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孤儿,我叫秦鑫,小时候我被亲生父遗落在街角,被我的养父母受养,我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养父母是这么跟我说的。

  我有一个姐姐,叫做秦珊珊,她和我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都是一样被养父母收养的孤儿,她对我很好,什么都会想到我。

  随着我慢慢长大,我也好奇我的亲生父母,可是每次我去问的时候,养父母都是统一说辞,时间久了我就放弃了。

  可是姐姐跟我说:“我们的亲生父母绝对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把我们遗落在街角,我们要查清楚!”

  每一次她去问一次关于亲生父母的时候,得来的都是和养父母大吵一架,每次都躲在墙角哭泣。

  我在她身旁安慰她,用肉乎乎的小手去擦干她的眼泪,肉肉的脸颊去贴上她的额头,稚嫩的声音安慰她:“姐姐不哭,哭了不好看。”

  我们感情很好,小时候都是住在一起的,她经常搂着我睡觉,她的个子长得比我快,性格也比我活泼,有时候睡觉她白嫩嫩的长腿直接横跨在我的腰上,让我动弹不得。

  A酷iu匠◇/网2唯NJ一#正版,;其●他◎◇都是盗版)X

  有一次,我靠在她的胸口上,感受到柔软的触感,疑惑的抬起头,天真的开口:“姐姐,你变肥了哦,胸好多肉肉啊。”

  她轻笑,摸着我的头,姐姐的头发很长,跟她睡觉的时候总是会抚到我的脸上,有着特别提神的清香。

  在家她经常会穿一些凉爽的衣服,那天她穿了一件短款背心,有时候弯腰下来的时候会露出半个胸,我一脸疑惑的盯着她,她有点尴尬。

  “姐姐长大了,变成熟了,以后会发育得更加好的。”

  她的长腿盘坐着,紧身裤子把她完美的长腿勾勒出来,黑色更加衬托出他肌肤的白嫩,我摸了一把她的腿,笑道:“姐姐的腿真好看!”

  她笑了,很好看,姐姐不算瘦,但也不算肥,平坦的小腹摸起来有种很舒服的触感,我摸来摸去,然后慢慢摸到她的胸。

  舒服的手感让我不知不觉就多摸了几下,我听到了姐姐的喘息声,急促,轻哑,连接起来或许是一篇好听的乐谱。

  我见她面色潮红,看着想一个红苹果,可爱极了,一下子就直接亲上了她的脸颊,道:“姐姐好漂亮!”

  她笑了一下,把我放在她胸上的手拿下来,摸我的头,道:“以后啊,你娶老婆了,你才能对她做这种事情,不能对其他女生做这种事情,会被当成流氓的!”

  我的手从她的脚踝再摸到她的大腿外侧,她脸色都变得有些僵硬,我的动作很轻柔,像是挠痒痒一样,却让她浑身战栗,然后抬头问她:“是这样?”

  见她不说话,然后又两只手抱上了她的腰,我好像感觉到我闻到姐姐的味道,有种无法控制的激动...然后身体有种亢奋的情绪。

  从腰的两侧,慢慢摸上去,抱上了胸,又问:“是这样吗?”

  姐姐的手抓住我,她的背后已经浸出细密的汗珠,额头上也有,像一朵出水芙蓉花,她的声音柔软而无力,还带着丝丝魅惑:“小鑫~”

  我愣了一下,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声音...我感觉自己好像被某种东西控制了一样,好想得到什么东西...房间里的温度是升高的,我看到姐姐的眼睛已经带着些许迷离,她抿了抿唇,软这嗓音说:“以后别乱摸姐姐,不然你也是流氓!”

  我又趴在她的怀里,头又埋没在她的胸前,柔软的触觉让我不由得使劲蹭了蹭,姐姐的长腿就挂在我的腿上,如牛奶嫩滑的皮肤让我看着都为之心动。

  “姐姐啊,你知道亲生父母是谁了吗?”

  姐姐拿起餐巾纸擦了擦额头的汗,喘了会儿气,呼吸还是那样紧凑急促,后面还是缓了过来,嗓子有些喑哑的开口:“爸妈不告诉我,我觉得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听到头顶上她咽口水的声音,我还正奇怪她的嗓子怎么会突然哑了,我很好奇亲生父母:“到底是什么秘密?”

  “他们说,时机到了就会告诉我们。”

  我状似理解的点点头,手又想摸上她的胸脯,她一早就看出我的意图,直接抓住我的手,摇摇头说:“这样不对哦,我说了,只有对你未来老婆才能这样。”

  我下意识开口:“那姐姐成为我未来老婆就好了啊!”

