道:“金丹境界,龙炎拳法七层,年纪轻轻有这样造诣后辈中难得了。”

  此时台上,炫霜殿望着下面,淡淡说道:“有哪位师兄愿意上来赐教。”

  无数道目光注视下,一个俊美淡雅的青年,即使面对恶战,也淡然自若。

  只要再胜一场,炫霜殿就能进入下一轮,不管最终结果如何,至少今天炫霜殿已经一鸣惊人。

  万剑一皱了一下眉头,大会还有一天,本来他准备最后一天登台。但此刻却有点犹豫了,除了他,恐怕无人能胜炫霜殿。

  “炫霜殿,我来领教高招。”

  一道声音突然从东面响起,在剑宫众人惊愕的目光下,玄脉走了上去。

  “玄脉师弟”柳素衣愕然叫道。

  今天这是怎么了,先是邋遢少年,现在又到玄脉,倒是掌门凌石海反而心中一动,没有制止,笑呵呵看着。

  台上,两人对视着。

  玄脉带着面具,玄炫霜殿没有认出他,不过,他还是感到一股异样的感觉。

  “炫霜殿,出手吧。”

  冷冷说道,捏紧的拳头,周身涌动力量,准备全力一击。

  炫霜殿凝视着对方,感觉隐隐有一种相识的感觉,但他骨子里的傲气使他不愿多想,呼地一下,狠狠一拳发出。

  龙炎拳七重。

  凭空犹如起了风浪,拳风排山倒海般向玄脉涌去。巨大的威势使得周围的弟子纷纷躲开。

  玄脉发出一掌,当着剑宫众人,他自然不敢暴露身上的功法,只是暗运人体脉络,体内白色漩涡缓缓流淌。施展玄冥掌五重,罡气迎了上去。

  玄冥掌只是地品基础功法,而龙炎拳法却是人品高级功法,二者威力不可同日而语。底下剑宫弟子全都心里一紧,替玄脉捏了一把汗。

  轰轰,龙炎拳重重轰击在玄脉身上,他嘴角渗出鲜血,纹丝不动。

  而玄冥掌罡气轰在炫霜殿身上,连连退了数步。

  轮到炫霜殿惊愕了。

  猛然眼神一道戾气闪过,接连数拳持续不断地攻击过来。

  玄脉稳稳站着,每一拳都打得他吐血,却一步不退,而炫霜殿却在罡气攻击下节节后退。

  底下剑宫弟子一片哗然,宗门最普通的基础功法竟然抗住了人品高级功法,如果不是眼睛看见,他们怎么也不会相信。

  玄脉体内一道白色漩涡缓缓流淌,炫霜殿威势巨大的轰击都被漩涡化解了。

  原本是毫发无损,不过为了不引起人怀疑,他有意减少防护,装出喷血假象。

  轰,炫霜殿刚猛的一拳再次砸来。

  玄脉冷哼一声,施展人体脉络,白色漩涡护体,根本不避让,一掌向炫霜殿肋下轰去。

  这一掌,意在废去炫霜殿修为,让他成为一个废人。

  底下同时发出数道惊呼,百宗大会只是交流切磋,严禁伤人。看出玄脉意图,掌门凌石海和其他宗门高手,都惊叫出声。

  玄脉这一掌下去,炫霜殿必成废人。

  但意料不到的一幕发生。炫霜殿突然化成一道黑雾逃走了。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炫霜殿怎么化成黑雾逃走了。”

  M更新》最=快{上y)酷!s匠gN网W;

  “是西古州黑巫门修士……。”

  ……

  场上顿时大乱,掌门凌石海霍然站起,刚要传令追下去。

  只听虚闻师兄淡淡说道:“算啦,他已经逃走了,先管玄脉吧。”

