揍完人后的我和林帆神清气爽,我一脸得意的走回了教室,还没有到上课时间,我就神采飞扬的在座位上自娱自乐。

  我到座位的时候,身后的陈子昂刚好醒了,抬头看了一眼我一副乐呵呵的样子,一语击中我的事:“这么开心,是不是去找了徐亮把人家揍了?”

  我一脸诧异的看着他,我记得当时我去他们班的时候,他不在那里吧?

  他慵懒地看了我一眼,似乎看出了我的诧异,淡定道:“我知道你接触了卓安娜的事情绝对冷静不了。”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自己的心事就这么被人看穿了也怪不好意思的,但他也是挺会看人心的,居然这么就猜出了我的心思。

  “那这么说的话,你也是听说了徐亮造的谣?”

  他没有否认,点了点头,道:“徐亮这种人就是为了面子而活的,所谓的后台也不过是花钱请人来帮他罢了,如果他敢找九年级的来帮他的话,我会帮你的。”

  他很仗义的撂下了自己会帮助我的话,我摇摇头,谢绝了他的好意:“这本来就是保护我想保护的人,如果我依靠别人的力量,这未免嫌的我有点废物了吧?”

  我轻轻一笑,他也没说什么,还是那一副万年冰山的表情,冷冷的,跟他相处一段时间,终于在他身上感觉到了些人气。

  “好,随你便吧,你喜欢怎么样都行,凡是用到我的地方都可以说,我都会尽最大的努力帮你。”

  我嘿嘿一笑,在他肩膀上用力的拍了一巴掌,特霸气道:“好兄弟!”

  他冷冷的撇了一眼我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冷声道:“把你放在我肩膀上的那只猪蹄给拿开,我不喜欢别人和我有任何的肢体接触。”

  我讪讪的把手拿开,跟他相处一段时间发现他看人除了准,他内心也是挺火热的,只不过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

  我听他讲了这话,突然脑子里想到一个问题,傻傻的就问了出来:“那你要是有老婆了之后你不和她行房事吗?”

  他的面色有些僵凝,一脸鄙视的看着我,眼中还带着些许尴尬,我独自捂嘴偷笑,看来他是没有想到我会问这种问题吧?

  “这种事情等有了老婆之后再说吧,你自己都没有搞定你的女朋友还在为我考虑我的未来老婆?”

  他的语气里尽是嫌弃,而且还充满着浓浓的鄙视,甚至还有对我的魅力的质疑。

  我懒得再跟他讨论这种问题,他转身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塑料瓶子,我眼尖的看到那个瓶子里装着黄色的液体,我偷笑,不会是尿吧?

  我眼神怪异的看着他,一脸意味不明的笑容,看着让人怪怪的:“哎呦,我没发现你居然还有这种癖好啊,这是女的还是男的呀?童子尿!”

  他有点反应不过来我在说什么,一脸懵逼的看着我,然后忽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脑后隐隐有黑线划过。

  “你觉得我会喝那种东西?你是不是把我想的太那啥了?”

  我哈哈大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哪里懂你呀,俗话说得好,吃人吃面不知心呐,而且你那种特殊癖好,我又不了解你,懂你有没有?”

  他白了我一眼,把那个矿泉水瓶递给我,一副十分大方慷慨的模样:“喏,你喝一口试试就知道是什么了。”

  我一脸嫌弃的看着那瓶不明的黄色液体:“我才没你那么重口去喝这东西,我不会跟你抢的,你放心喝吧。”

  我这话让他脸色更黑了,我捂嘴偷笑,不情不愿的接了过来,应该不是尿吧。

  我眼睛一直盯着他,然后扭开盖子小小的喝了一口,皱起了眉,一种麻麻的感觉,忽然瞪大了眼睛,我靠,居然是啤酒!

  我刚想要高声喊出来,他当即立断就捂住了我的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鄙视的看了我一眼:“怎么一点都不淡定?”

  这种事情也能淡定?光明正大的在教室里面喝酒,你让我怎么镇定?

  不得不说,啤酒的味道不算好喝,但也不算难喝,就是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能让人热血沸腾,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喝酒,一人一口。

  “用你小子还挺能喝的嘛,有些人呐,喝了几口都已经晕咩咩的了,啧啧,是个不错的酒友。”

  “那是。”

  我们就这样喝着喝到了上课,班干部通知我们这节课体育课换成了数学课。

  我喝的脑子都有些发热了,干脆直接趴到了桌子上,晕乎乎的,陈子昂在后面看着我,嘿嘿偷笑。

  老师刚进来上课就见到了趴在桌子上的我,皱着眉,走了下来问我:“你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身体不舒服就请假回家,不然就坐好上课。”

  我抬起了昏昏沉沉的脑袋,感觉眼前的老师已经是两个重影分辨不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我重重的摇了一下脑袋,终于有些清醒。

  “老师,我没事,只是有些头晕,趴一下就好了。”

  他看我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装,忽然吸了吸鼻子,皱着眉,怒视着我:“你喝酒了?”

