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到了家,身上的衣服因为奔跑的过于猛烈,早就乱七八糟了。

  姐姐看我衣衫凌乱的样子,一脸疑问:“你跑去哪儿了,那衣服好像是被龙卷风卷过一样。”

  我跑的喉咙都干了,倒了一杯水喝,姐姐走了过来,刚凑过来就闻到了我身上的酒味,挥了挥手,皱着眉。

  “你去喝酒了?”

  我点点头,身上的那股酒味这么重,想要撒谎都难。

  “和陈子昂去的?不是说叫你不要和他接触吗?他会带坏你的。”

  她都没有听我回答就直接自己在那里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我一脸无语,怎么一说到陈子昂她反应居然这么大。

  我弱弱的插了一句:“我没和陈子昂接触,我今天都没有理他...”

  姐姐有些尴尬,点点头说:“最好是这样,即使不是和他喝酒也不能喝酒,这么小就喝酒对你们身体不好。”

  “姐,你自己都喝。”

  姐姐撇了我一眼,我瞬间闭嘴。在家里面没有父母的情况下,千万不能拆姐姐的台,因为你会遭受到家暴。

  “我的确是喝酒,但是我不怎么喝啤酒,妈也让我喝酒,她有时候去应酬会带我去,见多识广。”

  我看着姐姐往养父的酒柜走去,要知道,养父的酒柜可都是一些洋酒和葡萄酒之类的,看姐姐的样子似乎经常喝。

  “要喝就喝一些价值高的,老爸以前经常拉我和他一起品酒,嗯,这瓶酒味道不错,味不冲,也不辣。”

  她看了看她手中的那瓶洋酒,一副很熟练的样子,我拿过来看了一眼,居然是白酒,我没有喝过白酒,但是我知道,它一定比啤酒猛。

  姐姐晃了晃手中的酒瓶,一副在引诱我的样子,轻笑:“想喝吗?”

  我猛烈的点头,她轻轻一笑,去厨房拿了两个酒杯,道:“来我房间吧,给你试试。”

  我顿时屁颠屁颠的跟上了她,她把酒瓶和杯子放在了桌子上,拿起了遥控开了空调,她只穿了一件粉嫩的睡裙,只是两层薄薄的纱裙。

  可是此时我的眼里只有那瓶洋酒,并没有注意这些,姐姐倒了两杯半杯白酒,单是闻到它那味道都有些晕了,醇正的酒味。

  姐姐拿起了酒杯,垂下眼帘,就喝下了那半杯酒,她没有像林帆那样的反应,脸也不红。

  我盯着她看了好久,她发现了我直勾勾的眼神,手在我面前晃了一下,她像是有读心术一样,知道了我心中的疑问。

  “以为我喝半杯白酒就晕了?可能我酒量比你还好呢!”

  我不信,我觉得应该是这白酒的酒精度没有啤酒高,我一仰而尽,吞下白酒喉咙就有一股火辣辣的感觉,很暖,很热。

  我脑袋都有些迷糊了,看见眼前的姐姐有些迷糊了,没有那么清晰了。

  我不敢相信,姐姐居然喝了这半杯酒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觉得我的酒量应该比她好,但是现在我都觉得晕了。

  她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一只手撑着脑袋看着我,轻轻一笑:“你这小子以为我在吹牛逼,骗你呢?你以为你姐我的酒量是吹出来的?”

  她又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我问她:“姐,你一个女生怎么酒量比我一个大男生还要好啊?真是可以啊。”

  我在心底为她点了一百个赞,她勾唇,转了转,手腕杯中的酒随着她的动作一起转动起来。

  “以前我的酒量也是和你这么差,我估计那时候的我酒量比你还要差,喝了一杯估计也都已经倒在床上了吧?”

  她轻轻一笑,像是在笑自己曾经的不够好,我却充满了疑惑,那之前酒量这么差,为什么现在酒量又能这么好?忽然想起了一个段子:我有故事你有酒,联系电话:一三八四个零站在大道喊我名。

  “我还没上初一的时候,咱妈她就已经培养我女神的气质,她说在未来,女生可以靠很多东西生存,有的人靠脸,有的靠身材,有的人靠才华,而我要三条都要有资本,赢得完美人生的机会更大。”

  她脸上堆满了苦涩的笑容,她的生活原来也不是那么自由,也难怪,毕竟养母她就是一个女强人,希望培育姐姐成为一个完美的人。

  再加上养母的事业有成,参加很多应酬的场面,而这也是锻炼姐姐的考验。

  “有段时间我特别叛逆,经常跟爸妈顶嘴作对,那时候又认识了陈子昂分手之后,我就经常借酒消愁,喝了又吐,吐了又喝,酒量自然而然的就上来了。”

  她就皱起了眉,应该是回忆到了一些痛苦的回忆,我打断她的回忆:“今晚我是来喝酒的,不是来听你回忆的,来吧,咱们继续。”

  她轻笑,知道我打断她的原因,我要继续满上,两个人碰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直到两人都醉了。

  我迷糊糊的,感觉眼皮一直在打架,随便找了个地方就直接倒了下来,感觉挺舒服的,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被踢了一脚,然后滚了个圈,就掉下了床。

  本来被人吵醒就是很不爽的事情了,居然还被踹了一脚,我一脸恼火的样子,还没睁开眼睛就直接骂:“我靠,那个神经病啊!”

