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接了电话。

  “喂?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微信上说还要打电话来,真是不懂得节约话费。”

  我借着不懂得节约话费的名义指责他,其实我不好意思说他打断了我和卓安娜的聊天,这样估计人家会以为我重色轻友。

  “哎呀,这种事情不好在微信上说,我怕有人看到了我和你的聊天记录,我刚才在把年级的群,看到徐亮在群里面传说是你耍阴把他揍了,而且还趁机收买了他的友仔。”

  我皱眉,这小子当初还一口答应我说不敢再犯了,转眼就给我在那里造谣。

  “他还说了什么,一并和我说完去。”

  我知道,徐亮肯定不止说了这么点事,这么点事还不足以林帆打电话来跟我说去。

  “他还说你为了保护你的同桌那是因为你和她上了床,这件事情已经在八年级传开了,我估计到了明天可能就传到七年级了,再加上我们班今天已经出了那件事情,可能班主任就不怎么相信你了。”

  我冷静不下来了,蹭的就从床上站了起来,怒吼:“妈的,徐亮这小子是不是欠揍啊,老子提醒他选朋友放亮点眼睛,他妈说我收买他友仔!还他妈造卓安娜的谣!”

  林帆听着我的怒吼,一脸淡定问我要怎么办,我想都没想,就答:“揍他的呀,把他揍了再让他公开道歉呀,把他那些破事都给抖出来呀!”

  “嗯,明天我和你一起上八年级去把他拽出来怎么样?反正这段时间我也没怎么揍人了呢,哦不不不,我是没有走揍八年级的人。”

  我听出了林帆的声音也是热血沸腾的,估计他也想揍人吧,我也不客气,就选择拉他一起去找徐亮了,而我庆幸自己有林帆这样的好朋友,不像是徐亮身边那些人一样,一个个遇难了只懂得往他身后躲。

  “嗯,行。”

  我和他挂了电话我就看到微信里有几条未读,都是卓安娜发来的。

  那你为什么话这么少?不愿意理我吗?你是不是在和别人聊天啊?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在不在啊?

  我看着她发了一条又一条的疑问,轻轻地一笑,手指在屏幕上轻轻滑动,我刚才在和林帆打电话,抱歉,没有回你信息,挺晚了,都该睡觉了,晚安。

  今天也耗了不少的体力,我干脆就把手机丢到一旁,缩到被子里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到了教室里边,林帆就在我的座位上等着我,问我:“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他?是放学了时候还是待会儿?”

  “不要放学之后去找他,我估计他会溜得很快,而且这件事情我一定要让他在人前丢尽脸面,待会儿不是有大课间吗,大课间之后不是体育课吗,迟到一下没关系。”

  我冷冷的勾唇,想象着徐亮冲我求饶的样子,徐亮啊徐亮,我以为你是一个会诚心改过的人,没想到居然在后面给我玩阴的。

  等到大课间开始的时候,我带着林帆风风火火的就去了徐亮的班级,他们班的人问我找谁,我说徐亮,他眼神怪异的看了我一眼,但还是帮我叫了徐亮。

  徐亮一副拽炸天的走了出来,虽然脸上还是挂了彩,但是还是一副得瑟的样子。

  …V酷*$匠r5网◎|正版U首发i…

  当他看清来找他的人是我之后,顿住了脚步,表情呆滞的看着我,一副错愕的模样,指着我道:“你你你你...怎么找上这里来了...”

  他已经紧张到结巴,我面带微笑,一副十分虚伪的笑容看着他:“你不是说我玩阴的揍你吗?那这回我就跟你当面对质对质怎么样?”

  我的声音很轻很柔,却把恐惧带进了他的心底。他的脸色变得惨白,犹如一张白纸那样虚白,慌张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说过的话?”

  “既然你自己说出的话,那你就要为它负责。你造的谣我一点一滴都听进去了,我告诉你,你要么现在给我跪下当众道歉,要么我摁着你给我当面道歉。”

  本来我和徐亮两个人对话,不算是很多人注意,我说完这段话之后,他们全班的目光都放在我身上,有些人不大服气,喊道:“拽什么拽,不就是揍了人吗?徐亮是我们班的人,你要动他就是打我们脸!”

  一个人说话就有很多人附和:“就是啊,同样都是同一个年级的人非要这样子互相打来打去的,如果没有的事情,他再怎么造谣都是清者自清啊!”

  他们班的男生都护着徐亮,我却不惧怕。哪怕是他们人多力量大,也好,我从不怕所谓的人数,林帆也一副不大在意的样子。

  我从他们班后门走进了他们的班级,在后面的一张桌子站着,双手插兜,抬起长腿用力的一踢,把我的愤怒都表现出来:“他妈的不懂还是瞎逼逼什么?都他妈给我闭嘴,这是我和徐亮的事情,关你们屁事!”

