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里,体内两条脉络,一条彻底消失了,剩下一条周身包裹着漩涡带。轻轻外放发出,一股白色漩涡猛然而去,所到之处摧枯拉朽一般,挡着披靡。

  人体漩涡技法终于大成。

  之前玄脉就怀疑,人体漩涡技法的终极不是防御,而是攻击,此时证明了自己猜想。

  体内两条脉络,一条彻底消失,只剩下一条,而力量却不知增强了多少倍。

  当玄脉走出后山,心中已经是无比激动,此时他实力已经接近金丹。

  当初的一个修炼废物,如今已经站到了强者之列,怎能不激动万分。

  金丹境界,对普通弟子来说就是强大的存在。

  邋遢少年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嘿嘿笑道:“玄脉师弟,我刚弄了一只兔子。要不要一起烤熟吃。”

  他从袖口伸出油腻腻的双手,在嘴上砸吧了一下,一脸嬉笑。整个剑宫,谁都知道这个邋遢少年没正形。

  邋遢少年也不等他同意,就在地上生火烤熟了兔子,撕了一片给玄脉,然后狼吞虎咽起来。

  回到解剑崖,众人自然一阵欢呼,胡铁花道:“玄脉师弟,大伙都等着你教第八式呢。”

  包括胡铁花在内,都困在了第八式,越往后意味着越难。

  “呵呵,众位师兄客气,第八式和四式一样是道坎,当然难参悟了。”

  在众人一片期待的目光中,玄脉盘膝而坐,凝神去看壁上第八式的五幅图,同前面一样,前三幅清楚可辨,第四幅图又出现迷局。

  前七式功法按顺序在脉络演练了一遍,却陷入了困境。

  无论他怎么努力,冥想,始终参悟不出来。

  一连半个月,连那些对他抱有希望的人也都渐渐失去了信心。

  “玄脉师弟,这第八式是突破碎玉六层最后一道坎,肯定很难,你不用着急,慢慢想吧。”

  胡铁花不忍看见他痛苦冥想,劝慰道。

  胡铁花花甲之年,突破第七式已经很满足了。

  “呵呵,众位师兄尽管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众位师兄厚望,突破第八式。”

  玄脉淡淡说道。

  一天天过去,原本翘首期盼的弟子也都散去了,岩石上,只剩下玄脉一个人在苦苦冥思。

  一道身影从后面跃上岩石。

  “柳师妹。”

  柳素衣微笑示意他继续修炼,默默站在一边看着。

  “玄脉师弟,你试着将元气从足少阳引入跷脉,逆行至三阴礁……。”

  心中一动,按照柳素衣指点演练下去,过了一会儿,忽然之前难题迎刃而解,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了。

  “哈哈,成功了。”

  玄脉忍不住一跃而起,喊道。胡铁花等人闻听,无不大喜。

  众人全都簇拥过来,欢声笑语,反倒冷落了一旁的柳素衣。

  柳素衣微微一笑,悄悄回到了原来所在岩石,万剑一面如寒霜,哼了一声。

  经过柳素衣指点,玄脉又用了两天才把第八式彻底学会。

  他将第八式深入浅出详细教给胡铁花等人,众人按照训练,半天不到,人人大悟,顿时欣喜若狂。

  碎玉六层共十一式,突破八式,后面只剩下三式,而且第八式是最后一道坎。突破之后,后面基本上就是一蹴而就了。

  众人欣喜之色可想而知。

  就是凌沐仙等突破第九式的,也在为玄脉高兴。

  人群里,只有万剑一阴狠地盯着玄脉。

  万剑一是剑宫百年来第一天才,实力早已到了金丹,一直被师兄弟众星拱月,直到玄脉出现,一下子夺了他的风头。

  看着人群里,如耀眼明星般的玄脉,万剑一恨得牙痒痒。

  剑宫,迎来了有史以来最蓬勃活力的时期,数百名弟子一半人都突破第七式。

  这在剑宫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凌霄殿后面的执事殿,白云执事乐呵呵说道。

  “百宗大会一月后就要举行,掌门师兄,宗门比剑大会是不是提前举行。”

  每年一度,凌天门都要召开比剑大会。检验剑宫弟子修炼进度。

  “呵呵,这次百宗大会,据说很多宗门都派出了高手,到时我们凌天门可不能落下风啊。”

  执事殿东首,一个道骨仙风的老者微微一笑,接着说道:“白云师兄,可听说自从那个叫玄脉的弟子到来后,整个剑宫弟子进境神速。”

  “玄脉……。”

  白云执事微微一愕。

  道骨仙风的老者正是凌天门掌门凌石海,呵呵笑道:“怎么,师兄竟然不知道?”

