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林帆两个人结伴回家,他在路上问我:“今天你为什么要为了陈子昂和刘安南针锋相对啊,其实这个麻烦你是可以不用惹的,为什么非要去做呢?”

  我也知道惹到刘安南这个麻烦,对我来说百弊而无一利,我轻轻一笑:“为了陈子昂吧,他把我当兄弟,我也把他当兄弟,兄弟为兄弟出出头也是很正常的吧。”

  林帆点点头,道:“陈子昂这个人挺不错的,就是过于神秘了,只有彼此了解的人才叫做兄弟,我估计过一段时间他真的百分百信任你的时候,他会将所有的一切全盘托出的吧?”

  我点头,两人一路上只是说说笑笑,并没有谈什么正事,我回到了家累摊的躺在大床上,突然还听到一声尖叫,几乎要刺穿我的耳膜!

  我总个人都被这尖叫声吼得蒙逼了,然后我才想起来,这尖叫声是姐姐的声音,连忙跑到了声源处,找到了厕所,一把就开了进去,都没有想什么。

  厕所里一片烟雾迷绕,升腾着气温,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我瞪大眼睛,姐姐居然在洗澡!

  “秦鑫你给我滚出去!”

  我是听到了她的怒吼声脑子才反应过来,连忙关上了门,我就听到她在里面一大通怒吼:“你怎么做事这么不经过大脑啊,我就是滑了个跤不小心叫了出来,你怎么这么冲动就闯了进来啊?”

  她不满的指责我的冲动,我嘿嘿一笑:“我这不是听到了你的尖叫声,怕你出什么事了嘛?我这叫做关心则乱,毕竟...我什么也没看到啊!”

  我最后一句说得特别大声,好像是表示着自己的真诚,她在厕所里不满的叫道:“你还想看见什么,要不是我围着浴巾,你都要把我看光了!”

  我猥琐地笑着,没有回她的话,想象着要是姐姐摔跤被我看光的样子,整个人都激动了不少。

  “以后啊,遇见这种事情的时候必须要先敲门再进来,特别是里面有女孩子的时候,你这样可是会毁了别人清白的啊,不管什么理由!”

  我很认真的答应,下意识从兜里面抽出了一盒烟,熟练地拿出一根烟放在嘴里,摁下了打火机准备点燃,靠在门框上,一副惆怅的样子。

  烟还没有点着,刚好姐姐就洗完澡出来了,她看见了我要抽烟的样子,一把拿过了烟,瞪了我一眼,批评道:“小小年纪的你抽什么烟啊,长大了之后能别抽的最好别抽,这么小就抽烟,你是不是想把你的肺给弄废啊?”

  我只能点着头听她训话。她熟练地把烟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向我伸出了手,我本来还是一脸蒙逼的样子,然后反应过来把打火机放到了她的手上。

  打火机点燃了烟,姐姐深深地吸了一口,两根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吐出一圈圈烟圈,姐姐的动作行如流水,一副经常做的样子。

  “姐,你居然会抽烟啊,而且还这么熟练,你这是抽了多久啊?”

  她并没有很快的回答我的问题,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吐出一圈圈的烟圈,烟圈朦胧了我的视线,看不清她的五官,看不清她眼底的情绪。

  她就像是在讲自己辉煌历史一样跟我讲:“其实我比你变坏更早,而且我以前本来就是一个烂女,天天混社会混酒吧,混夜场,经常出去玩,爸妈不止说过我一次,只不过我都是背着他们出去玩的,至于抽烟这件事情吗,估计十一岁左右就懂了吧。”

  我瞪大了眼睛,打量着姐姐,从她身上一点也看不出混社会的感觉,如果此时她身上拿着几本书的话,我估计还是以为是一个三好学生呢。

  “那你为什么后面又变得乖了呢,姐,我真没见过你去变成那样散漫的样子耶,居然藏的这么深。”

  我冲她坏笑挑了挑眉,抛了个媚眼给她,她做出一个打碎那媚眼的动作,不屑的撇了我一眼,霸气道:“那是,所以说嘛,不要抽烟,起初我是因为耍帅才抽这些烟的。后来真的发觉这些烟是真的能给人带来危害,以后你也别抽烟。”

  我嘴上应着答应下来,我看着姐姐抽烟的样子酷毙了,她抽烟的时候,眼神带着些许迷离,因为烟雾能挡住她清秀的脸庞,让人捉摸不透。

  抽完一根烟之后,她把烟头往地上一摁熄灭了烟头,还踩了几脚,拿了一把扫把把烟灰扫干净,然后倒到了外面小区的垃圾桶,还拿了香水把这里的烟味清干净了。

  我意味不明的冲她笑了笑:“姐,看你一副这隐藏一抽过烟的事实的动作,挺在行熟练啊!”