  姐姐愣住了,我也不说话,气氛很怪,然后她转移话题:“以后好好读书,有高薪还怕没老婆吗?以后长大了,我也不能和你住在一起了。”

  我哭丧着一张脸,抱着她的腿,脸贴到她的大腿上,道:“不要,我不要离开姐姐,姐姐的美腿好舒服的,给小鑫靠靠。”

  她笑我依赖她,我看着她的美腿就想抱上去一阵狂亲,更加想以后把她娶回来做老婆,就可以对她做那些事情了。

  而后,学习认真的那股劲,都是因为姐姐今天跟我讲的,有了高薪就不怕没老婆,而我想要姐姐做我老婆!

  好几次我都跟她说要娶她做我老婆,她笑我傻:“以后你还会遇到更多更好的女孩,你就会忘记今天说的话,到时候还会笑此时自己多傻。”

  还真的像姐姐说的那样,我遇到了更多更好的女孩。

  时间一晃而逝,我和姐姐都已经上了初二,而且还在同一所学校,然后我和她都没有在一起睡过了。

  说实话,我还是挺怀念当初我们一起睡觉的日子的。

  这天,下课我就趴桌子睡觉,对周围的一切提不起任何兴趣。

  我同桌叫卓安娜,人挺善良的,长得也很可爱,许多男生都很喜欢她。

  她上了一天课也累得趴在桌子上,抱怨道:“秦鑫啊,数学好难啊,什么函数什么的我根本一点都不懂。”

  我很赞同她的话,但是我学起来比她轻松多了,轻笑:“不懂的话你可以问我的啊,咱俩是同桌嘛。”

  她眼中闪着金光,激动的拉着我的手:“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每次家长会我妈老是拿你来和我比,哈哈,这回我的数学有保障啦!”

  卓安娜笑着,原本不算很大的眼睛一笑就变成一条缝了,好可爱啊。

  她站起来要去厕所,我眼尖的看见她裤子上有一块血渍,我惊呼:“卓安娜,你屁股出血了!”

  她一脸奇怪,我又说了句:“你裤子上有一块血渍,椅子上面还有一些印子呢。”

  卓安娜看了看椅子,的确有一大块血渍,她一下子慌了神,又有些尴尬,哭丧着一张脸:“可是我屁股不痛啊,要是我血都流完了怎么办?”

  我慌忙去拿条干净点的抹布跑去湿了水,帮她擦着裤子上的血,一股血腥味刺激着我的嗅觉,我又帮她擦干净椅子。

  旁边有人看到了,刚好是一个和卓安娜不怎么好女生,出口讽刺:“哎哟,都流血流到椅子上了啊,啧啧,难道不知道是什么吗?”

  卓安娜傻愣愣的,低着头,有些尴尬,摇摇头,我最讨厌看她们女生这种绵里藏针的了,不耐道:“既然你知道你就说啊,不知道还以为你不懂装懂呢!”

  那女生不爽了,也是个强悍的女生,一上来就推我一把,不爽道:“你一个男的那么积极的帮人家干什么啊,你喜欢她啊?”

  我不屑于打女生,但是对于她那个简单粗暴的动作也很不爽,道:“同学之间互相帮助,不像你只会制造矛盾。”

  我把我的外套脱下来给她绑在腰上,不想让更多的人看到这样的她。

  那女生不满了,拿起书就直接拍到桌子上,爆发出巨大的声响,本来没有看过来的同学都纷纷侧目。

  “你什么意思?我就给这个班制造矛盾?你就以为你这种好学生给班级做好事了是吗?我说卓安娜怎么了?她一初二了都不懂这种事情,要么是蠢要么是装纯!”

  周围的人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各种目光放到卓安娜的身上。

  我也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事情,听她的语气好像是挺懂的样子,问:“你懂?那就告诉我们了呗,都是同学。”

  那女生不屑的撇过头,冷哼一声:“哼,不是说我只会制造矛盾吗?那就别问,自己解决!”

  卓安娜低下头来,有些尴尬,在我耳边小小声的说:“你别和她吵了。”

  拿她的性格和这女生相比,她脾气实在是太讨人喜欢了!

  我点点头,对那女生说:“你爱说不说,我们去找老师,不必请教你这尊大佛。”

  我讽刺那个女生,拉着卓安娜就走去办公室。

  我们的班主任是一个有点婴儿肥的女老师,姓梁,我们告诉她卓安娜流血的事情,卓安娜一说完就哭了出来,说:“老师我会不会死啊,我还那么年轻...”

  梁老师忍不住笑了,摸了摸卓安娜的头,轻笑:“不会,其实你们流血是很正常的,这是女人每个月必须经历的事情。”

  我吃惊的捂住嘴,不敢置信的样子:“每个月流血那不是得每次裤子都被染红?”

  班主任看我们听得一愣一愣的样子,又继续说:“女孩的青春期都会经历这种事情的,或早或晚,卓安娜算是晚的了,只有经历这些事情才能真正_成为意义上的女生。”

  “到了后面,会有更多的青春期的变化,会慢慢成熟,变化也会更加明显,比如胸部会慢慢变大之类的。”

  她的话让我想起了之前姐姐跟我讲的,我终于解开了为什么姐姐的胸部会变大的疑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