  “惭愧惭愧,师兄这段时间疏忽,竟然不知道此事。”

  嘴里说着,心里却不服道,你有女儿随时通风报信,我自然没有你消息灵通。

  凌天门掌门又随便说了几句,才匆匆离去。

  次日,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剑宫。

  比剑大会,是检验剑宫弟子修炼进境,每年比剑大会脱颖而出者,都会成为宗门重点培养对象。

  “呵呵,这次比剑大会万师兄一定会胜出。你们说呢?”

  “不错,万师兄已突破九式,即将炼成碎玉六层绝学。除了他,不知还有谁?”

  “凌师姐要是参加,说不定凌师姐也有希望,但她退出了。肯定就只有万师兄了。”

  ……

  剑宫,山上山下,到处都在议论纷纷,万剑一听在耳里,虽然脸上没有表示,心里却暗暗得意。

  “呵呵,师兄,看来今年比剑大会非你莫属了。”

  凌沐仙望着人群,淡淡说道。永远面上都是一幅不食人间烟火的脱俗。

  “师妹承让了。”万剑一拱手道谢,凌沐仙和他实力不相上下,凌沐仙退出,自然非他莫属。

  远处半山腰,一道人影一闪,万剑一脸上骤然变了,道:“玄脉师弟?”

  此时在半山腰,亭子里,苍鹤师兄和道玄正在听玄脉讲解石碑上的剑法。

  石碑上的剑法据说是凌天门一位前辈所留下,但剑宫弟子多半都想着学习碎玉六层绝学,却没有人去在意石碑上剑法。

  只有苍鹤师兄和道玄,不知怎么对石碑上剑法着了迷,日夜痴迷修炼。

  “两位师兄,这套剑法博大精深,剑招繁杂,不亚于任何上品功法。修炼时不要急着一蹴而就,而要循序渐进,慢慢领悟。”

  玄脉看了一遍,以他目前妖孽程度也只看出一星半解,不禁心中惊异。

  这套剑法究竟是何人所留,又为何不受人重视,遗弃在半山腰,没有人去看。

  苍鹤师兄摇头说道:“师弟,这套剑法只怕另有窍门,按照寻常路数参悟,恐怕是走错了路子。”

  他们两人痴迷石碑上剑法,在此已经参悟了半年,却一无所获,不禁暗暗疑惑。

  道玄忽然指着远处道:“白云执事来了。”

  只见白云执事正走了过来。

  “玄脉,掌门师兄请你过去一趟。”

  “掌门师兄?”

  心里一惊,进入凌天门快二年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掌门。

  白云执事淡淡说道:“你不必担心。掌门师兄找你问件事情。”

  跟着白云执事走到后面执事殿,只见一个道骨仙风的老者坐在上首,不怒而威,自有一股威严。

  “弟子玄脉见过掌门。”

  恭恭敬敬地行礼说道。

  “你就是玄脉……。”凌天门掌门微微露出愕然,打量着玄脉。

  玄脉心里嗵嗵直跳,不知道会有什么事等着自己。

  过了一会儿,凌石海恢复淡定,缓缓问道:“上次你们去万年寒潭,你可在冰阵看到什么?”

  心中一松原来是这件事,他微微想了一下仍然按之前说的只说是自己突然昏倒,后面发生的事都不知道了。

  凌石海盯着他看了半天,似乎是在判断他有没有说谎,没看出什么,才挥了挥手,示意他回去。

  走出,执事殿,玄脉感觉全身冒出冷汗,掌门屡利的目光下,他几乎没有秘密,像是要看穿他内心。

  抹了一把汗,继续回到半山腰石碑处,和苍鹤师兄二人研讨起来。

  凌天宗比剑大会提前召开了。

  这是宗门每年一度最大的盛会,剑宫所在的山上,到处是一片欢腾。

  数百名剑宫弟子,加上长老执事,还有几个凌天门的传说中人物。

  金山长老,是凌天门百年第一天才人物,三十岁就突破金丹,之后学会碎玉剑法九层,在百宗大会上力挫群雄,为凌天门夺得了那一年百宗大会魁首。

  虚闻师兄,痴迷剑法,突破碎玉剑法十层,是宗门公认第一高手。

  8L更x新uE最快h上酷、匠Mh网@

  一抹朝阳照在凌霄殿上,凌霄殿前的广场上,此时已经黑压压站满了数百名弟子。广场中央腾出一块空旷地带,上首坐着掌门凌石海,白云执事和虚闻师兄,金山长老等人。

  下方数百人一齐屏息静气,崇拜地望着虚闻师兄和金山长老两人。

  “呵呵,快看,那就是金山长老,百宗大会夺魁。旁边的是虚闻师兄,也是我凌天门第一高手。”

  “不错,虚闻师兄碎玉剑法练成了十层,据说百年来第一人……。”

  “啧啧……什么时候我等也能练成那种境界啊。”

  ……

  四周场下,一片窃窃私语,所有人脸上都带着掩饰不住的激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