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沙沙,外面那些人怒骂不已。

  仔细察看体内,经过刚才一番恶战,周身脉络纹身上的氲氲红光正在变淡,显然也快撑不住了。

  那条刚打通的中脉在快到尽头时停滞了。

  怎么办?如果强行将体内残余精血注入中脉,彻底打通中脉,强行提升或许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力量。但也意味着,耗尽精血,油尽灯枯。

  玄脉狠狠一拳砸在竹子上,震得整个竹林都在颤抖。

  随即玄脉做出了决定,与其在这里等死。不如豁出去拼一把,就算死了也拉几个垫背的。

  脉络中精血缓缓注入中脉,之前只要精血注入,就有变化,但这一次却如石沉大海,毫无反应。

  继续注入,玄脉孤注一掷了,额头腾腾冒出热气,周身散发着一层妖异光泽。脉络纹身龙蛇缠绕沟壑毕露,清晰可辨,连每一丝纤毫都一目了然。

  俊美的脸上因为狰狞,扭曲,散发可怕的杀气,整个人仿佛一尊远古洪荒中的魔神。

  过了一会儿,当最后的一丝精血注入中脉。

  奇异的感觉突然升了上来,周身通泰温暖如春,原来阻隔的脉络尽头一股暖流涌出。

  玄脉整个身体如同浸润在温阳中,体内涌动磅礴的力量。脉络纹身呈现妖异的青色,仿佛一条精雕细琢的巨龙呼之欲出。

  身体涌动一股渴望爆发的欲望,轻轻一拳砸去,整个竹林都撼动了。

  玄脉不再迟疑,走了出来。

  “玄脉,你这废物,快受死吧。”

  “废物,快说出你身上的天品功法。”

  ……

  四周顿时响起怒骂声,没等所有人醒过神来,玄脉如魔神出世,怒吼一声双拳砸去。

  轰,强大的力量犹如飓风袭卷,一下子卷过去,上百道光拳狂飙而去,直接把站在前面的数十名弟子轰飞出去。

  双拳轰击过去,炫霜殿根本来不及反应,就飞了出去。

  完全是无法想象的力量,整个场上所有人都骇住了。

  “玄脉这小子怎么突然又变强大?”

  雷云长老和其他执事面面相觑,在炫霜殿直接被轰飞后,全都吓得躲开了。

  玄脉就像一尊魔神,浑身散发妖异青光,拳头接连轰出,狂暴凶猛的力量所到之处,摧枯拉朽一般,成片的弟子被轰得血肉模糊。

  炫霜殿抹了一下嘴角渗出的鲜血,眼里闪过一丝狞笑。

  长剑上弥漫一层青气,笼罩整个剑身,宛如一条青龙忽地向玄脉斩来。

  凌云剑法六层。

  青龙活灵活现,锋芒毕露,带着狂厉的杀气插进光拳中央。

  金色光团瞬间一滞,随即一道白色漩涡从玄脉身体涌出,将巨大的青龙吞噬了。

  炫霜殿眼里露出无法置信,下一刻,光拳砸在身上直接飞了出去。

  上百道光拳持续向前狂飙,犹如飓风袭卷而过。

  一波二波三波……。

  雷云长老眼神随即黯淡了,玄脉像魔神一样无情杀戮,所向披靡,惘顾执事和卢大优执事都被轰飞出去。

  离山门口只有一步。

  一步,玄脉就要逃出启元门了。

  玄脉踏出了这一步,就在这时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玄脉,不得放肆。”

  炫元宗。

  启元门宗主炫元宗出现了。

  那道身影出现的刹那,玄脉心头一震,猛然停下来。面对这个他曾经在心里恨了无数遍的人,心头大乱。

  他曾经无数次恨他为什么把自己遗弃在外门,不问不管。

  炫元宗面无表情地看着,冷冷道:“你杀了这么多师兄弟,宗门法规难容。识相点,快说出天品功法。”

  天品功法。

  “哈哈哈,”爆发出一阵绝望的狂笑,玄脉以为这个人会为自己做主,却深深地失望了。

  痛苦地想,在他眼里,难道天品功法被一切都重要吗?

  亲情在他眼里难道真的不值一钱?

  炫元宗走了过来,猛然发出威力强大的一拳,向玄脉轰去。

  龙炎拳法五层。

  启元门三大功法之一,雄浑无比的力量排山倒海般涌来,玄脉头脑一片浑噩,直接被轰飞了出去。

  落在地上,张口哇地吐出一口鲜血,想站起来,却发现全身无力。他焚精续脉,强行提升,耗尽了精血,此时已经是油尽灯枯,生命垂危。

  玄脉逃出了启元门。

  但却再也无法动一下了。

  炫元宗冷冷扫过地上一片血肉模糊的尸体,右掌挥出。

  玄脉无力反抗,一道蒙蒙白光罩下来,只觉脑子里轰地一下,一片空白。

  “玄脉,你不说是吗,那我就用搜魂术搜寻你的灵识。”

  炫元宗冷冷说道,声音冰冷得如同是仇人。

  玄脉心中大惊,运起最后一丝气力想反抗,不过此时他已经是心力衰竭,根本无力反抗,眼睁睁看着炫元宗那冰冷无情的脸。

  他心力衰竭,生命垂危。此时炫元宗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轻而易举用搜魂法得到身上的秘密。

  炫元宗突然停下来,看着黎龙突然出现。

  “宗主,放过玄脉吧。”

  黎龙淡淡地说道,听不出一丝好恶,语气平静得像是对其他人。

  不知为何,炫元宗退了一步,冷冷喝道:“黎龙,这是我启元门内的事,你要多管闲事吗?”

