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家的路上,经过一家大排档,刚好就听到了几道熟悉的声音,他们一个个人浑厚的声音在大排档里高喝,想要忽视都难。

  我往里面看去,正是我心中所想的那样,是徐亮他们几个人正在里面吃饭庆祝,估计是在庆祝把我揍了一顿出气了吧。

  我走进去找了个地方偷听他们的谈话,不用太近,也是因为他们的嗓门实在是太大了,根本很忽视不掉。

  我见他们每个人都是笑容满面的,徐亮的脸已经有些红,我估计是喝了一些酒了吧,我看向了地面上,几瓶空酒瓶东倒西歪的倒在地板上,凌乱不堪。

  “嘿,老大,您终于报仇了,这可是把秦鑫那小子揍得那叫一个爽呀,他都没有什么还击之力。”

  我暗暗吐槽,要不是我护着人,我估计没有还击之力的就是你们了,我还没有打算出去高声抗议,静静的听他们后面要讲什么。

  徐亮很拽的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冷哼一声:“秦鑫算个屁呀,不就是在老子面前装装逼么,拽个屁呀,老子出手照样把他揍成傻子!”

  “哈哈哈,老大就是牛,咱们哥几个都能把他给害惨了,我看他呀,下次再遇见我们的时候都得绕道避开了。”

  这拍马屁的技术那叫一个炉火纯青,把徐亮这傻逼哄得乐呵乐呵的,其他人又附和着。

  “老大,既然咱们已经收拾了秦鑫,不如在他面前好好的拽一把,就是让他憋住这口委屈!”

  徐亮沉思,低着头摩挲着下巴,似乎也在考虑这一件事,自己点了点头:“嗯,这主意不错,秦鑫他原本就是看不惯我这样子,那我偏就要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让他气死自己,哈哈哈。”

  他们几个人笑了起来,我甚是无语,我不信你能在我面前怎么耀武扬威的起来,估计你下一回再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时候,已经趴在了地上,像狗一样冲我求饶。

  一个小弟提议:“老大,他不是老是护着他姐和他那个小同桌吗?不然咱们就在他面前好好调戏他姐一把怎么样?”

  徐亮一听,眼中冒着绿光,摩拳擦掌,点点头:“嗯...这个提议不错,说实在的也有多少时间没见那个小美人了,那火辣的脾气。哎哟,一想起她,老子就欲罢不能了。”

  我有些恼火,看来徐亮这小子还没有改呀,还是想着调戏姐姐。我正准备要走出去,他们中就已经有人发现了我。

  “哎,老大,秦鑫那小子在那儿!”

  他们有人指着我这一边,我见被发现了,干脆也不躲了,走了出来,徐亮见到了我嘿嘿一笑,一副轻蔑如胜利者俯视看我一般,鄙视道:“原来失败者惯用的招数就是偷听啊,呵呵,怪不得注定失败呢。”

  其他人都配合的大笑,我冷冷一笑,冷道:“之前是因为我有要护着的人没有打败你们,这一回,你们没有那么好运了。”

  徐亮大笑:“哈哈哈,你们听听他说什么,口出狂言还居然敢这么自信,是不是刚被揍完皮又痒了?要我给你松松你的皮?”

  旁边的人跟着一起叫道:“你个亮哥的手下败将,你还好意思来挑衅亮哥?还不快跪下求饶!亮哥就可以饶你一命了,哈哈哈”

  我做出一副十分害怕的样子,往后退了一步,捂住自己的胸口,一副担忧的模样,怪声怪气的叫道:“哎呦,亮哥要打我了,我好怕怕。”

  徐亮变了脸色,一脸怒意,指着我骂道:“臭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现在就算你给我磕一百个响头,老子都要把你揍得屁滚尿流才行!”

  我不畏的上前一步,冷冷勾唇,一只手插兜,右手拿起了地上的一个啤酒瓶子,拿着啤酒瓶指着他们道:“来,谁不怕死,就给我上了老子今晚陪你们玩个够!”

  徐亮身边的小弟已经有些害怕的,可是他还是不怕死的往上前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鄙视:“虚张声势谁不会?你一个人带伤还想打得过我们几个人?痴心妄想!你就等着看着我们怎么好好调戏你姐和你要护着的小同桌吧!”

  你要为你的目中无人付出代价。

  “我是不是虚张声势,稍后便知。”

  我上去就冲徐亮奔去,其他人见我没有针对他们,有些人已经远远的避开了,我冷笑,这就是狐朋狗友。

  徐亮脸色大变,可能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猛然后,周围的人都没有帮他,他大喝:“妈的,一个个上来帮老子啊,是不是都不想混了!”

  其他人听了他这些话不得不上前帮忙,如果今天不帮他估计明天挨打的就是他们了,一个个上来阻拦着我,把他们一个个放倒,见他们不要命的往上冲,我把啤酒瓶往地上用力一砸。

  全场寂静。

  “不要惹我,我不会动其他人,但是如果你上来犯贱,我会把你当徐亮一样狠揍。”

  这些人听了这句话,都停住了动作,很默契的给我让开了一条道,我走向徐亮的路畅通无阻,几个人都是在旁边观看。

  徐亮瞪大的眼睛,指着他们,手都有些颤抖:“你...你...你们!”

