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是刚才那两个男的叫来的人,他们追了上来,我瞪大眼睛,这时机挑得太好了点吧?

  林帆他们俩刚刚走,然后他们就找到了我,所以还是得我一个人面对他们十几个人。

  那两男的见我只有一个人,顿时嘚瑟起来了,特欠揍的上前,说:“跑啊,你们刚才不是挺拽的吗?现在怎么反倒逃跑躲着我们了,哈哈,不还是被我们找到了吗?”

  我看着他们一群人凶神恶煞的模样,不用想我都知道我不会那么轻易就能逃出去,虽然心情不怎么淡定,但是还是装着冷静的样子。

  你试试被十几个人拿着棍子围着看看?

  “废话这么多干什么,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跟你们拽的又不是我,而且,现在是你带着一堆人来打我一个人好吗?”

  我无语的撇了撇嘴,不知道这两个男人能不能被我用道理给忽悠过去。

  “哼,想耍我们?以为我们是那么好骗的?也不知道你们刚刚是多少个人打我们两个人了,现在好意思说我们以多欺少?”

  我感觉头顶上一群乌鸦飞过去,特无语的看着他俩,你们如果不好骗还能给我在这拖延时间?

  “大哥...我们仨加起来的年龄就顶你们一人的年龄好不...你们这才是以多欺少吧?”

  此话一出,他们身后的人纷纷喷笑出声,都被我给逗乐了。

  他们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指着我道:“你小子别给我瞎逼逼这么多!你要么现在给我们跪下求饶!要么就挨打!二选一!”

  我不禁笑了,回了句:“你们当我跟你们一样傻?我就是不选了,你们能把我怎么着?”

  他们恨恨的咬了咬牙,被我几句话击得有些恼火,终于不再被我绕的团团转了:“废话这么多,赶紧的,大家一起上,把这小子揍到他哭爹喊娘!”

  我不由得正色起来,我靠,他们俩够可以啊,不要脸到让一群人一起上打我?不知道爱护祖国的花朵啊!

  我见他们气势汹汹的上来,伸出手,叫停:“先别动手。”

  他们一脸狐疑的看着我,怕我又想整出什么幺蛾子来,说:“你又想干什么?”

  “这里是人家店里面,打扰人家做生意也不好,而且,弄坏了人家东西说不定待会还得赔呢,反正在这里也成,你自己带这么多人来,肯定是你们赔”

  我做出一副笑嘻嘻的样子,瞄了一眼周围的环境,似乎不怎么好跑出去。

  但是地形复杂,他们一群人行动也困难,我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想着逃跑的路线。

  他们琢磨了一下,皱着眉,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我想走在前面带路,可是他们非不给,怕我跑,哎哟,你当我傻呢?走中间不就是妥妥的被你们打吗?

  我拿起一个酒瓶就往他们那群人脑袋一砸,那力度绝对不能小,跟他们成年人打架,不是我伤就是他们惨!

  我连忙就跑了,那两个男的怒骂着:“我靠,我就知道这小子绝对是玩我们,追啊!”

  十几个人一窝蜂的就向我跑来,我连忙跑出去,还没跑几步,前面就挡着一个人,我瞬间就停下了,大哥您练轻功的啊?能一下子从那里飘到这里来。

  他在前面挡着我,要么我上去跟他打一架,打赢了就能跑,要么在这里干等着后面那群人上来打我。

  这不是废话吗,肯定得拼一把啊,坐以待毙那不是傻逼吗?

  我拿起啤酒瓶,那哥们以为我又砸头,已经做出了准备的样子,在我做个假动作砸下去的时候,他就伸手挡住了。

  我不屑的嗤笑一声,扯了扯嘴角:“以为我的招数那么容易被你摸透?蠢货!”

  我一记手肘打到他胸口上,然后趁他被我攻击得痛呼的时候,抢过了他手中的木棍,我还不知道这木棍的威力有多大,我就顺便拿他试验。

  我往他背上狠狠地打了一棍子,又在他肚子上踹了一脚,我在空中挥了几下棍子,笑道:“这棍子可以啊。”

  那哥们捂着痛处爬起来,我见状,直接一棍子打到他头上,他立马就晕了过去,我满意的看了他一眼,很好,解决了一个。

  我想立马逃跑,可是他们早就追了上来,我看着自己手中十分孤单的棍子,又看着他们十几个人拿着的十几根棍子,不又得为这根棍子默哀。

  老兄,辛苦了,你今晚得和我孤军奋战了。

  我知道,以我一人之力打倒他们十几个人是不可能的,只能一个个解决,我不等他们出招,我自己就先攻击,先下手为强!

  我纵身一跃,跳到了一个人的背后,狠狠地踹了他一脚,让他摔了个狗吃屎,然后我又收获了一根棍子。

  他们见状,知道一个人对付我胜算不大,干脆一起上,我大喊:“我靠,欺负小孩啊!”

  我抓住他们一个人就猛揍,也就打倒了几个人而已,最后还是被他们打了,身上挂了彩。

  我趴在地上,身上的校服有好多印子,狼狈不堪,脸上一大堆淤青的伤,那俩男的一副拽得能上天的模样,特不屑的踹了踹我。

  “哎,你刚才不是挺牛的嘛?你们不是还说什么,来多少打多少吗?”