  睁开眼睛就看见姐姐一脸怒意的样子,我整个人都懵了,说:“姐,你怎么在我的房间?”

  “你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这是我的房间!”

  我看了一圈周围,有些尴尬,好像这真的是姐姐的房间。

  我回忆着昨天的事情,的确是醉的不行了,就直接在姐姐房间睡着了,她指着我,骂道:“你干嘛不穿衣服啊,就穿条裤衩!”

  我低头一看,我身上就穿着一条大裤衩,未着寸缕。

  我不在意的挥手,大大咧咧道:“昨晚觉得身上好热,就脱了,有什么?小时候我们还光着身子睡一张床呢,现在身上还有点衣服。”

  她有些怒意,直接把枕头砸在我身上,骂道:“你给我穿上衣服马上滚出去!”

  我嘿嘿一笑,拿起衣服往自己身上随便一套,赶紧跑出了她的房间,再晚一步可是有生命危险的啊!

  我换了件衣服,然后去洗漱就去上学了,我刚到坐下去,旁边的兰湘湘一脸温柔,娇滴滴的跟我打招呼:“秦鑫,早上好啊。”

  “嗯,早。”

  虽然感觉那声音有些怪里怪气的,毕竟人家都主动打招呼了,不理人家,是不是有点不太礼貌?

  忽然看见自己面前多了一杯豆浆,我奇怪的看着她,她解释道:“我...我给你买了一杯豆浆...早上喝豆浆对身体有好处。”

  “嗯,谢谢。”

  我冲她暖暖一笑,接过了那杯豆浆,她顿时害羞的低下了头,不再跟我讲话。

  林帆在这时候走了过来,看见我桌上那杯豆浆,二话不说就直接拿了起来,然后喝掉,乐呵呵的说:“居然还给我带早餐呢,哥们,你客气了啊!”

  我刚想说一句,这是兰湘湘带给我的,但是我觉得他喝了也好,我正愁着该怎么解决呢。

  兰湘湘一听到我们俩的对话,顿时急了,激动的扭过头来,急忙道:“那是我给秦鑫带的!”

  刚好林帆再喝最后一口豆浆,被她这么一说,噎到了。

  我一脸无语,你喝个豆浆喝这么大口干什么,一杯豆浆两三口喝完,觉得我和你抢?

  我只好给他拍了拍背,他顺气了之后把空杯子放了下来,一脸尴尬:“我不知道是你给秦鑫带的...你不介意吧...”

  我见她就要快发火的样子,我及时说了句:“喝了就喝了,没事的,反正我已经吃过早餐了。”

  他冲我感激的看了一眼,她只好吞下了就要脱口而出骂人的话,咬牙道:“好吧,喝了就喝了吧,反正秦鑫都不介意,我怎么会介意呢?”

  我见她强行装出来的笑容,我都觉得搞笑,我被林帆拉了出去,我们趴在走廊的栏杆说话。

  他一脸无语:“你那追求者也真是够猛的,要不是你那句话,我估计她能把我给剥皮抽筋了。”

  我特沉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正色:“好兄弟,用你的生命在为我解决尴尬。”

  他瞪大了眼睛,指了指他自己,又指了指我,张大着嘴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行了,不讲她了,你到底要找我有什么事情,赶紧说吧。”

  (最+t新章T节(上|酷e匠网Y7

  看他刚才来找我的样子,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要和我商量吧。

  “哦对了,我想起来要跟你说什么事了,我们昨天收拾过程诚之后他不是说他不服气嘛?那干脆我们就给他服个彻彻底底,趁热打铁,咱们收拾到他服为止。”

  我点点头,做事情要有始有终嘛,既然他不服,那我们就打到他服为止。

  “那你想怎么样,下午放学的时候再拉他出来?”

  我挑了挑眉,我已经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了,经过昨天的事情,他已经产生了防备,他身边一定时时刻刻带着朋友,尤其是放学的时候,不可能再落单了。

  “这个是个问题,不过我早就想好了。”

  林帆一副阴险的表情,摩挲着下巴嘿嘿一笑,我倒是很喜欢听他的鬼点子。

  既然他已经想出了办法,那我就洗耳恭听,他说:“咱们挑个时间去他班里面,让他当着全班的面丢脸,他不是说自己是初二老大吗?那就让他自己说自己不是初二老大,自己打脸!”

  我点点头,这个想法不错,让他之前装逼?装逼打脸!

  我们俩在商量的时候,卓安娜走了过来,她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提醒我们:“你们别打架啊,打架又要惹祸,很麻烦的。”

  她拧着眉,也不想我参与太多的打架事件,我轻笑,调戏她:“你让我们不打架,你是不是在担心我的安危呢?”

  她红了脸,低着头,结结巴巴道:“我...我哪有,我对每个人都这样...我...就是希望不要发生打架事件...”

  我一步一步走近她,坏笑着挑眉:“是吗?怎么不见你和别人说呢?好像你就只和我说过吧?”

  她就要被我逼到了墙角,没有了退路,她抬起了倔强的小脸,道:“少跟我废话这么多,别给我转移话题!还有,你也别看那些不良书籍,你那本写真集,我要没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