  气的已经说不出话来,我二话不说就上去把徐亮给撂倒了,一拳一拳的往他脸上揍,专门就是让他挂彩挂的明显点,我本来想拿起旁边的啤酒瓶往他脑袋上砸,可是想起姐姐说的打人尽量不要玩出命。

  然后我就放弃了砸他脑袋的想法,我往他腰部用力的一踹,他滚了一个圈,背部朝上,我拿起啤酒瓶在他肩头上用力一砸,酒瓶应声而碎。

  我能眼看着他叫苦连天,他根本不敢动,本来肩头上就有一些酒瓶碎片扎在肉里边,如果再滚几圈地上的碎片扎进肉里的就更多了。

  #看、正'版章VV节6上Z酷e匠网`

  我拍了拍手,冷笑:“这就是你惹我的代价,以后最好不要再装逼了,有些话说出来了,就是为你的后果增加多一分严重性。”

  我走到他旁边,狠狠地踩住他的肩头,有些碎片又重新扎进了他的肉里,他大声的哀嚎,我怒吼:“吵死了,他妈给我闭嘴!”

  他乖乖的闭了嘴,我压低了声音,用一种十分阴森吓人的语气跟他道:“如果你再有想调戏我在乎的女生的念头,那我就让你这辈子有调戏人的心,没有做戏的本事。”

  我言下之意就是把他的生殖器官给废了,吓得他面色苍白。

  他一直猛烈地点头跟我保证说不会有了,我冷哼一声看了周围那群担惊受怕的小弟,不屑道:“这些就是喊你大哥、经常和你混的人,也不过是一些所谓的狐朋狗友,选朋友的眼睛放亮点。”

  说完之后我就直接回家了,回到家之后,刚好姐姐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听到我开门的声音,就问:“回来了,今天怎么那么晚,老师留堂了?”

  她扭头看见我的时候,瞪大了眼睛:“小鑫你怎么受伤了啊,怎么身上淤青这么多,谁又欺负你了?”

  姐姐紧紧的皱起了柳眉,脸上一副愤怒的表情,拽着我就东看西看,看我还有哪里受伤的地方。

  我把她的手扯下来跟她讲了事情的经过,当然也没有忘记跟她讲后面我英勇的表现,我一脸得意的看着她,她瞪大了眼睛,惊讶道:“你居然这么猛啊,不错呀,居然进步这么大,可以哦!”

  我挠挠头嘿嘿一笑,调皮地眨了眨眼睛,道:“那还不是姐姐教导有方啊,如果没有你的指点,我哪里能进步这么快!”

  她笑眯眯的看着我,看到我身上的伤就抿着唇,道:“行啊,先不说进不进步了,先好好处理你的伤吧,要是被爸妈看到了,我估计你又得挨一顿思想教育了。”

  这也是个问题,但是晚上吃饭的时候还是得被她们看到的,除非今晚上他们不回来,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她特别仗义地拍了下我的肩膀,特义气的霸气道:“看你今天有这么杰出勇敢的表现下,那我就替你撒谎,跟爸妈说你今天上课太累了,睡着了,回家的时候简单吃了些饭。”

  “嗯,谢谢姐啊。”

  “不用谢,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这方面居然这么厉害。”

  姐姐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挑了挑眉坏笑,眼中泛着淫光道:“其实我很多方面都很厉害,只是你不知道而已,特别是那个方面....”

  我露出一副很邪恶的笑容,她瞪了我一眼,把我推回房间:“赶紧回你房间睡觉去!”

  我进到房间去看见手机一闪一闪的,是卓安娜发了微信给我,她问我伤怎么样了。

  我对着手机屏幕傻傻的笑了,发了一个坏笑的表情,你是在关系我吗?

  他没有很快的回我,估计应该是去忙什么事了,我打开微信去找了林帆跟他讲了今天的事情,而不同的是他秒回了我。

  他一副很崇拜我的语气,哇,你居然这么厉害啊,能把徐亮放倒?我去看看八年级的群,看看有什么消息传出来。

  林帆是我的好哥们,同时也是班里面的小灵通。全校有什么事情他的能查出来,简直就是一个情报局,人缘也特别好,七到九年级基本他都认识。

  我没有理他,我收到了卓安娜给我的回信,她的语气有些害羞,我看着感觉她是改了好几次才发出来的。

  她说,你是为了受伤的我关心很正常啊。

  我在这里偷笑,在手机上快速的打字,道,哦,那谢谢关心。

  我倒要看看,她要怎么回,她忽然发来一句,那么冷漠做什么?你是在忙吗?

  我很冷淡的回了句,没有。

  她紧接着追问,你是本人吗?

  我噗嗤笑了出来,这小妮子,还怕我不是本人啊?我偷笑,林帆教过我,男生追女生不能太主动,要保留一点神秘感,而这时正好派上用处了。

  我说,是啊。

  忽然林帆打电话过来给我,作为一个正在和女生聊得正高兴的男生,突然被打扰了是一件很不开心的事情。

  但是现在上住微信,他能打电话过来,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因为微信有记录,不一定安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