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脉虽然明知道白泽包藏祸心,但却不得不前去。

  一路到了哪里,面前出现了一片池塘。这片池塘比他们修炼的演武场还要大,而在池塘中正有着一些奇怪的花木。四周都是荒凉的沼泽,这一片池塘显得很是突兀。

  玄脉正在看着,只见一个掌管仙草池的执事走了过来,愕然看着他道:“你是来做任务的……外门弟子?”

  点点头,恭恭敬敬说道:“弟子玄脉,前来做任务。”

  “玄脉……。”执事眼里闪过一丝惊诧,随即恢复正常,道:“仙草池里面凶险无比,你自己小心点,进去吧。”

  说罢就离去了。

  执事看出不对,但显然不愿多管闲事,心中疑惑这个新弟子不知得罪了何人,居然被派往仙草池做任务。

  玄脉慢慢走了进去,一进去才发现,这个池塘在外面看着不大,但到了里面却茫茫无际。

  池塘中,淤泥处处,一不留神就会陷入淤泥里。而在四周正有着许多颜色形状怪异的花木,散发阵阵清香。

  29酷:%匠!。网Z%永j久“/免N费看小K说A*

  这些花木都是丹师专门培植的,本就富有生机,再加上这片沼泽浓郁的元气,置身其中如沐甘露。玄脉不知不觉就走出了很远。

  里面茫茫无极,玄脉小心翼翼地向前面走去。

  突然玄脉眼前一亮,在他前面不远处,正有着一株白色的小树,上面结着白色的果子。

  那白色的果子样子奇特,透着灵气,一望便知是仙果。

  随之,玄脉却愣住了。在那颗仙果下面,正有着一条黑色的巨蛇昂着头,吐着信子,凶恶地看着他。

  那巨蛇周身笼罩着一层白色雾气,周围元气浓郁,境界应该不低于胎息。玄脉虽然身上有脉络纹身,但面对巨蛇,并无胜算。只好僵持着。巨蛇蜷缩着,愤怒地吐着巨大的信子,足有三丈长的粗尾在沼泽里游动。

  天慢慢黑了。

  池塘上空元气越来越浓郁,巨蛇周身白气弥漫,很快整个大泽都要被白气掩盖。

  玄脉不能再等了。望着四周越来越浓的白气,他终于下了决心。

  脉络纹身显露,筋骨毕露,如龙蛇缠绕,周身妖异青光一现。极速向那白色果子扑去。扑倒果子跟前,立即伸手将果子摘下。

  那只巨蛇愤怒地嘶吼着,猛然张口喷出一股白气,粗长的尾巴狠狠一甩,啪地一声,打在玄脉身上。

  周身脉络纹身如同遭到重击,光泽一黯,几乎快要裂开。这一下,竟然被辟谷境界高手发出的力量还惊人。

  不好,是辟谷境界灵兽。

  玄脉暗吃一惊,极速向外就逃。但那股白气喷来,一股腥臭扑鼻,胸口一堵直接被砸入淤泥中。

  巨蛇尾巴啪啪又是两下抽在身上,身体感觉要裂开般,哇地张口喷出一股鲜血。

  几道巨大的力量从池塘里传来。重重地轰击在巨蛇身上。巨蛇庞大臃肿的躯体一震,向后缩去。

  池塘中,草木摇曳。一个黄衣少女飞了过来,抓住玄脉摔了出去。

  四周响起了数道急促声音:“柳师妹,小心。”

  万剑一和两个弟子提剑跃出,护在柳素衣前面。

  柳素衣清丽脱俗的面上,一双眼睛正紧张地看着玄脉。

  “玄脉,你没事吧?”

  玄脉脏肺震荡,口中流血,却露出微笑,第一次感受到了被人关心的温暖。

  万剑一不悦地说道:“师妹,我们该回去了。”

  柳素衣关切地看着玄脉,道:“万师哥,你们先回去吧,他受伤了,我留在这里照顾他。”

  “师妹,你……。”

  万剑一愤愤看了柳素衣一眼,一挥手和那两名弟子离去了。

  玄脉受了重伤,柳素衣将他带回外门,又给了他两颗内门炼制的疗伤丹药,才离去了。

  玄脉躺在空荡荡地屋里。

  “白泽。”

  狠狠一拳砸在地上,玄脉面目狰狞可怕,似乎又回到了在启元门恶战时。恨不得一拳砸烂那张憎恶的脸。

  想到差点送了性命,玄脉胸中怒火升起,再难容忍。拿出那颗仙灵果。心道既然白泽不容他,大不了鱼死网破,也不能便宜了白泽,塞进嘴里。

  刚塞进嘴里,就听到外面传来白泽的声音。

  “玄脉,仙灵果采来了吗?”

