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在附近的外门弟子全都被惊动了,涌了过来。不过这样一来,炫霜殿和耳仪执事反而不敢造次了,毕竟他们两个金丹辟谷境届当众欺负一个化气境弟子多少说不过去。

  炫霜殿看见人群围来,立即转身离去,他是百年天才,自然不愿背上以强欺弱之名。耳仪执事狠狠地瞪了玄脉一眼,气的咬牙,也只得离去。

  “我没看错吧,玄脉这个废物怎么会和炫霜师兄决斗。啧啧,这可是怪事。”

  “这小子竟然能抗住炫霜师兄的五重气元拳,这?”

  “这个废物居然也会气元拳五重,可他只是化气境界啊……。”

  周围弟子脸上的表情戏剧性地变化,人人目瞪口呆。众人思维里早已习惯了那个百年练气废物,突然一下子被这匪夷所思的一幕惊呆了。

  玄脉更是惊异不已,真正意识到了自己身上神秘脉络纹身的宝贵,简直是一个宝藏,传说中的天品功法也不过如此吧。

  面对四周一张张匪夷所思,目瞪口呆的脸,之前这些人还是各种欺凌嘲讽侮辱,此刻全都露出畏惧。这种感觉太他妈的爽了阳光照在玄脉健美强韧的肌体上,焕发出妖异的雄健之美。那些外门弟子一个个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哈哈,众位师兄来得正好,刚才可是炫霜殿和耳仪执事以大欺小,众位都看见了。如果长老问起来还望众位师兄作个见证。”

  玄脉舒爽地长出一口气,仿佛长久以来受到的屈辱得到释放。

  那些外门弟子脸上的表情既尴尬又害怕,一个个惊讶的嘴巴里能吞进拳头。

  一个平时欺凌玄脉最多的弟子惊愕地问道:“玄脉,你刚才发出的气元拳五重?”

  气元拳五重,整个外门也只有金丹境界的炫霜殿才会。玄脉一个化气境界怎么会?

  “嘿嘿,易阳师兄,你们都说错了,我这只是气元拳三重隐藏功法。”

  玄脉清楚不能暴露自己身上的脉络纹身秘密,那是他的命根子,只好继续胡诌下去。

  “气元拳三重隐藏功法,那是什么鬼?”

  众人面面相觑,根本没有听说过气元拳三重还有隐藏功法。玄脉知道不能让他们有思考机会,继续说道。

  ”众位师兄,你们平时发出的气元拳威力只有一半,关键是隐藏功法,如果能成功激发出隐藏功法,三重足以抗衡一般四重五重。我也是无意中才发现的。”

  玄脉一番信口胡诌,说的差点自己都信了。那些外门弟子乍听之下全信了。因为所有人都亲眼看见玄脉以化气境界抗住了炫霜殿攻击。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气元拳居然还有隐藏功法?”

  周围弟子一片哗然,易阳平时欺凌玄脉最多,这时又怕又羡慕,嗫嚅着说道:“玄脉……师兄……那个,你能不能教我们怎么激发隐藏功法?”连称呼都改成了师兄。

  四周人群里顿时响起一片嗡嗡声,同时附和,人人一改之前对玄脉的轻视不屑,态度恭恭敬敬起来。

  这些人前倨后恭,这就是强大的作用,实力才是王道。要想让别人尊重,只要拥有强大的实力。

  握紧拳头默默地在心中说道,我一定要强大起来,要让那个人后悔当初将他遗弃。

  易阳一带头,其他平时欺凌玄脉程度低的弟子跟着一齐要求。人人脸上都一幅恭敬,和一月前截然相反。

  “玄脉……师兄,教教我们吧。”

  “玄脉师……兄,教教我们吧。”

  ……

  此时,玄脉虽然心里焦急,但也只能先稳住这些人,起码有这些人在炫霜殿就不敢动手。至于怎么逃出启元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玄脉望着众人,就把在修武阁指导那些弟子讲的功法又重复一遍。其实只是对功法运行脉络的梳理,但经过他深入浅出一讲,立即就有人恍然大悟。啊地叫了一声坐下修炼起来。

  其余人一看深信不疑,全都跟在玄脉演练起来,半晌后,忽然有人狂喜地喊道:“我突破三重了……哈哈,我突破三重了。”

  那弟子高兴的手舞足蹈,泣不成声,突破三重就能激动成这样,估计也是百年气元废物了。

  功夫不大,场上又有人欣喜地喊着自己突破三重了。一时间群情热烈,居然都忘记了玄脉说的隐藏功法。

  易阳本来就是三重,按照玄脉指导修炼了一会儿,只觉元气充盈,感觉有无穷力量,又惊又喜,喊道:“玄脉师兄,干脆我拜你为师吧。”

