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课铃声一响起,我就收拾书包就把书包背上,走出去去约架的地点,忽然后面有人拍了我肩膀,我回头一看。

  林帆痞里痞气斜靠在门板上看着我,就差叼着一根狗尾草了。

  “哎,秦鑫,听说你要和那个徐亮约架呀,原来你之前找我要调查他就是这个原因啊,不错哦,还约架了,还真不像我以前认识的秦鑫啊。”

  我白了他一眼,一脸正经的看着他,手上的书包已经单手斜背在背上。

  “你以为我无缘无故打人的?要不是他调戏我姐,不然我才懒得动手!”

  “哟,调戏你姐啊,确实该打,带上我一起去看戏怎么样?”

  他摩挲着下巴,一脸淫笑,那样子简直像一个拐卖小孩的人贩子。

  教室里空落落的,只剩下我们两人,其他人都已经放学回家了,我沉默,整个教室都在沉默。

  在林帆期待的目光下,我淡淡的看了一眼,冷冷开口:“你能别用那种淫荡的目光看着我吗,你要看去看徐亮去。不是我不带你去,人家说了是单挑!”

  他不屑的冷哼一声:“单挑?你觉得徐亮那种人会真的给你一对一单挑的机会吗?”

  酷匠:w网永}$久免费看I=小kz说I

  他这么一提,我真的觉得不大对劲,毕竟昨天刚打过平手,今天就这么突然把我叫出去,其中恐怕真的有什么目的,但是他叫一个人来传话说是单挑,应该不是那种没有诚信的人吧。

  林帆又跟我说了几句话,成功煽动了我:“我就在后面,反正要是他真的耍阴,我也可以帮你一把。”

  我点头,两个人就一起去了,徐亮说的那个小胡同,我刚走进去,一眼就看见了他身后的那一帮人,看来是真没信用啊。

  林帆在我后面低语:“就他们这种人,你以为还真有什么狗屁信用吗?”

  我无视他的话,一脸嘲讽的看着徐亮,冷笑:“呵呵,什么狗屁大哥这么点诚信都没有,你还配和我打架吗?没开始,你就输了!”

  他们一堆人开始大笑起来,徐亮听了我的话很讽刺的大笑着:“哈哈,你们听见他说什么了吗?诚信?哼,这些东西是什么?能吃吗?在我的眼里只有利益,只有输赢,什么狗屁的,我都不在意!”

  我往胡同口一看,那里已经站满了他们的人前后把我们包抄起来,看来是怕我们逃走。

  我冲林帆一笑,调侃道:“怎么?有没有后悔跟我来?还说要看我的戏,现在变成看咱俩的戏了。”

  他的表情却没有我预想的懊悔,反而一脸轻松地笑着:“反正你这傻小子,也是一个人单枪匹马的闯来这里,还不如有我一个帮你呢!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

  我的心情顿时热血澎湃,道:“多谢,兄弟!”

  “切,都知道是兄弟了还说什么谢谢,都没有和你一起打过架,今天就来尝尝鲜!”

  我们一起严阵对敌,徐亮一脸轻蔑的看着我们,冷笑道:“兄弟情深,是吗?那就从一个挨打变到两个人一起挨打吧,兄弟们上去揍他们,狠狠地揍!打完了老子请客!”

  他们十几个人,我们两个人明显就处于了下风,而我却被林帆的话弄得整个人都热血沸腾的,一冲上去就是一拳把人家打的差点都破了相。

  林帆也没有拖我的后腿,也是拼命帮我防守着,我逮着了一个人就把他摁在地上,往死里揍,往他脑袋上砸拳头。

  我一个过肩摔就把人摔到地板上,那人爆发出巨大的哀嚎声,我甚至听到了有些骨头错位的声音。

  我也没发现我自己能这么猛,我甚至把那些人揍得都有些怕了,我一抓到他们的手,他们就连声求饶。

  直到一个人也不敢上来的时候,徐亮看见我都后退两步,自己也不敢上来,怕被我打,我站在前面一脸得意,身上也挂了不少彩。

  “徐亮你不是说要单挑吗,叫了人来还能打成平手,你也是够差劲的啊!你的小弟一个个身上都挂了彩了,你身上不挂点彩你怎么好意思?”

  这样的战况对于徐亮之前说的话来说,简直就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耳光,把他的脸面都要打肿了。

  我走上前一步,他就后退两步,磕磕巴巴的说:“今天就到此为止,之后我有时间我再找算账,兄弟们,先撤!”

  一群人就这么走了,林帆累瘫了,像一坨散泥一样做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我以前都没有打过这么有差距的架,居然还能打成平手。”

  我也坐下来,坐在他的旁边,喘着气:“要是没有你帮忙的话,这个平手的状况也没有啊,那被打的人肯定是我了,最后还是要谢谢你!”

