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师兄爆发出一阵冷笑:“柳素衣,要怪就怪你命苦吧,只有杀了你们,这个秘密才能永远埋在我心里。将来我会进入剑宫学习,成为高级弟子,只好对不住三位了。”

  两道剑光同时发出,一青一白相互绞杀,泛起一团剑影。

  乔师兄出剑的同时,柳素衣也出剑了,两人是师兄妹,同为内门弟子,但实力相距却很大,柳素衣发出的白色剑光只持续了片刻,就消散了。

  乔师兄眼神一冷,猛然向柳素衣下了杀手。

  “碎玉五层。”

  黑暗中,青色剑光忽然周身腾起一片青色幻影,层层叠叠,犹如千百口剑猛然向柳素衣罩下去。

  在看到青色幻影出现的瞬间,柳素衣眼神黯淡了,作为同门,她完全知道碎玉剑法五层的厉害。

  层层叠叠犹如波浪般的剑影罩住柳素衣,柳素衣手中长剑剑光被压制下去,闭目待死。

  暗处的玄脉心中猛然一跳,刚要去救,忽然空中层叠的剑影散去了,乔师兄大叫一声弃剑倒了下去。

  只见那乔师兄倒地不断痛苦地翻滚嚎叫,眨眼功夫竟然一命呜呼了。

  柳素衣茫然看着,一脸惊愕。

  连玄脉都惊呆了。

  过了一会儿,柳素衣才大胆走过去察看,却见乔师兄已经死去,口眼歪斜嘴角渗出鲜血,模样十分可怕。

  一阵风吹过,四周林声呼呼,地上三具尸体。柳素衣握剑的手心出汗,紧张地喊道。

  “玄脉,你还在吗?”

  玄脉跳了出来,此情此景禁不住一阵紧张。

  柳素衣看到玄脉才放松了一些,仔细察看了一会儿,说道:“乔师兄应该是先前中了毒,刚才打斗中毒性突发死于非命,玄脉,今日之事日后切不可对人讲出去。你明白吗?”

  玄脉点了点头。他到现在还似懂非懂,当然不会说出去。

  两人就在旁边用剑挖了几个坑,简单埋葬了三人,忙到天明。不敢停留,匆匆寻路出去。

  出了山脉,路上柳素衣已经详细问过玄脉情况,玄脉只说父母早亡,孤身一人,打猎为生。经过昨晚一夜,柳素衣对他已有好感,沉吟道:“玄脉,我要回宗门了,你孤身一人,不如入我们凌天门吧。将来有师兄弟照顾,胜过你一人。”

  玄脉此时正愁天下之大无处可去,闻听欣然答应,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修炼废物,尝到了到强大滋味,更是渴望自己变强。能入凌天门这样的大宗门当然求之不得。当即跟着柳素衣向凌云宗而去。

  凌天门位于乙州中部,和灵鹫山遥遥相望,中间隔着一条洛河。

  柳素衣带着玄脉一路不停,不几日就回到了凌天门。远远看见山门口一个白衣少女站在那里。

  “玄脉”柳素衣脸上顿时紧张起来,低声说道:“那边是掌门的女儿凌沐仙,等下过去小心点,千万别惹她。”

  那白衣少女看见他们两人,转头望来。

  两人走到跟前,玄脉低着头,他带着黎龙给的易容面具,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的乡下小子。

  “柳素衣,怎么回事,这人是谁,你为何把外人带进来?”

  凌沐仙冷冷说道,只瞟了玄脉一眼,目光就转向远处。清丽脱俗的面上冰冷无情,像一个冰美人。

  刚才还神采飞扬的柳素衣在凌沐仙面前,似乎矮了一截,低声说道:“师姐,他叫玄脉是附近村子猎户,想进宗门学习修道。”

  “不过一个普通人,居然亲自引荐……。”凌沐仙哼了一声,没有看他们转身走了。

  凌天门这样的大宗门,每天都有很多人来拜师入宗,并不奇怪。只是能让一个内门弟子亲自引荐很少见,所以凌沐仙显然有点不解。

  柳素衣目注她走远,才带着玄脉走进宗门。

  凌天门是乙州地界最大的一个宗门,掌门凌沧海据说剑道已入化境,实力深不可测。宗门最出名的是剑宫,能进入剑宫的都是妖孽级别的天才人物,而一旦进入剑宫,便会有机会得到天品功法。

  那个乔师兄就是为了进入剑宫,不择手段,最终送了自己性命。

  进了宗门,柳素衣边走边向玄脉介绍。凌天门不愧是乙州最大的宗门,宗门所在建筑高大气派,殿宇重叠,里面九曲回廊曲径通幽,颇有气势。

  柳素衣一路向玄脉介绍,很快就到了外门招收弟子的乾元殿。乾元殿是专司考核新弟子入门的地方。

  走进殿中,只见前面竟然围着很多人,都是来拜师入门的。

  “所有来入门的弟子都把手掌放在灵石上,依次走过去。”

  此时,一个面目慈祥的老者正对一群人说道。在所有人前面,殿中有一块黑黝黝的石头。

  柳素衣急着回去复命,吩咐了几句就离开了。

  玄脉跟在人群后面向那块黑黝黝石头走去。

  只见前面一个少年手掌按在灵石上,那老者忽然露出喜色,点头道:“天赋乙等,你叫什么名字?”