  这人虽然以前没少欺凌过玄脉,但他脾气耿直,一根筋,跪下就咚咚磕头。

  玄脉笑呵呵让他起来,说道:“你们照我说的好好练,一定都会激发隐藏功法。不过这件事最好别让长老知道,长老怪罪下来,我就不能再教你们了。”

  酷,匠网k5永qo久*免Q费MO看"》小7说

  众人一齐答应,人人激动不已。好像很快就能像玄脉一样拥有对抗气元拳四重五重的实力。所谓当局者迷,这情景如果被外人看见,肯定膛目结舌。无法相信一个化气境界竟然在教一群高阶弟子。

  易阳忽然吃惊地看向远处,玄脉扭头一看,心里直叫苦。

  只见远处,执事殿执事周显龙走了过来。

  糟了,一定是为龙涛易的死来的。玄脉心里发慌,却只得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外门弟子玄脉,请跟我走一趟。”周显龙执事面无表情地喊了一声,也不看玄脉,扭头往回走去。

  玄脉跟到执法殿门口,周显龙执事看了他一眼,说道:“玄脉,雷云长老在里面等你,进去吧。”

  听到雷云长老,玄脉一惊。雷云长老是外门专门负责考核惩罚弟子的,为人严厉冷酷,外门几乎所有人都害怕他。

  “请问执事,不知雷云长老找弟子何事?”

  “玄脉,你自己做的事还不知道吗,你竟然杀了一个进入筑基的准内门弟子?”

  周显龙执事面有怒气地哼了一声,能修炼到筑基非常不容易,整个外门数百弟子,几年才能出一个筑基。如今好不容易出了一个筑基,却死了。传出去,连外门那些长老都要受到宗门惩罚。

  所以周显龙执事的愤怒可想而知,跟龙涛易死并没多大关系,如果龙涛易只是普通弟子,估计没这么生气。

  踏进执法殿,就看见雷云长老面如沉霜,背手站立着。

  “玄脉,是不是你杀了龙涛易?”

  “长老冤枉啊,弟子只是化气境界,怎么能杀得了筑基境界?”

  玄脉知道杀死一个进入筑基的准内门弟子必死无疑,只能不承认,拖一时是一时。

  雷云长老转过身,死死盯着玄脉脸,想察看他是不是说谎,龙涛易和那三个弟子都惨死在玉竹林,没有目击证人。他也只是听修武阁弟子说的。

  真正知道真相的耳仪执事和炫霜殿因为私心,并没有说出来。

  所以雷云长老也只是怀疑,而且玄脉只有化气境界,杀一个准筑基境界,这也太离谱了吧?

  “哼,还不承认,龙涛易死在玉竹林,当时内门只有你在哪里,不是你杀了他还有谁?”

  雷云长老逼问道。

  玄脉叫屈:“请长老明察,当时玉竹林还有内门三位师兄在,弟子实在冤枉啊。”

  雷云长老面沉如水,没有说话。他已查到玉竹林当时还有三位内门弟子,龙涛易已死,没必要为一个死人去向内门问罪。

  沉吟了半天,雷云长老最后做出决定。

  “玄脉,罚你去悟道殿面壁,等这件事查清再说。”

  玄脉心里一松,暂时是逃过一劫,谢过雷云长老,周显龙执事将他带到悟道殿,锁上门走了。

  悟道殿是外门弟子犯错,面壁思过的地方,说是面壁思过,实则就是监禁。一旦被关在里面,少则半月,多则半年别想出去。

  殿内空无一物,黑沉沉,到处是蛛网锈蚀,潮湿阴暗。一般弟子关上半月,不死也快疯了。

  总算暂时安全了,对时刻处在危险的玄脉来说,反而窃喜。

  等到眼睛适应了黑暗后,玄脉简单清理了一下,在石床坐下,反正也无法逃出,索性闭目研究起脉络纹身。

  周身脉络纹身经过内门禁地血池浸润温养,已经凝润天成。龙蛇盘伏,筋脉清晰如蚯蚓,和肌肤浑然一体,呈现妖异的红褐色。

  筋脉中仿佛沉睡着一尊太古魔蛇,蕴藏着浩瀚的力量。似乎随时在等人唤醒。

  左手腕上的金龙手镯若隐若现,不同于之前的若有若无,现在更能感应到金龙的存在。

  脚心那两个红点形成的两道脉络愈发清晰,能清楚地看清每一处纤细处。轻轻运行元气,充盈的元气立即沿着两条脉络循行。

  两道白色漩涡包裹着脉络运行,汇聚,浸润,很快就形成了一道白色漩涡带。磅礴的力量随时呼之欲出。

  玄脉试了试,还是没敢发出,白色漩涡的威力他知道,担心会把悟道殿轰塌,那就麻烦了。

  现在玄脉也对身体里的变化基本了解了,体表脉络纹身是需要妖兽精血来提升境界。而体内那多出来的脉络,修炼的是威力巨大的人体漩涡技法。

  体表脉络境界越深,对应修炼的漩涡技法威力越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