  我连忙闭起了嘴巴,身上的酒味就这样弥漫开来,挺多同学都在嗅着味道,我摇头否认。

  “你没有喝酒身上哪来的酒味?小小年纪就喝酒,还在学校喝,成何体统!你是不是把学校的纪律都忘在脑后了,真是目无纪律!”

  老师一脸愤怒,我摇头否认:“老师,我没有喝酒啊,我怎么说你怎么都不信呐。”

  “不行,我要带你去找你们班主任!真是的,现在的学生都成了什么样了!一个个都不成人了!”

  她一脸怒气,拽着我的胳膊,就要把我往外拉,坐我后面的陈子昂,忽然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很正经的道:“不是他喝酒,酒是我喝的,只是刚才在聊天的时候,我身上的酒味把他熏了一身而已。”

  我一脸感激了看着他,而后就一副担忧的表情,如果他替我挡下了这个罪责,又会怎么样呢?

  突然有种他把我当兄弟的感觉,我也挺为他担心的,可是老师看了他一眼,似乎没有想好怎么处理,他反而还是怒视的看着我,道:“总之你上课趴台绝对不是好事,我不信你没有喝酒,你没有喝酒你嘴里面的酒气怎么可能这么重!”

  陈子昂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又喊了句:“我都说了,酒我喝的,不关他的事。”

  老师被他的吼声吼得怒火更盛了,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有你这样对老师的态度吗?目无尊长!知不知道这是很严重的违反学校纪律的事情?你喝酒你还好意思那么大声?得理了?”

  M@更新|最\快&f上0●酷匠网:

  “我都已经说过了,这是我的事情。”

  他我行我素的语气把老师激怒了,冲他大吼:“你知不知道你这种态度是很不好的!你成绩好又怎么样!你违反学校纪律照样不给你发毕业证!”

  他被老师吼的火了,一把就拽住了老师的衣领,居高临下地看着老师,那双眼睛被他瞪得老大:“你废话怎么这么多啊,更年期?爱怎么处分怎么处分!我先把你揍一顿再说!”

  数学老师的领带被他拽住弄得一团糟,皱巴巴的,他二话不说就往数学老师的脸上狠狠的揍了一拳,我在心里为鼓劲,干得好!老早就看这些老师不顺眼了!

  我的确是挺佩服陈子昂的,他能明目张胆和老师对着干,而我却不能,他直接把老师摁倒了在地上用力捶。

  我偷偷的在旁边踹个一两脚,发泄着自己的不爽,老师被他打得衣衫凌乱,眼镜都不知道掉哪里去了。

  老师十分狼狈的跪爬了的地上一点一点的往前挪,触摸着地板摸索着自己的眼镜,陈子昂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坐会位置继续做他的冰山男。

  老师找到了眼镜,慌忙的带上眼镜,样子狼狈极了,两只鼻孔的气只进不出,指着全班人骂道:“你们这个班素质实在太差了!一点纪律都没有!尊重老师的道理都不懂!你们都给我等着!”

  数学老师拿着数学课本慌忙的离开了,可以说是逃走吧,他都不敢明目张胆的指着陈子昂责骂,他一走,全班就欢呼了起来!

  每一个人都为他的举动欢呼,一个个都大声的称赞。

  “陈子昂你刚才实在是太帅了!我看这个数学老师老早不爽了,一个老男人了还跟个老女人一样,啰里啰嗦的!”

  “就是啊,你真勇敢!”

  面对全班人对他的欢呼和夸赞他依旧处变不惊,我有些惊叹他的镇定,我冲他说了句:“谢谢你啊,要不是你帮我,估计我肯定下场惨淡。”

  “没事,都是兄弟,互相帮忙应该的。”

  这句话简单粗暴,但却温暖到了我,我心里面深深地记得,他陈子昂是我秦鑫的兄弟。

  虽然他这个举动迎来了同学们的欢呼和喝彩,但是也可能面临的老师的责骂和学校的处分,毕竟殴打老师也算是一项严重违反学校纪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