  “弟子云重。”少年恭恭敬敬地回答。

  “云重,唔,从现在起你就正式成为凌天门弟子了,去外门找执事报道去吧。”

  那老者说完,少年顿时大喜,飞奔而去。

  能进入凌天门是附近村人梦寐以求的事,倘若有那家考核不通过,无法进入。会被认为是整个家族耻辱。所以少年内心欣喜若狂。

  时间过去,前面的人群越来越少,轮到玄脉了。

  他走过去照着前面人的样子把手掌放在灵石上,一股奇异的感觉从体内那两条新冒出的脉络上传来。

  慈眉善目的执事低头察看了一下,忽然露出愕然之色,抬头看着玄脉,脸上的神情很奇怪。

  “你………?”

  玄脉手掌按过,石头上平静如常,丝毫没有起一丝波澜。

  而一般普通人即使一天没有修炼,灵石也能感应到丹田对元气的掌控程度。

  玄脉本来就是六脉绝灵体,丹田无法储存掌控元气,所以灵石的反应也是正常。

  不过像玄脉这种六脉绝灵体是很罕见的,那老者一时也没有想到。

  “从没有见过这样丹田连一丝灵气都无法掌控的人。”

  执事心中惊异,但当他刚要说出考核不通过时,忽然眼睛看向灵石,露出了诧异。

  黑黝黝的灵石上面,忽然出现了一丝丝纹路,若隐若现。

  更,…新}(最)R快上M酷iu匠网e

  这是什么?

  执事愕然地看着,片刻思索后,做了决定。

  “玄脉,你考核灵气不稳,暂时收你为外门弟子,一年后再复核。如果那时灵气还不明显,就逐出宗门。”

  半小时后,玄脉来到外门向外门执事赵敬之报道。

  随后玄脉就被安排了修炼任务,去凌天门后面的万年寒潭采集寒潭玉。万年寒潭中的寒潭玉是炼制飞剑等一些法宝的材料。

  赵敬之执事喊来一个叫万九真的胖乎乎青年领他去。

  到了宗门后山,万九真一脸嘲讽地呵呵说道:“玄脉师弟,就到这里了,执事可是给你安排了一个好差事。嘿嘿。”

  听到万九真话音里面有话,玄脉一愣,他自然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不妥,客客气气地向万九真请教。

  万九真道:“师弟,不瞒你说,这万年寒潭采寒玉可是苦差事,除了你们这些新入门的没人去。”

  “师兄,能否说说怎么个苦法?”玄脉忍不住好奇的问。

  万九真嘲弄地看了他一眼,道:“好吧,看在同门份上,我就告诉你吧。万年寒潭顾名思义,哪里一年四季奇寒无比,常人呆上一夜都能冻死。更别说采集寒玉,还要下到潭中……咳,反正有你受的。”

  玄脉这才有点意识到,估计这任务是长期的,而且是没人去的。心里暗叹,不知道执事怎么就挑上了他。

  万九真看着玄脉一副乡下小子模样,心想这小子要不了多久就会哭爹喊娘地喊着要回去。

  “嘿嘿,有这小子受的。”

  眼看前面到了万年寒潭边,万九真怕冷,索性简单地指了指,拍屁股走人了。

  万九真一走,玄脉才注意打量周围的情况,面前是一个峡谷,距离峡谷还远,就感到一股凛冽的寒气扑面而来。

  慢慢走过去,峡谷的全貌呈现在了面前。

  这峡谷并不大,四周都是绝壁,唯有一条入口。峡谷里面虽然无风,但是一走进去,顿时就感到一股奇寒彻骨的感觉,冷入骨髓的那种感觉。

  别说在这峡谷长期住下去,就是呆上半天也非冻死不可。

  走进万年寒潭,只见那潭水蓝幽幽一片,凛冽刺骨,上面笼罩着寒气。望一眼就让人心生害怕。

  “喂,你是新来的弟子吧?”

  一道声音突然响起,玄脉忙转过身这才注意到在南边紧靠峡谷有一个简陋的茅屋。他只顾着看那潭水,竟然没有发现茅屋。

  此刻,茅屋前面一个衣着邋遢的少年正懒洋洋地看着他。手里拿着一条烤熟的鱼在吃。

  “见过师兄。”

  玄脉客客气气地行礼道。

  “咳咳,到了这里就别讲究那些客套了,我叫寒玉,这寒潭明天起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干嘛那么严肃,来吃块鱼。”

  呼地一下,少年手里吃了一半的鱼飞了过来,刚好落在玄脉面前。

  玄脉捡起来看着少年那殷切的目光,皱着眉头吃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