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门掌门之女凌沐仙一出现就让所有人眼里一亮。

  一袭白衣,清冷绝艳。

  “万师兄,今年的新人中可有惊才绝艳的人物?”

  凌天门这样的大宗门,每年进入的内门弟子总有几个天资禀赋优异的,往往也是内门弟子最津津乐道的。

  今日试剑亭看似内门弟子比试,实际上上硝烟弥漫,那些内门弟子都想看看这批新人中有没有妖孽天才人物。

  万剑一是内门弟子中实力最强者,碎玉剑法突破五层,闻听淡淡笑道。

  “呵呵,想不到连凌师妹也惊动了,不过我看这批新人都是普通之辈,没有什么惊才绝艳之辈。”

  那些内门弟子轻视地看向新弟子,凌沐仙微微一笑,道:“哦,柳师妹不是引荐了一个弟子吗,怎么,难道柳师妹也看走眼了。”

  “哼,”万剑一冷冷的目光射来:“师妹是说玄脉那小子,听说这小子不到半年就悟出玄冥掌四层,不过看来也是个缩头乌龟。”

  两人说话,四周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道道目光看过来,玄脉一阵难堪。

  他不愿过早和万剑一等人冲突,自己身上的秘密更不能暴露出来。

  众目睽睽之下,玄脉只得抱拳客客气气地说道:“凌师姐,弟子刚来内门,自知资质平平,不敢和众位师兄切磋。”

  “哈哈哈,看来今年的新人都是废物啊,竟然无人敢上台切磋。”

  亭子里,唐元得意忘形地狂笑起来。本来是内门弟子切磋,现在演变成了对新弟子的嘲讽。虽然恶意不大。但却让场上的新弟子难堪起来。

  扭头看去,柳素衣一双清澈明艳的眼睛正看着他,脸上露出担心。

  呼地一声,一道人影跳了上去。

  岳宏天按耐不住,愤然喝道:“唐师兄,小弟斗胆请师兄指教。”

  看到有人跳上去,场上所有内门弟子顿时一振,纷纷欢呼起来。

  岳宏天道:“唐师兄,请赐教。”

  长剑一抖,剑身上腾起一道幻影,层层叠叠犹如数百口剑猛然向唐元罩去。

  “碎玉剑法三层……”

  下面的内门弟子全都吃惊地叫道,新弟子刚来了半个月,岳宏天竟然学会了碎玉剑法三层。称得上是惊人了。

  碎玉剑法练时元气入奇经八脉,自成一统,一二层元气只能发出剑气,三层发出幻影,一剑生万剑。

  看到岳宏天发出碎玉剑法三层,唐元微微一惊,他刚才可是托大说了只用碎玉剑法一层应战。

  柳素衣在人群中淡淡道:“唐师弟,他是碎玉三层。你只用一层,这场你输了。”

  碎玉剑法的基础是玄冥掌,岳宏天以玄冥掌四层进入内门,根基稳固,加上天资过人,竟然在短时间内就突破碎玉三层。三层对一层,单论剑法唐元已败。

  唐元皱眉,他本来估计新弟子最多是碎玉二层,以他胎息境界实力,即使只用一层也能打败对手。

  可是万万没想到,对手竟然悟出三层,一时进退两难,陷入尴尬。

  万剑一哼了一声,道:“唐师弟,你下来吧。”

  万剑一说话,就是表明岳宏天胜了一场。

  唐元心有不甘,却只得怏怏地跳下去。

  论实力,十个岳宏天都不是他对手,可惜自己太托大,反而失了一场。

  底下新弟子爆发出一阵欢呼声,扬眉吐气,被内门弟子挑衅了半天,终于出了一口气。

  凌沐仙淡淡一笑道:“万师兄,看来今年还不错,新弟子中也有资质过人的。”

  万剑一道:“进入内门半个月悟出碎玉三层,这小子算是不错的,柳师妹,不知他和你推荐的玄脉相比如何?”

  玄脉一阵无奈,自己不知怎么得罪了万剑一,这万剑一处处都要挤兑自己。

  柳素衣微笑道:“听说他们两人在外门时都突破了玄冥掌四层,应该不相上下吧。”

  众人听得清楚,全都望向两人,心想这两人究竟谁厉害?

  岳宏天站在亭子里,高声叫道:“玄脉,可敢上来和我切磋。”

  他在外门吃了玄脉的亏,此时悟出碎玉剑法三层,心想玄脉一定不是对手。当着内门弟子的面,正好让他出丑,一吐胸中恶气。

  想到这里,更是一叠声催促玄脉上台。

  其余众人都跟着附和,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

  玄脉道:“岳师兄悟出碎玉剑法三层,玄脉甘拜下风。”

  他当众认输,底下弟子自然有愕然不解的。有惋惜的,有喊他们决斗的。

  万剑一冷笑道:“废物,连上去应战都不敢。”

  岳宏天自然扬眉吐气,不战而胜,心中只道玄脉怕了他。跳下亭子,得意洋洋。

  凌沐仙摇头,说道:“柳师妹,看来你眼力不够,举荐了一个胆小鬼?”

