邋遢少年同情地看了他一眼,迫不及待地收拾东西,连道别都没有就离开了。

  峡谷冷风阵阵,只剩下玄脉一个人了。

  恐怕邋遢少年等人都不会想到,这正合玄脉心意。

  不过,玄脉得罪了白泽日子开始不好过起来了。以前白泽每次来只要采集的数量够,就算心里再不满最多瞪玄脉一眼就离开了。

  邋遢少年一走,白泽第二天就来了,冷冷地说道:“玄脉师弟,执事有命令,明天要多加两个人的采集量。记住了,不许偷懒。”

  玄脉一惊,道:“白泽师兄,每天只能中午一点时间,三个人的采集量根本完不成。请师兄体谅。”

  “哼,玄脉,你才入门几天,竟敢违背执事命令,是不是要尝尝执法殿的滋味?”

  白泽恶狠狠地威胁道。

  玄脉只得暗暗气愤,明显白泽是因为他不孝敬东西故意报复。

  心中愤怒,捏紧的拳头几次又松开。玄脉以为进了这威名远扬的凌天门,会在没有欺凌。却没想到这里和启元门一样,处处是欺凌。

  看着白泽那令人憎恶的冬瓜脑袋,恨不得一拳砸过去,砸个稀巴烂。

  理智让玄脉慢慢冷静下来,这里毕竟是凌天门重地,杀了白泽,自己也必定逃不脱。

  玄脉按住愤怒目送白泽离去。就算对方故意整他,也毫无办法。

  第二天,他早早来到寒潭边,三个人的采集量仅仅中午时间肯定不够,而早晚却是寒潭最阴冷的时刻。

  咬牙跳进去,顿时彻骨的奇寒让玄脉身体差点冻住了。

  在跳下去的一刻,周身脉络纹身显露,体内脉络运行,一股热流流淌。但仍然无法抵御奇寒。

  整个身体脏肺,从骨髓里面冷到了极点。根本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估计普通人进去就会被冻死。

  玄脉咬牙苦撑,勉强靠着脉络纹身的力量支撑着,潜到潭中用剑切割起来。

  这一天玄脉只完成了一半,结果第二天白泽就来了。

  “玄脉,看样子你对执事的命令置若罔闻,居然只完成了一半。哼,难道你不怕执事惩罚吗?”

  白泽冷冷喝道。

  “白泽师兄,一天完成三个人采集量根本不可能,请师兄明察。”玄脉忍住怒气,低声下气地说道。

  白泽眼神一冷:“哼,还敢顶嘴,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今天没完成任务,再加罚一个人的采集量,再完不成别怪师兄无情。”

  说完骂骂咧咧地走了。

  玄脉捏紧拳头,狠狠地一拳砸在地上。

  他刚回到茅屋,就听见谷口传来一阵脚步声。

  “哈哈,绝情师兄,听说寒玉师弟回外门了。这里就只剩下一个新来的。今天我们可不用顾忌。”

  “不错,寒玉师弟可是胎息境界,有他在我们还忌惮。没他那就……。”

  ……

  伴随着一阵哈哈大笑,一群人走了进来。

  玄脉走出来,愕然看着,那群人里面竟然有柳素衣。他在这里一个月了,第一次看见外人进入。

  “小子,你就是新来的那个弟子玄脉?”

  为首的一个脸色蜡黄的青年盛气凌人地问道。

  “弟子正是新来的,不知各位师兄来此何为?”

  玄脉客客气气问道。

  柳素衣向他微笑道:“玄脉,这些都是我的师兄,我们要去峡谷里面寻找冰龙,待会儿白泽来了,你可别告诉他。”

  冰龙?

  凌天门传说中,万年寒潭附近有冰龙,乃是圣兽,据说得到冰龙晶核就能使境界提升。不过却从来没有人见过。

  宗门严禁不相干弟子闯入万年寒潭,但仍然有些弟子会偷偷前来寻找。

  玄脉没有想到的是邋遢少年竟然是胎息境界,相处一月,邋遢少年整日呼呼大睡,也不见修炼,居然是胎息境界高手。

  “小子,我们进去,等下白泽来了你别告诉他。”

  蜡黄面色的是柳素衣的师兄万剑一,这群人里面他实力最强,一般普通弟子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玄脉微笑着向柳素衣点头答应。就冲着柳素衣,他也会答应。

  柳素衣打量着四周,关切地说道:“玄脉,这万年寒潭不是人呆的地方,等过段时间,我去向赵敬之执事求情,让你回去。”

  万剑一本来脸色平常,但在柳素衣和玄脉说话时脸色顿时难堪了。

  “柳师妹,一个新来的弟子,何必管他,我们快进去吧。”

  万剑一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一群人便向峡谷里面走去。

  玄脉虽然对那冰龙好奇,但他可没有那闲工夫,今天的任务还在等着他。

  来到寒潭边,周身脉络纹身显露,体内热流流淌,跳了进去。

  经过一月多磨练,玄脉逐渐开始适应寒潭,现在他已经可以在里面呆两个时辰了。

  紧张地一阵忙碌,置身寒潭中的玄脉渐渐忘了外面的一切。

  直到傍晚白泽突然来到。

  “玄脉,今天的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

  白泽望着从寒潭出来的玄脉暗暗奇怪,这小子还是新人,丝毫没有功法基础,怎么没有被寒潭冻死?

