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铃声一响起,原本上课时的安静,被所有的喧闹给打破了。

  我靠在椅子上,抬起了手,懒懒的伸了个懒腰:“终于放学了,累死我了。”

  林帆一脸兴奋的走过来一只手拿着书包,斜挎在背上,问我:“哎,放学咱去网吧玩会儿怎么样?今天网吧有优惠噢!”

  我理都不理他,懒懒散散的收拾着书包,面无表情的说了句:“不去。”

  “干嘛不去呀,好不容易熬完了一天苦读,放学了去玩儿会儿,又咋啦?”

  一听到我说不去,他全身细胞都在抗议着,我一脸幽怨地抬起头:“你觉得我要是在放学时间超过两个小时之内不回去,我姐和我爸妈会不会把学校的电话全打个遍?然后我再被我姐打一遍?”

  林帆顿时乖乖闭嘴,我拿起书包,单手提着,把凳子轻轻一起,就扣在了桌子上,然后我们两个人就一起出校门了。

  放学时间是傍晚了,太阳已经快要下班了,火红的颜色被教学楼挡着,站在操场上的我们只能勉强的看到一丝丝,却是格外的美艳。

  我晕晕沉沉地走着,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赶快回家睡觉,忽然旁边的林帆拍了一下我的肩头,指着不远处一个匆匆忙忙的人影,说:“你看,那不是咱们的新班主任吗?”

  我看过去,就见老师穿着一袭长裙,匆匆忙忙的走着,裙摆随着她的动作也在摆动着,看到美人困意什么的自然没了。

  “嗯。”

  我就一边走,一边欣赏着楚老师的美丽的背影。

  “你说老师一下班就急匆匆的走,是去干什么事呢?难不成见她老公?”

  林帆摩挲着下巴思考,一副福尔摩斯调查事情的模样,我白了他一眼,笑他傻。

  “老师不是说他单身吗?怎么可能还有老公?蠢!”

  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拧着眉,一脸沉思:“对哦,那她现在匆匆忙忙的去干嘛呢?朋友聚会也不应该这么匆忙吧,难不成家里面有什么急事?”

  我只顾着自己走路,眼看着他已经和我拉开了一段距离,然后我只能一脸无语的转身看着他反应过来后跑过来,说:“政治课没上好?不是说了吗?不得随意窥探老师的隐私。”

  “哎呀,好奇而已!”

  我白眼忍不住往上翻,好奇只是一味的自己在猜测,那就等着好奇死去吧。

  “既然好奇,你还不如直接跟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对哦,走走走。”

  我一脸无语,早知道就不说了,说了之后我被他死拉硬拽的就追了上去,这速度比刚才他走路的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我们悄悄地跟着楚老师,发现她在宾馆门口停了下来,然后打了个电话,我猛的把林帆拉进小巷里,他怒瞪着我:“你干什么?!”

  “你蠢啊,他刚才回头了,要是看到你的话,咱俩不就被发现了?”

  我已经不能用文字来形容他的愚蠢了,他状似听懂了点了点头,躲在一条小巷里,再伸头出来的时候,就见她走进了宾馆,我们走到宾馆门口,看了一下。

  “不是吧,楚老师居然会来宾馆?看着挺清纯的一个老师,私生活这么紊乱?”

  林帆自言自语的呢喃,明显是对楚老师今天的行为很失望,我也有点不敢相信,毕竟她也是刚从大学毕业出来的,如果就是这样的人的话,那学校找人找得太失败了吧?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么早下结论有点不好,要是她是跟他的男朋友来呢?”

  可是又想想,她说自己是单身,更加不可能有男朋友了,那她能和谁来宾馆呢?

  我们两个人在宾馆门口走来走去,两人相视一笑,顿时心神领会,两个人走了进去吧台的小姐叫住了我们:“哎!那两个小朋友,站住!”

  我们一脸茫然的回头,只见她一本正经的说:“未成年不得开房,即使有身份证也不行。”

  林帆看着那个吧台小姐好久,然后在我耳边嘀咕了一下:“没想到吧台小姐都这么正点,我终于知道那些男人为什么老往宾馆跑了。”

  他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吧台小姐一身职业装,上半身有领有袖的短款黑色小衬衣,勾勒出她的事业线,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头发盘起来,总是带着一抹笑容。

  下半身的黑色及膝裙子,包裹住圆滚滚的臀部,挺翘的弧度像个圆润的大水蜜桃。

  我们走到吧台前,刚才我们没有及时跟上楚老师,也不知道她进的是哪个房间,也得问一下房间门牌号。

  “大姐姐,我们不是来开房的,我们是来找人的。”

  我把林帆拽到我旁边来,他那一脸春样,已经失去了理智,我在下面踩了他一脚,他吃痛的怒瞪着我,然后才想起来还有正事要办。

  吧台小姐一脸怀疑的看着我们,看我们年纪小,又只是两个男生,觉得我们也没有什么目的。

  “找人?你们来找谁?”