  被人指名道姓挑战,玄脉居然能忍,这在内门那些高级弟子眼里,简直就是窝囊废。

  柳素衣眼里也闪过一丝愕然,道:“凌师姐,岳师弟在这么短时间悟出三层,其他人肯定不是他对手。”

  一道关切的目光投来,玄脉心中一热,差点就要跳上去。

  捏紧的拳头又松开,不管如何都不能暴露自己身上秘密。

  试剑亭这出戏,岳宏天大是露脸,而玄脉却被所有人都认为是窝囊废,胆小鬼。

  回到峡谷住处,外门新来的弟子簇拥着岳宏天,看向玄脉的目光都是鄙视。

  “哼,玄脉,以后离我远点,别让我看见你这窝囊废。”

  岳宏天在一群人簇拥里狠狠地说道。如果不是新入内门,初来乍到,他恐怕就要出手揍玄脉,报在外门受辱之仇。

  “胆小鬼,”

  “窝囊废……。”

  听着一道道侮辱的声音,内心阵阵愤怒,等着吧,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尝到滋味。

  黄昏的峡谷安静,清冷。

  玄脉盘膝而坐,闭目修炼。

  他丝毫不顾四周那些鄙夷,轻视的目光,内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强大起来。

  “玄脉。”

  内门执事裘北海走了过来。

  3酷匠*网{永Hy久+c免E费P{看小6说6y

  玄脉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弟子见过执事。”

  裘北海执事点点头,说道:“玄脉,你来了也一个月了吧,明天去炼妖宫做任务。”

  炼妖宫中圈养着一些等阶不同的妖兽,是内门弟子试炼的地方。

  当玄脉到了哪里,远远看见万剑一一群人在哪里,却没有柳素衣。

  万剑一看见玄脉,向唐元示意了一下,唐元带着几个内门弟子走了过来。

  “呵呵,这不是胆小鬼玄脉吗,怎么,你也敢来炼妖宫?”

  “唐元师兄,这小子连同门切磋都不敢,恐怕说他玄冥掌四层也是唬人的。”

  “哈哈,这小子还敢来这里,不是自取其辱吗?”

  嘲笑中,唐元走过来冷冷说道:“玄脉,炼妖宫可不是你随便进去的地方,想进炼妖宫先打败我再说。”

  唐元是胎息境界,众人眼里玄脉连筑基都没有达到,以唐元实力打败玄脉自然是毫无悬念。

  玄脉捏紧拳头,只能耻辱地躲开。

  炼妖宫一_三殿是低阶妖兽,三四五殿是中阶妖兽,唐元等人还要挑衅,看见掌管炼妖殿的执事走了过来,才散去了。

  执事把玄脉领到第二殿,里面都是三阶妖兽,玄脉往四周一看,看见岳宏天等人也在,看见他立即不怀好意地看过来。

  还好低阶殿那些内门高级弟子是不屑来的,只有岳宏天也不敢太过分。

  现在玄脉的实力对付低阶妖兽毫无悬念,不过为了不暴露身上的秘密,他只能施展玄冥掌和才学会的碎玉剑法二层。

  轰轰,玄脉掌上发出的变异罡气狠狠砸在妖兽身上,把一个三阶妖兽直接轰飞出去。

  巨大的威势使得岳宏天诧异地向这边看来,但他没有发现异常,狠狠瞪了玄脉一眼。

  玄脉虽然刻意隐藏,但身上的脉络纹身作用发出的罡气完全是变异后的,威力大了数倍。

  短短半天时间,就把殿内的三阶妖兽全都驯服了。

  而此时,也已经驯服全部三阶妖兽的岳宏天正嫉恨地看着。

  “这小子在外门就压他一头,到了内门,还是压着他一头。”岳宏天气的牙痒痒。

  玄脉把第二殿里的三阶妖兽全都试炼了一遍,执事远远看着,叫道:“玄脉,岳宏天,你们二人可以进入第四五殿和中阶妖兽试炼了。”

  其他新弟子都羡慕地看着两人,和比自己修为高的妖兽试炼才能得到提升,可惜他们自己实力不行。

  岳宏天冷冷看了玄脉一眼,向高阶妖兽所在殿走去。

  作为这批新弟子中的佼佼者,他自然不愿让其他人夺了风头。

  按照凌天门以往规矩,外门新晋弟子中表现优异的将来会有机会进入剑宫学习。

  凌天门绝学碎玉剑法五层之前,威力不大,六层才产生质变。而要想学习六层以上就要进入剑宫学习。

  只有在剑宫学习了碎玉剑法六层以后功法,才算真正成为凌天门肱骨力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