  之前,曾经有得罪白泽的新弟子被冻死在寒潭里,尸骨无存。

  白泽咬牙切齿,只恨玄脉不识好歹,捞不到一点好处。之前来这里的新人那个不敢给他孝敬。

  “这小子不识好歹,那就让他冻死在寒潭中吧。”

  暗暗打定主意,白泽脸上露出一丝捉摸不定的笑容。

  “玄脉,刚才内门长老派人来说明天需要大量寒玉,执事让我转告,让你今晚下潭采集。”

  “今晚下潭采集?”

  呼地一下,怒火无法抑制地涌了上来,晚上寒潭寒气比白天还甚,下潭采集,无异于送死。看来白泽是故意想害他性命。

  玄脉就算再能忍也忍不住了。

  “白泽师兄,晚上下潭无疑送死,请师兄回去转告执事,弟子无法完成。”

  “你……你敢违抗执事命令?”

  白泽没想到一向唯唯诺诺的玄脉竟然不听从了,顿时脸色一冷。

  “哼哼,违抗命令在凌天门可是大罪,看来我只好代替执事教训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白泽说着,眼里闪过一丝杀气,手掌抬了起来。就要对玄脉下杀手。

  在这空旷无人的峡谷,杀一个新弟子,对白泽来说比碾死一只蚂蚁更容易。

  眼看白泽手掌抬起,掌心光芒隐现,就要对玄脉出手。

  远处峡谷深处突然响起了脚步声,一群人直奔而来。

  白泽怏怏地收回,那群人很快就到了跟前,是刚才进去的万剑一一行。

  “万师兄,柳师妹……。”

  白泽是外门弟子,外门弟子地位远远不如内门弟子,但此时是在万年寒潭,在这里是外门说了算的。白泽不用想都知道万剑一等人是偷偷溜进来,寻找冰龙。

  震静下来之后,白泽把怒气全撒到了玄脉身上。

  “玄脉,你不知道外门有规矩,万年寒潭除了做任务,其他弟子一律不准进入吗?”

  白泽气势汹汹,说话的语气已经不是一般的怪责,而是问罪。

  “弟子不知这里规矩,请师兄见谅,也请师兄告知,以后也好避免再犯。”

  玄脉低声说道。

  “哼,还敢犟嘴,交代你的任务按时完不成,竟然又私放外人进来。玄脉,我看你是不教训不知道厉害。”

  冷哼声中,白泽右掌一抬,猛然向着玄脉身上轰去。

  玄脉丝毫不作抵抗,被直接轰飞出去,爬起来嘴角渗出鲜血。

  白泽目光阴沉,走过去抬腿就是一脚把玄脉踢得滚了出去。

  “小子,竟敢不服管教,今天不让你吃点苦头,你不知道天高地厚。”

  抬腿又要踢,只听一个清脆悦耳的嗓音叫道:“住手。”

  柳素衣走了过来,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中扶起玄脉,关切地说道:“玄脉,你没事吧?”

  “谢谢柳师姐。”玄脉站起来,愤怒地看着白泽,捏拳的双手颤抖。仿佛又回到了在启元门受人欺负的日子,捏紧的拳头松开,又握紧。

  这一拳只要砸出去,眼前那张可憎的脸就会彻底消失。

  ◎*最…●新章@q节上酷vu匠iR网

  柳素衣望去白泽,说道:“玄脉才进入宗门,规矩还不懂,白师弟为何不告诉他,反倒这样对他?”

  “柳师姐,这是外门的事,与你们内门无关吧。玄脉私放外人进入寒潭,就是犯了外门规矩。”

  白泽冷冷说道,一点儿都不怕柳素衣,毕竟外门规矩在这里,外人闯入玄脉没有阻止就是犯了规矩。

  “哦,这么说来白师弟是不会放过玄脉了?”

  “这是外门的事,请柳师姐不必过问。万年寒潭非外门做任务弟子,旁人禁止进入,各位请便。”

  白泽语气丝毫没有因为面对外门弟子而畏惧。他可是执事的心腹,柳素衣等人不过是内门一般弟子,自然不畏惧。

  “哼,白泽,看来你没把内门弟子放在眼里啊,是不是连我们也要惩罚?”

  一直未出声万剑一冷冷说道。

  从刚才柳素衣去搀扶玄脉起,万剑一的脸色就很难堪,看向玄脉的眼里也充满嫉妒。不过听到白泽如此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也忍不住动怒。

  “万师哥息怒,这件事自然责任在玄脉身上,与内门众位师兄无关。”

  万剑一实力接近辟谷境界,白泽掂量了一下,还是不敢过于逼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