  他帅帅的勾了勾唇,很臭屁的仰头:“别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我笑了笑,推了他肩膀一把,等体力缓过来之后,也差不多快要上课了,我和他去了学校的医务室处理伤口。

  医务室里面只有一个护士,她一转头过来,我们都惊掉了下巴,林帆喃喃道:“咱们学校的医务室居然有这么个美人,早知道我就天天来这里溜达了!”

  小护士头扎着一个半丸子头,干净简约,两缕碎发从旁边垂落下来,重要的是她的一双凤眼微微一眯就透露出撩人的诱惑,像个深潭穴洞一样,让人深入其中。

  不能自拔,我的眼球好像是被她吸住了一样,根本移动不了目光。

  一身洁白的护士服,由于是紧身的,把她美妙的身材曲线都勾勒出来,前凸后翘,令人遐想。

  她冲我们轻轻一笑,在我们两个面前晃了晃手:“两位同学看你们的样子,好像是受了伤了。”

  林帆第一个反应过来,举起手:“对对对,没错,我们身上受了伤,身上挂了彩,麻烦你帮我们治疗一下,谢谢。”

  她把林帆衣袖卷了起来,看了看他的伤口,都是青淤的印子,皱着眉:“你们刚才是不是去打架了呀,看你们这些伤口好像都是打架才造成的呢!”

  “嗯,麻烦护士姐姐还别告诉老师哦!”

  我用轻快的语气跟她说,还冲她眨了眨眼睛,她理解的点点头。

  她查看了我们的伤势,拿出了一些简单的包扎工具,替我们消肿,上药,包扎,她蹲在了我们的脚边,在给我们包扎伤膝盖上的伤。

  大概是因为她护士服里面的衣服是那种紧身的短款背心,把她的胸部曲线都包裹得紧紧的,沟展露在了我们的眼前,我冲林帆眨了眨眼睛。

  他一脸坏笑,轻声说:“秦鑫我还以为你有多纯洁呢,没想到居然是个隐藏这么深的老司机!”

  我不屑的撇了撇嘴,一脸坏笑:“再淫也淫不过你林帆,不是么?”

  小护士包扎完,抬头看着我们,一脸好奇问:“你们在讲什么啊,什么老司机?我怎么都听不懂啊?”

  我刚要开口回答,可是林帆却比我抢先一步:“哎呀,你不懂其实很正常的,都是我们男生之间的游戏用语。”

  我很同意的点点头,她一脸天真的看着我们,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告诉我们身体的状况:“只是一些皮外伤,休息几天就好了,但是我怕你们到时候蹦蹦跳跳的身体又出了问题,我还是再给你们打一剂消炎针吧!”

  她收拾着药箱,蹲下来的动作衣服把她的翘臀勒紧,小小的臀部看起来可爱极了,让我忍不住上去掐一把。

  我一脸坏笑,拍了她的臀部一巴掌,林帆瞪大眼睛看着我,有我在后面的角度都能看见小护士脸爆红的样子。

  她想要回头看是谁拍的,她可是这种事情不好意思问出口,于是就一直羞涩地低着头走了。

  我在后面偷笑,林帆则一脸惊恐样子,仿佛看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秦鑫啊,我还以为你是些什么纯洁的孩子呢,我都不忍心带坏,你看这样子,是你带坏我了,没想到你比我还猛啊。”

  我轻轻笑了笑,又有些无语的看了他一眼:“我什么时候带坏过你,恐怕我干的这些都是你先带坏我的吧!”

  他一脸惊讶,竖起三根手指指向天,一脸正色:“我发誓我林帆绝对没有带坏你秦鑫,否则就让我上厕所玩手机手机掉茅坑!”

  我嘴角一阵抽搐,这都是发些什么誓啊,我以为他会来个狠的呢。

  “得了,反正都一样污,逗逗她也不错,增加生活情趣!”

  这个得到了我们一致赞同,等到小护士拿来药用的东西之后,我们两个人都用坏笑盯着她看,她整个人背后一僵,生硬的开口:“我等一下要给你们打消炎针,打在肩膀上,可能会有些疼。”

  我忽然站了起来,舔了舔薄唇,哑着嗓音,抛着媚眼:“我拿着更大的针插你好不好,保证你不疼,而且还会很享受呢。”

  小护士低着头,两根手指一直搅着,一直不敢抬头看我,我又要继续把自己富有磁性的嗓音开口讲话:“怎么害羞了,没事,跟着我,我会带你走完全程,带你上巅峰...”

  我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整个人都一颤,娇羞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一直低着头帮我打针,手都有些抖。

  林帆在我旁边给了我一个赞赏的眼神,竖起了一根大拇指,对我表示膜拜,我得意的仰了仰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