  D看正{q版;J章2节H上b酷√◎匠网&

  “炫元宗,玄脉从小就被你遗弃在外门,你根本没有管过他。所以你也不配管他的事。”

  黎龙仍旧淡淡说道。

  “哼,黎龙,我劝你还是别多管闲事了,别忘了我们可是有约法三章。”炫元宗闷哼道。

  作为堂堂启元门宗主,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此刻却对黎龙似乎有忌惮。

  黎龙径直走过来,低头察看玄脉身体,微微叹息了一声,道:“炫元宗,玄脉焚精续脉,耗尽精血,已经是将死之人。他不会让你搜魂的,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炫元宗面色一变,低头看了一下,喃喃道:“他竟然自断心脉……。”

  玄脉眼看自己垂垂欲死,不肯让身上的脉络纹身落在炫元宗手里,自断心脉,封闭了灵识。就算炫元宗再施展搜魂术,也无法搜到他灵识了。

  黎龙叹息一声,抱着玄脉身体,走到山门口左守卫亭。

  只见玄脉双目紧闭,脉络全失,已经垂垂欲死。

  “唉,龙博,看来这都是天意啊。”

  黎龙默然良久,叹息了一声。他在山门坐了很久,忽然眉头一展点了点头,似是下了决心。

  将玄脉抱进亭内,双掌按在他气海穴上,掌心一股热流缓缓注入进去。

  黎龙不忍见玄脉就这样死去,决定用自己精血去救他。

  精血源源不断注入脉络,玄脉脸上苍白的气色渐渐有了变化。

  脉络纹身浸润着精血,本来已经渐渐黯淡的筋骨逐渐又清晰地呈现出来了。

  不知多了多久,天黑后黎龙还没有停下来。

  此时玄脉身体正在迅速恢复,脉络纹身如龙蛇突起,体内脏肺气机恢复,脸色也红润起来。

  玄脉身体恢复如常后,是第二天亮前,黎龙为了救他耗费了自己全部精血,生命将尽。

  “黎叔……。”

  抱着黎龙身体,玄脉痛苦地喊着:“你为什么要救我,让我自己死好了。”

  “黎叔……是我害了你。”

  黎龙忽然睁开眼睛,半天功夫,他脸上的精气消失,如同骤然老了三十岁,微笑着说道:“玄脉,好了,你不用再想这件事。我救你是应人所托,你身上的脉络纹身切记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趁天还没亮速速离开启元门。”

  “黎叔。”

  玄脉抱着黎龙,泪如雨下。

  这一刻,他从没有这样痛心,黎龙牺牲了自己给了他新的生命。

  “黎叔,你别担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玄脉喊道。

  他感受不到一丝重获生命的喜悦,有的只是无边的悔恨。

  黎龙艰难地摇了摇头,他耗尽精血,油尽灯枯,已经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

  “玄脉,我身上有两件东西。一件是面具,你戴上它离开启元门,去一个新的地方。还有一件是飞剑,可助你逃离这里。”

  黎龙艰难地从身上摸出面具和飞剑,面具是炼制的易容面具,戴上和真人一样。

  “玄脉,你站上飞剑,我教你御剑口诀。”

  黎龙艰难地说道,玄脉站上飞剑,含泪记住了口诀。

  回过头,黎龙已经阖然长逝了。

  “黎叔。”

  天就要亮了。

  天一亮,启元门那些弟子一旦发现玄脉没死。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玄脉重获新生,强行提升的效果已经过去,此刻的他根本无法抗衡炫元宗,更别说炫元宗。

  玄脉跪下对着黎龙磕头了三个头,将黎龙尸体抱到山门旁边的山坡上,草草埋葬了。

  将面具戴上,站上飞剑,念起黎龙教给的御剑口诀。

  嘶地一声,飞剑升空,随即向千里之外飞去。

  启元门。

  右守卫亭守卫模糊中看见一道飞剑光向远处极速飞去,顿时吓了一跳。飞剑是一些修为高深的强者才能炼制出来,别说外门,整个启元门都没有人能炼制飞剑。

  那守卫心道莫非昨晚有道行高深的强者来过,愣了一愣,随即不敢怠慢,向炫元宗禀报。

  “唔,知道了出去吧。”

  炫元宗冷冷地挥挥手,示意右守卫出去。

  右守卫走后,炫元宗走到门外。遥望远处天空,沉吟说道:“那小子没死,黎龙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