  “我们找刚才进去的那位女生,麻烦你告诉我们她刚下去的房间号。”

  “不行,我们有规定,不能轻易泄露客人的隐私,而且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们。”

  我顿时苦了一张脸,完了,这该怎么办,我踹了林帆一脚,用眼神示意给他,让他想想办法。

  他突然抓着吧台小姐的手,哭着一张脸,苦苦哀求道:“大姐姐啊,你一定要带我们进去啊,刚才进去那个是我们的姐姐,她说她遇到了坏人,让我们进去等待时机救她!”

  此话一出,我顿时明白了,也跟着他一起演戏,硬是挤出了几滴眼泪:“是啊,要是她在里面不小心出了什么事,你要我们两个该怎么办啊,我们两个是和她相依为命的啊,她在家里当爸当妈,要是失去了她...我们...呜呜...”

  吧台小姐看我们的表情有些为难,林帆撇了一眼我,有些错愕的看着我,我猜他应该是没有想到我会这么拼。

  “大姐姐...我们...”

  我们一直纠缠着吧台小姐,无奈之下她挥了挥手,说:“好吧好吧,你们说她遇到了坏人,那我就帮你们打电话报警吧。”

  眼看着她的手就要碰到前台的座机上,我们大惊失色,要是让她报警那可就完了啊,我们超默契的分别抓住她的两只手,她一脸错愕。

  我急中生智解释道:“你告诉我门牌号就行了,毕竟抓坏人也得需要证据是吧?我们还得在门外观察一会儿才行,要是没有足够的证据,可能别人还反过来诬陷我们呢!”

  吧台小姐点了点头,喃喃说道:“好像是这么回事,好吧,我告诉你们门牌号,但是...你们能不能先放开我的手?”

  听她这么一说,我顿时扫了一眼刚才我们紧紧抓住她的手,下意识就松开了,而林帆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她的手。

  “我已经找到了她去的房间,是在826房间。”

  ◇酷I匠网唯一14正yb版'v,其他“√都是1盗)版:

  我点点头,记下了这个门牌号,打算拉着林帆,就去找这个房间,哪知道他一直拽住人家的手,说道:“大姐姐,我们俩都是路痴来的,你比较熟悉这个宾馆,我怕我们迷路了,不如你带我们去吧?”

  我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一脸无语的看着他,这人真是够够的了,为了和她多待长一点的时间,至于吗...他又是声泪俱下的哭诉,又是拉着别人寻求安慰,一下要抱抱,一下又需要用人家的手摸摸他脆弱的心安抚。

  说到底,只是为了占人家的便宜。

  我扶额,终于看不下去了,直接把他拽了过来,充满歉意的冲吧台小姐一脸尴尬的样子笑了笑:“不好意思啊,他有些抽风,你别介意。”

  我咬牙切齿的在林帆耳边低语:“你是不是已经忘记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了?”

  他扁了扁嘴,一脸委屈的看着我:“可是,可是我就是想摸一下呐吧台小姐的手嘛...”

  我咬牙,忍着怒气要不是这里是公共场合,我可能都要一拳把他给揍飞了。

  我们两个找到了826那间房,林帆看了一眼,道:“就是这儿了。”

  我们两个趴在门上偷听儿一会儿,几分钟都没有什么声音,顿时感觉到很无趣,兴致一下子就没了,我无聊的挥了挥手:“都没有什么好玩的,回去吧,无聊死了。”

  我和林帆正准备要走,就听见里面传来的一声尖叫声我们大感不妙,想要撞门进去,可是撞了几下都开不了,我们两个都急了,生怕楚老师有什么危险。

  “踹开吧!”

  “好,我数一二三一起踹,一,二,三!”

  我们用尽全身的力气往门上踹了一脚,全身的重量都在脚上,踹开门后我们倒在地上,抬起头就看见一个猥琐的男子压在楚老师身上。

  她的衣服被撕得七零八碎,她用尽全力在抵抗,但是一个小女子的力气哪里抵过一个大男人?她面色潮红,被他压的快要窒息。

  我们两个赶紧爬起来,两个人一人一个书包在手里抓着,对着那男人的头用力一甩,然后再狠狠的踹一脚,把他踹到地板上,把楚老师扶了起来。

  林帆现在前面防护,我把楚老师扶到后面,她头发凌乱不堪,什么清纯形象都没了,只有狼狈。

  衣服被那男人撕得七零八碎,本来就是白色透明的长裙,现在被撕得如破布一般,露出了雪白的肩头,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里面的淡紫色内衣也已经展露眼前。

  被撕碎的衣服遮挡的程度几乎没有什么用处,里面的内衣包裹住的地方呼之欲出,嫩滑的肩头露出来,如同牛奶般的肌肤让我咽了咽口水。

  香肩细腰,长腿细臂,一副完美的酮体在我的怀中,她的脸上还是毫无血色,明显是被惊吓过后还没有回神。

  林帆突然在后面叫了我一声:“好了没呀?快点上来帮我!”

  我转头一看,毕竟那个男人膘肥体壮,林帆只有一个人也不是他的对手,我把她放在了地上,问她:“老师,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是可以的吧?”

  她一脸木然的点点头,我就先把她放在了这里,然后上去帮林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