  此时,场上一片混乱。西古州黑巫门是邪恶门派,一向是中脉神州一众宗门对头,看到炫霜殿最后施展黑巫门秘术逃走,众人无不骇然。

  过了半天,场上才安静下来,掌门凌石海扭头和虚闻师兄,金山长老商议了一下,站起来大声宣布道。

  “凌天门弟子玄脉,违背百宗大会同道切磋本意,意图伤人,取消比武资格。”

  四周一片哗然,刚才玄脉意图废除炫霜殿修为,底下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但炫霜殿竟然是黑巫门修士,都觉得玄脉没错。

  “众位师兄,弟子知错。”玄脉淡淡说道,走下台去。

  炫霜殿竟然是黑巫门修士,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他意料,此时,心中还是一团乱麻。

  不过他本意并不是要争强好胜,自然对掌门判罚无异议。

  凌石海转身向着场上众人道:“鄙宗管教弟子无方,让各位见笑,今天的比武继续。”

  接下来大会继续进行。

  最后一天,万剑一终于出场,胜了三场顺利进入下一轮。

  本届百宗大会到此第一轮比武结束,因为玄脉被取消资格,进入第二轮的只有三个人,邋遢少年,卞红衣和万剑一。

  广场上,凌天门掌门凌石海终于露出了微笑。进入第二轮的三个人中,除了卞红衣,其他两个都是剑宫弟子。

  场上其他宗门已经在纷纷向掌门凌石海提前拱手道贺。

  “恭喜贵门,又夺得百宗大会魁首。”

  “恭喜凌掌门。”

  掌门凌石海笑呵呵地拱手还礼,道:“各位客气,承让承让。”

  剑宫弟子一个个喜形于色,作为宗门弟子,谁不盼宗门兴旺。

  百花宗赤练仙子站起来,拱手道:“凌师兄,你们剑宫有两人,等下多多承让啊。”

  百花宗百年来第一次有天才弟子进入百宗大会第二轮,弟子都欢喜不已,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呵呵,贵宗弟子剑法卓绝,胜败还很难预料,杜师妹客气了。”

  凌石海微笑说道。

  旁人看见这两个冤家客客气气,都觉好笑。

  凌石海接着宣布,第二轮切磋开始。

  但有人发现,邋遢少年不在。

  天下第一奇葩。

  明明是一举成名的好机会,竟然不知跑哪里去了。

  “咳咳,”掌门凌石海不知道该说啥,摇了摇头,道:“凌天门弟子寒玉缺席比武,视为放弃,比武继续。”

  四下里一片哗然,那个邋遢少年可以说是一举成名,惊艳天下。

  所有人几乎都认定他就是本届百宗大会魁首。

  一个弟子匆匆跑来向掌门凌石海禀报道:“回掌门,寒玉师弟下山去了。”

  奇葩啊。

  这样一来,最后的魁首就在万剑一和百花宗卞红衣之间决出。

  两人都是满怀信心,跳上台,也不多说打在一起。

  之前,卞红衣曾和万剑一切磋过,掌门凌石海让万剑一认输。

  此时,万剑一可不让了,施展碎玉六层,犹如千百口飞剑颤动,剑影憧憧,碾压过去,迫的卞红衣节节后退,最终弃剑认输。

  “哼。”赤练仙子怒目瞪了凌石海一眼,气呼呼领着百花宗弟子走了。连和其他宗门道别都没有。

  至此,本届百宗大会圆满结束。

  剑宫弟子如愿以偿夺得魁首。

  过了二天,其他宗门弟子陆续离开了。山上山下,到处都是欢腾的凌天门弟子。人人欢呼雀跃。

  半山腰,苍鹤师兄喝醉了,胡乱躺在草地上,酒葫芦倒了,酒洒了出来。

  玄脉也喝得大醉,倒在一边,这欢乐的一刻,没有人管他们。

  苍鹤师兄糊里糊涂冒出一句醉话:“师弟,五年之后,我一定要在百宗大会上夺魁。”

  这届百宗大会,除了炫霜殿的意外,很圆满,剑宫弟子名扬天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