  哪怕是在这里结仇也好,我都已经无所畏惧了,只要让他公开道歉,我和卓安娜的事情澄清了,证明了卓安娜的清白,一切都好商量。

  林帆看了一眼周围,上去就把徐亮给拽了出来,他们班的男生想要上前阻止我顺手一把把徐亮推了出去,指着他们一个个骂道:“他妈你们一个谁敢动试试,谁再敢阻拦我,我现在就把他给弄死!”

  我单手拿起了一个凳子,用力的往桌上一扣,因为桌子和凳子的受力面积都很均匀,两样东西都没有损坏,只是炸开了一道巨响,把全班人都给镇住了。

  我冷冷一笑:“你们上来帮忙可以,但是作为挑战我的代价,我相信他以后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你们尽可以为了一个同学惹上一身麻烦,我不介意,我有的是时间陪你们玩儿。”

  我转身的时候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一个人也没有动,冷笑,也只不过是一时头脑发热为同学关系而献身而已,他们之间哪有什么狗屁共患难。

  林帆像拎着孙子一样把徐亮拎出来,哪里有刚开始见到他那一副拽炸天的模样,像个孙子一样听着老子训话,低着头不敢说话。

  林帆也是一副十足凶狠的模样,在他脑袋上用力的拍了一把,吼道:“拽啊,窜啊,你还那么嚣张,你再给我嚣张试试看啊。”

  他又打了徐亮几下,明显他自己都是一副十分兴奋的样子,我让他停一会儿,他递给了我刚才我们准备的刀子。

  他看见泛着银光的刀,额头上都浸出了冷汗,一副恐惧的表情,道:“别..别杀我...”

  我邪恶的笑了笑,可能他没有猜到我会玩这么大,他脸上写满了惊慌和恐惧,我把刀放在他的脖子上,让刀锋冰凉的触觉在他温热的体温上感受。

  “你可不要乱动哦,要是我这手啊,不小心轻轻这么一划,把你的大动脉给划破了,那你的小命可就呜呼了呢。”

  我脸上还伴着丰富的表情,时不时瞪大眼睛吓吓他,他害怕的呼吸,都放轻了不少,脸上的汗一直滴着。

  我把刀锋又贴着他的脸,贴着他的手,贴着他的手腕,最后放在他的重要部位上,嘿嘿一笑:“你不是喜欢调戏人吗?可我就喜欢跟人反着干,不如让你以后都不能再做那种事情好不好?”

  他拼命地摇头,求饶:“别,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我不屑的冷笑一声,抓起他的手,把手中的刀放在他手里,刀尖对着我,喊道:“你不是想要弄死我吗?来啊!往我左胸这里捅,你一刀下去,我可以马上死在你的面前!来啊!”

  我一声高吼,让他的瞳孔不断的放大,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咽着口水,手和脚一直都在颤抖。

  “你不是想弄死我吗?你费尽心思布置的一切不就只有一个目的吗?不就是只有想弄死我的目的吗,机会就摆在你的眼前,轻而易举,只要你手动一动,我可以死在你面前。”

  我的声音犹如魔音一般在他脑中回荡,他总个人都傻了,吓得他眼泪流了下来,刀子咣当的掉在地板上,他噗通的下来,一直磕头求饶。

  “求求你饶过我吧,我以后不会再惹你不会再找你麻烦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知道以前都是我做错了。”

  我弯腰捡起了地板上掉落的刀,拿出一片方巾轻轻的擦拭着,冷笑俯视着跪在地板上的他,就这么点胆量也敢跟我斗,不自量力。

  我看了一眼林帆,他点点头,那我们预防徐亮再次反悔,打算把他所说的话都给录制下来。

  “你说的,以后要是再找我麻烦的话?”

  我挑了挑眉,他整个身子都在颤抖,不敢说话,我蹲下来拿起了旁边的匕首,在他的手臂上一滑,力度慢慢加重。皮肤上渗出小小的血珠,我知道这种痛才是最难熬的,疼痛是一点一点的加重,时间是越来越长。

  他的脸色是越来越发白,他已经恐惧到话都说的结巴了:“如果以后我再找你麻烦的话,我...我就出门被车撞死....”

  我满意的勾唇,像是安抚一只宠物狗一样,摸了摸他的头,满意道:“很好,就是这样。那下面,麻烦澄清一下你之前造的谣,麻烦大声一点,毕竟是要当众道歉。”

  他咽咽口水,大声道:“昨天我说的全部都是假话,秦鑫揍我并没有耍阴招,他是以一人之力对战我们几个人,而且他和他的同桌只是简单的同桌关系,什么其余暧昧关系都没有,一切都是我在造谣生事,我在这里向秦鑫说句对不起。”

  我看向了林帆,问:“录下来了吗?”

  “录下来了,已经发到空间和八年级群上了,但是徐亮还是要转发一下澄清,并且在空间发布声明。”

  我看着徐亮:“林帆说的,都照做,懂吗?”

  他拼命地点头,我们两个人就离开了徐亮的班级,这一场我和徐亮的战争,我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