  白泽走进来,下一刻,眼睛立即瞪大了,惊愕地看着正在狞笑吞咽仙灵果的玄脉。

  “好哇,玄脉……你,你竟敢偷吃仙灵果,看我不打死你。”

  白泽恼羞成怒,猛然一掌向玄脉拍去。

  玄冥掌四重。

  元气经脉络凝结成罡气外放,强大的力量涌来。

  玄脉直接发出玄冥掌四重,脉络纹身作用变异罡气犹如飓风狂卷而出,一下子就把白泽打得飞了出去。

  白泽的身子重重摔在演武场上,哇哇口吐鲜血,脸色苍白,整个人都懵了。

  这是玄脉,那个新人吗?怎么会突然发出玄冥掌四重?

  整个外门数百弟子,除了长老执事白泽等人,根本没有一个人练出四重玄冥掌。

  玄脉走过去,一脚踏住白泽胸口,面色狰狞可怕,犹如煞神一般。

  瘦猴和其他弟子全都惊呆了。

  没有人能想到一个新入门几个月的弟子竟然偷偷练出了玄冥掌四重。

  “靠,这小子是妖孽天才啊。”

  瘦猴喃喃自语地说道。

  此时白泽才是惊怒攻心,痛苦地呻吟着,绝望而又不相信地看着凶神恶煞般地玄脉。

  “玄脉,就算你练成了玄冥掌四重,你偷吃仙灵果也是犯下罪,执事一定会惩罚你。”

  “哼,执事惩罚,还是先看看你怎么死吧。”

  玄脉狞笑着,挥掌准备拍过去。

  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索性豁出去了,打不了鱼死网破。

  是可忍孰不可忍。

  “玄脉,住手。”

  一道声音传来,只见赵敬之执事走了过来。

  “玄脉,你学会了玄冥掌四重?”

  赵敬之脸上的表情迅速变化,由讶异到欣喜。能在这么短时间学会玄冥掌四重,整个外门也找不出一个。

  外门能出一个悟性高的弟子,他这个执事脸上自然也有光,所以赵敬之虽然看到心腹白泽的惨状,却还是顾不得了。

  “很好”赵敬之执事换上了一副微笑:“玄脉,从今天起你不必做任务了,专心修炼。”

  白泽脸色瞬间灰败如纸,黯然地低下头,他知道自己完了。

  赵敬之说罢,狠狠瞪了白泽一眼,转身走了。

  白泽惊恐地看着玄脉,没了执事庇护,此刻就算玄脉杀了他,赵敬之也不会管。

  在一个玄冥掌四重面前,白泽如蝼蚁般微不足道。外门可能会出十个白泽,但不会出十个玄脉。作为宗门执事,自然会考虑人才的选拔。

  “玄脉,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最后关头,求生的欲望使得绝望的白泽疯狂求救。

  只要玄脉这一掌下去,白泽必死,但玄脉现在还不想多树敌。

  狠狠一脚踏住,喝道:“今天就饶了你的狗命,滚吧。”

  白泽爬起来,抱头鼠窜。

  演武场上,所有弟子全都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他。先前挑衅的岳师兄一伙更是目瞪口呆,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玄脉捏起拳头,淡淡道:“岳师兄,你还要让我做靶子吗?”

  “那个……误会,误会。玄脉师……兄,以前都是误会。您大人大量别见怪。”

  岳宏天一脸惊恐结结巴巴说完,带着同伙灰溜溜走了。

  “玄脉师兄,你是不是有什么秘诀,怎么这么短时间就练出了四重?”连瘦猴也改口叫师兄了。

  “嘿嘿”看着四周道道崇拜羡慕的目光,玄脉故意卖起了关子。

  “秘诀嘛,当然有。”

  “真的?”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亮,跟着瘦猴反应最快,扑通一声跪下,喊道:“玄脉师兄,你快教教我吧,我现在就拜你为师。”

  这一下提醒了其他人,顿时所有人都扑通跪下,一齐求玄脉收徒。

  瘦猴瞪着众人:“玄脉师兄今天起就是咱们师傅,谁他妈的不长眼,别怪岳某不客气。”

  这人在众人中实力最强,转变得最快,其余人自然没有异议。

  顷刻间,场上众人欢声雷动,全都叫着师兄。

  玄脉望着众人,他之前在凌波殿中已经将玄冥掌修炼方法全部学会,因为脉络纹身外置,元气直接进入脉络运行,清晰了然。对运行路线和方法完全了如指掌,所以学起来一遍就会。

  此时,就将一套玄冥掌法技巧方法深入浅出,详细讲了一遍。众人听着,纷纷点头,各人都觉受益匪浅。

  这番下来,到下午,玄脉已经成了众人眼里崇拜对象。

  玄脉自己也没闲着,偷偷把玄冥掌五重也修炼成功了。

  不过,五重却没有声张。他在短时间练出四重已经让众人惊叹,如果知道连五重也练出来,恐怕那些长老执事会怀疑。

  五重玄冥掌,已经称得上人品功法了。外门弟子一般都是地品功法,完全是天地之差。

  如此过了几月,那些弟子在玄脉指点下也都进境神速,大部分都练出了玄冥掌三重。

  演武场上,玄脉正在修炼,岳宏天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

  “玄脉师弟,听说那些废物在你指导下都练出了玄冥掌三重?”

  “岳师兄,有话请讲。”

  玄脉冷冷说道,知道这小子肯定没安好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