  他们一脸的嘚瑟样,我什么话也不说,十足的失败者的落寞,他们蹲下来,捏了捏我的脸。

  一脸挑衅的样子,看着我就想咬。

  “小子,以后在外面别那么嚣张,今天只是给你小小的教训!”

  看他一副大人教训孩子的样子,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看着他大笑着离开,我对着他的背影吐了一口唾沫星子。

  我呸,都他妈什么人啊?十几个人揍我一个,还说什么小小的教训!

  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喃喃自语着,突然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疼痛,我哎哟哎哟的直叫唤。

  我一个人徒步走回家,看家里的灯还亮着,应该是姐姐担心我的安危没去睡觉。

  我刚打开门,就看见姐姐站在门口,看我浑身是伤的样子,瞪大了眼睛:“我靠,秦鑫,你...被他们揍了?”

  我现在一句话也不想说,点点头就坐到沙发上,她关了门,做到我旁边,说:“你刚刚在电话里不是说你们已经跑了吗?怎么你挨揍了?那其他那两个呢?”

  我看姐姐的样子明显就是想问陈子昂有没有挨揍,还捎上了林帆,啧啧,姐,其实你可以不用隐藏的,作为你的弟弟,我都很了解。

  当然,这些话我不能说,不然又得挨她一顿胖揍。

  “还不是你那通电话吗?你那通电话真神啊,一打过去陈子昂立马走了,然后林帆也走了,最后那群人就找到了我一个人而已,然后我就挨打了。”

  我是在叙述一件特真实的过程,可任谁都听的出来我是在说姐姐,如果没有你那通电话,我不会挨揍得这么惨...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拉着我就要往外走:“不行,你伤得这么严重,我要带你去医院,不然我不放心。”

  她刚好抓到我伤口的地方,也不知道她这手指甲多久没剪了,刚好陷到了我肉里。

  “哎哟哎哟,姐,你拽到我伤的地方了!”

  我把她的手扯开,她一听也连忙松了手,把我的袖子拉起来看看我的伤口,给我吹了两口。

  清凉的风吹在我手臂上,凉凉的,痒痒的,特舒服。

  “不然你帮我包扎一下就好了,去医院太麻烦了,大半夜的。”

  姐姐看了一下外面,又见我这伤势,好不容易的点了点头,她转身就去找药箱。

  \更…新VW最…快上^Q酷匠网jH

  她找到药箱,提着药箱的样子看起来特仙气,她一身白色的睡衣,裙子刚好到脚踝,像一条长裙,可能这条裙子有点宽松,看起来垮垮的。

  看她穿着白色的长裙就这么有气质了,要是穿着护士服,是不是更加漂亮呢?

  我想象她穿护士服的样子,比起欧娜娜会多了一分冰冷的气质美,也多了一分清新,因为,姐姐的身材没有欧娜娜的好...姐姐坐下来,先帮我处理脸上的伤口,一边找药一边还在嘀咕着:“脸上的伤口比较重要,处理不好你明天去学校就带面具吧,幸好你脸上的伤不多。”

  “那是,江湖规矩,打人不打脸。嘶,你轻点。”

  我刚说完,她就帮我抹药,我低了下头,就看姐姐露出来的胸,没有成年人那样丰满,但是也算是发育正常了。

  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如同牛奶一般,我看着都忍不住想要摸一把。

  我看着她露出来的长腿,小偷小摸的摸了一把她的腿,她瞪着我:“你想干嘛?”

  “我疼,分散一下注意力就好了。”

  她瞪着我,把自己的衣服扯了两下。

  “你也是够色的啊,是不是跟陈子昂那臭小子学的?叫你别和他玩!”

  我笑了笑:“你们不是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色一点的男生才有男人味。”

  她白了我一眼,继续给我上药,直接无视我的话,不一会儿就帮我上完药了,收拾药箱准备回房间。

  我扯住了她的裙子,她回头:“干嘛?处理完伤口你赶紧回去睡觉啊!”

  我做出一副特委屈的样子,扁了扁嘴:“我好疼...”

  “受了伤疼很正常啊,不疼那还叫伤吗?啰嗦,赶紧睡觉!”

  “我想跟你睡...”

  其实最终的目的就是这个,前面什么的都是铺垫来的。

  她想都不想就拒绝:“多大了,自己睡,少啰嗦。”

  我偷偷一笑,就知道她会拒绝,我装出一副很可怜的模样,咬了咬唇,硬是挤出了几滴眼泪:“看我受了这么重的伤,你也不可怜可怜我,要是半夜伤口发炎怎么办,高烧不退怎么办?”

  “...,你这是棍子打出来的瘀伤,怎么可能会有发炎?你做梦吧!”

  我在心里暗自腹诽,我靠,是什么伤你都能看出来啊?

  我见这个方法不成功,换一个:“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跟你睡,不然我就告你欺负伤残人士!我可是老弱病残的一份子!在公车上别人都给让座的!”

  “......”

  “我不管。”

  “......”

  “我就要和你睡,我不管不管不管!”

  “闭嘴!跟我睡可以,不许脱裤子,要是让我发现你脱裤子,我立马把你老二折断!”

  她终于受不了我耍赖,还是拗不过我,最终还是答应了我。

  我在背后偷偷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