  她撇了我一眼,道:“赶紧给我回房间复习去,我要去换衣服!”

  我就这样很可怜的被她赶回了房间。

  我到学校的时候同学们一个个都激情四射,我还在诧异他们怎么今天这么兴奋,然后我接到了一个小道消息,周五晚上要举行校庆。

  林帆跑过来,坐下我旁边,问我:“哎,你打算在校庆上准备些什么活动不?正好可以出一出风头也成啊,收服小学妹的一片芳心。”

  t酷c匠K☆网正j版O首发

  他面露憧憬想象着之后的美好画面,我很不客气地打破了他这个美梦,很绝情的拒绝了:“我不会参加任何的活动,你们想要出什么节目就出吧,我不会参与的。”

  林帆马上变成一副怨妇的表情,一脸幽怨的看着我:“真是讨厌,怎么这么扫兴呢!”

  我不理会他,他刚跟我讲完班主任就正好走了进来,正是要宣布校庆的事情。

  “想必同学们已经收到消息了,周五晚上要举行校庆,想好准备活动的同学可以找我们班的文娱委员,文娱委员负责安排,至于你们的排练内容我都不会干涉,一切都由你们自愿就好,其余同学只负责观看就行。”

  我对这种事情无感,感觉到很无聊,也不就是一天不用上课照样的煎熬吗?

  几乎全班人都对这件事情热情如火的,当然,除了像我和陈子昂这类人之外。

  到了周五晚上那天,让我十分气恼的是,它居然是占据了我的休息时间来举办的活动!

  我到了学校后观看演出了过程中,一声接着一声的抱怨,被班主任训斥了一个,她干脆直接挑明了跟我说:“你要是实在不想看的话,你就可以在学校里晃荡,但是如果被校级领导撞上的话,后果自己承担。”

  我才理她什么后果承不承担呢,反正我自己一个人玩的高兴就好了,我在学校有一点不得不说的是,夜晚上的学校多了一层朦胧的面纱,让人忍不住去探索。

  而我想到的是这学校大半夜的不会闹鬼吧?我正感觉有股深深的凉意直穿头顶,就听到了一阵又一阵嘤嘤的哭泣,我瞪大了眼睛,不会真的有鬼吧?

  我想要跑,然后听到了那有条不紊的呼吸声,我松了一口气,看来是人,我转过身看去花丛中,居然有一个小学妹,她头埋没在双手间,不停的抽泣。

  见她也挺伤心的,看她一个人孤独的坐在那里,看着让人心生怜悯,我到她旁边坐了下来,柔声道:“小学妹你怎么了?校庆不去看节目怎么跑来这里哭?难不成也是和你学长我一样觉得太无聊了?”

  我半开玩笑着逗她开心,希望她能笑起来。她抬起了头,我看见了她那双扑闪着灵光的大眼睛,含着泪水雪亮雪亮的。

  “学长...我不是觉得校庆无聊,只是我不小心摔跤了,我怕黑,没有人带我走....”

  那些微弱,楚楚可怜的声音像一只迷路的小猫寻求路人的帮助,伸出可爱的小爪子向路人招手。

  她露出了她受伤的那只腿,两只膝盖都被蹭破了皮,看样子血留的挺久了,只是沁出了一丝丝的血丝,膝盖上沾染了些许泥土,我估计她也走不动了。

  “不然我把你抱到医务室去吧,你这样走不动也不行啊!”

  小学妹脸一下子就红了,低着头,害羞的一直扯着衣角,支支吾吾的说:“这...这样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紧急情况发生,随机应变!”

  我二话不说就把她打横抱抱了起来,她大声惊呼,下意识就挽住了我的脖子,我们一路走一路聊。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沈梦琳,学长你呢?”

  “我叫秦鑫。”

  “好好听的名字啊,和学长一样好好看,又高又帅。”

  我冲她轻轻一笑,她纯真的赞美,让我感到很高兴,毕任何一个男生被人夸作帅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吧?

  我去的路上正好碰见了林帆,他冲向我,一边抱怨着:“你跑去哪了啊,我找了这...这....”

  他目光碰到我怀中的小学妹的时候止住了话,目光死死的固定在人家的脸上,呆滞的张大着嘴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我先推开了挡着路的他。

  把她送到医务室,然后就离开。

  我就听见林帆在我旁边一直傻笑,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说道:“我好像对刚才的小学妹一见钟情了呢...”

  我瞪大了眼睛,他这种人居然会一见钟情,而且喜欢的还是这样纯情的小学妹,简直就是祸害人家小姑娘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