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练,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要吃了你。”黑熊愤怒的吼叫着,张开大嘴狠狠的咬在赤练巨大的身体上,并不断的撕扯,任赤练射精的身体再怎么强悍,也被撕扯出一处硕大的伤口,血箭飞起老高。

  “你这个蠢货,以为这样就能杀的死我了,真是愚蠢,哈哈。”赤练也不含糊,张开蛇口,咬住了黑熊的脖颈,同时毒牙将剧毒毒液注射进了黑熊的身体。

  “这个射精就是那条无恶不作的赤练蛇?”张小米通过义父给的情报,也知道距离黑风岭三千多里的,有一条修炼成精、无恶不作的赤练蛇,数次被围杀清剿,都被其狡猾的逃脱,没想到今天在此遇见,心中暗暗叫好,心说,这次小爷正好可以为民除害,斩杀这条恶蛇。心念变化,小米一边继续观察,一边慢慢的朝着赤练蛇和黑熊战斗的地方游弋过去。

  “赤练,我黑风誓要喝尔之血,食尔之肉,此生此世,绝不与你善罢甘休。”厮打了许久的黑熊,已经渐渐被毒素侵蚀,此时感到脑袋发晕,浑身的力气渐渐流失,知道不能再纠缠下去,否则有可能就要命丧此地。这些精怪修炼上千年,那个不是精明善变之辈,明知不可为之,绝对不会再去纠缠,想到这里,猛地在地上翻滚的速度加快,一路滚向不远处的一处悬崖陡壁。

  赤练与黑熊交往数百年,早对黑风岭地形了若指掌,见黑熊如此,早就加倍提防,不一会黑熊带着赤练蛇已经冲出悬崖,翻滚着朝悬崖下坠去。早有准备的赤练蛇,猛地松开对黑熊的缠绕,蛇尾如软鞭一样甩出,缠住了悬崖突出的一块巨大的石块,黑熊嘴里含着从赤练蛇身上撕下的一大块血肉,如流星一样朝崖底摔了下去,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

  赤练蛇虽然甩开黑熊,但是那块巨石虽然足足有丈许大小,但仍不能承受赤练数百丈的庞大身躯,喀拉一下,从悬崖陡壁上脱落下来,向悬崖下边滚落下去,赤练蛇赶紧缩小身躯,迅速缠向崖壁上的一株小树,巨大的惯性,撞得赤练不由得喷出一口鲜血,但好歹堪堪挂住了身躯。

  “我呸,该死的黑风,活该你摔死。”已经幻化为人形的赤练,骑在小树上,望着已经变成一个小黑点的黑熊,还在继续的向下坠落,不一会凭借赤练过人的目力都看不见踪影了。

  “赤练,你先别得意,小爷在此,速速上来受死。”一道清脆洪亮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是谁?”赤练毕竟刚刚与黑熊殊死搏斗一场,现在还没有回过劲来,被突然从头顶传来的声音,着实吓了一跳。不过它修炼至今,大大小小的危险也遇到不知多少,并不惧怕,施展神通,一点身下小树上,嗖的一声窜上了崖顶,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中等身材,身材并不魁梧,却生的唇红齿白的俊朗少年,笑呵呵的盯着自己,脑子飞快的转动,一时半会想不起在哪见过这个少年。

  “少侠可认识某家?”赤练蛇想不起来,便不再纠结,开门见山,客客气气的询问着张小米。

  “不曾相识,敢问阁下可是赤练大仙?”小米也不急着动手,心思寻摸着还是问清楚比较好,毕竟自己也不能滥杀无辜吧。

  “正是某家,不知少侠缘何至此,找本仙何事。”赤练两只狭长细眸转动,似乎感觉对面的少年对自己并不友善,暗自准备提防着,同时调整法力来治疗身上的伤口,希望能尽快恢复。

  “好说,既然确认是阁下,那就好办了。”小米好整以暇的说道,虽然知道赤练蛇之所以跟自己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拖延时间,来治疗身上的伤,自持有战胜射精的把握,所以也不急着动手。

  “嗯?此话怎讲?少侠这是什么意思?”赤练修炼千年,早就养成了暴戾骄横的脾气,见小米如此说话,冷哼一声,语带寒气,冷冷的问道。

  “赤练,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小爷今天至此,本意是找黑熊切磋而来,既然遇到了你,那倒省得小爷奔波劳顿,正好取你性命,为民除害。”小米不急不缓的慢慢说道。

  “哈哈,小子,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既知本仙在此,你还敢巴巴赶来送死,本仙若不满足你,岂不堕了本仙名声。”赤练闻听,这少年果然是来寻自己晦气的,哈哈大笑,似乎此生都没听过如此好笑的笑话。

  “蛇妖,一会包你笑不出来,这么久,恐怕你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小爷绝不趁人之危,做出落井下石之事,既然你恢复好了,那就动手吧。”小米一边掏着耳朵,一边歪着头冲着赤练蛇精说道。

  “呵呵,小子,既知本仙受伤,还敢让本仙恢复以后才动手,真不知你是果有本领还是狂妄无知至极,总之,无论如何,明年今日都会成为你的忌日,那就受死吧。”赤练怒极反笑,伸手唤出自己的武器,在手里舞动几下,霎时四周寒气逼人,空气似乎都被冻结,方圆百丈内,那些没有被它和黑熊毁掉的花草树木都结了一层寒霜。

  张小米不禁打了个寒颤,定睛观瞧,原来赤蛇精的兵器是一柄蛇形怪剑,通体晶莹,如冰霜结成一般,也不敢大意,随手抽出赤焰斩,刷刷刷连挽几个刀花,一团团赤芒刀光将身体包围住,寒冷的感觉霎时大减。

  “小子,果然有两下子,一般凡人能瞬间被我的寒煞冰剑冻成冰雕,你竟然轻松抗住,年纪轻轻由此修为,却令本仙看重,小子,本仙不杀无名之辈,可敢报上名号?”赤练一见小米竟然能令刀芒如实质般护住身体,凝而不散,也是暗暗吃惊,遂开口探问小米姓名,如果是某个名门大派派下山历练的弟子,自己还是不招惹为妙,以免给自己招惹到更大的麻烦。

  酷VE匠v“网正@版、"首w*发

  “呵呵,还想打听小爷的底细,不过,告诉你也无妨,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张鹏是也,至于门派吗,恕小爷无可奉告。”其实报名时小米还在纠结,最终还是决定通报义父给自己起的名字,自己是何门何派,的确连自己都不知道,自然也无法告知赤练蛇精。

  “哦,哈哈,那就好极了,小子,接招吧。”蛇精见小米不肯告知门派,以为小米的确是名门大派,否则也没有这种傲气和骄狂,所以暗暗决定,见机行事,尽可能不伤小米性命。

  此时,张小米还没感觉到,自己因为误打误撞,反而救了自己一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