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卷 第十二章 红尘劫
  e酷“"匠}{网OU唯…一_j正版W,V其},他W◎都K#是^盗版

  张小米再次看到父亲,激动的扑上去,想要抱住爹爹,但是却扑了个空,父亲伟岸的身躯毫无任何感觉的从小米的身上穿了过去,“小米他娘,我去打猎了,你一个人在家,好好照看小米,我打到猎物就回来。”说着,大步的朝院外走去。“大川,出去打猎,要注意安全,快去快回,别让我们娘俩惦记太久啊。”娘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爹,你怎么也不理小米了?”泪水顺着张小米的脸庞滑落,顾不得擦拭,迈步向娘的房间走去。

  进了房间,看到娘正坐在炕沿,轻轻的对着炕上一个一岁左右的孩童说话:“小米乖哦,爹爹出去打猎了,娘还要干活,你自己在炕上玩,不要乱动,小心摔到地上。”小孩嘴里含糊不清的应着,两只乌黑发亮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正是小时候的张小米,小米隐约记得,有一次,自己在炕上玩耍,不小心从炕上一头栽下,摔的头破血流,到现在,头上还有那次留下的一道伤疤。

  母亲哄好小米就去干活了,看着娘亲离开的背影,小米默默的说道:“爹,娘,您们的儿子小米回来看你们了,爹娘,小米想你们啊!”泪水涌出,模糊了小米的双眼,但是并没有得到娘亲的任何回应。

  张小米哭了一会,擦干眼泪,坐在炕沿上,看着小的自己在炕上开心的玩耍,不禁更加怀念与父母在一起的那些年。

  炕上玩耍的小米果然如记忆中一样,玩了一会,就不小心从炕上跌落地上,摔得斗破血流,在在屋外干活的母亲听到哭声,赶紧冲进屋来,抱着地上哇哇大哭的小米,心疼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手忙脚乱的帮儿子包好头部的伤口,哄了好一会,小米才混混睡去,看着躺在床上的儿子,母亲又忍不住哭了出来,因为怕吵醒熟睡的儿子,拼命的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张小米不忍心再看下去,转身冲出屋外,大声的哭了出来,声音凄厉悲惨,不过,没有人个人感受的到张小米的存在。

  就这样,张小米留在了这里,每天看着父母进进出出,为生活操劳,看着自己一天天长大,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转眼过去的自己已经长到十岁,张大川一行组队进山打猎快回来,张小米清楚的记得师父丁昊会被父亲救回来,在自己家治伤。

  其后的发展果然与张小米经历的一样,丁昊伤好以后,顺利的收小米为徒,每日夜里,带着小米去山洞修练,随着时间推移,小米奉师命去深山大泽历练,收了小狐狸和狼王,后又顺利的降伏了蜥龙大妖,此战对张小米收获颇丰,也深有感触,决定提前停止历练,回家好好巩固巩固,张小米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兴高采烈归家的自己,知道接下来自己即将面对的惨痛的一幕,眼泪又再次流了下来。

  然而,事情并没有按照小米脑海中的记忆去发展,当小米一行回到村口,狗子他们那帮玩伴刚刚帮父母干完农活,有说有笑的往村里走着,与历练归来的张小米不期而遇,亲热的打着招呼,并很快和狼王与小狐狸打成一片,热热闹闹的一起朝村里走去,一路上与熟悉而又亲切的乡亲们打着招呼,很快就回到家里,爹爹娘亲还有师父正坐在一起吃饭,见小米回家,还带回了一只漂亮的小狐狸和一头高大强壮的狼,很是吃惊,纷纷围过来,嘘寒问暖,一旁的张小米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本该自己享受的亲情,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下来。

  此后的日子异常的平静,小米也在师父的悉心教导下,修行突飞猛进,几年过去,张小米已经长成一个十八岁的大小伙子,一次历练途中,救下一个美丽的女孩,一路上相互体贴,相互照顾,时间久了,暗生情愫,于是女孩就跟小米回到了村里,在张大川夫妇和丁昊师父的共同操持下,顺利完婚。

  不久妻子有了身孕,小夫妻每天其乐融融,围在父母膝下,张小米每日打猎练功,妻子挺着大肚子与婆婆一同为家里的男人们缝缝补补,洗衣做饭,日子过的其乐融融。

  张小米在一旁以旁观者的角度观看着这一切,虽然明知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是看到父母师父每日看着小夫妻,都是笑得合不拢嘴,依然不忍心去破坏掉这梦寐以求的幸福生活,便一直沉迷下去。

  很快孩子出生,在一家人的共同培养下,逐渐长大成人,岁月的痕迹也一点点的侵蚀着张大川夫妇,转眼三十年过去,小米的孩子也已经娶妻生子,四世同堂,终于有一天,母亲病了,大人孩子都围在母亲身旁,弥留之际的母亲只是眼镜直勾勾的看着一直观察着这一切的张小米,眼里含着泪水,苍老的脸庞显出无尽的痛苦表情,嘴张合着,似乎要说话,但却说不出来,手臂虚弱的微微抬起,想要抓住已经泪流满面的张小米,忽然手臂一垂,散手人寰,已然咽气。

  “娘啊……”张小米张大嘴巴,想要喊出声,但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屋里的人已经哭成了一团。

  母亲走了,张小米默默的在母亲的坟前守了三年,母亲临死前的那一幕时时刻刻的浮现在小米心头,娘亲分明是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啊。

  又过了两年,父亲也走了,数年间,师父,妻子都过世了,小米毕竟是个十五六岁的大孩子,对于亲人们的故去,没有丝毫的办法,只能痛苦的接受这一切。

  “假的,都是假的,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我既然选择了修练这条路,就不会选择回过头去过这种平凡的生活。”一个声音在心头呐喊着,“你好狠的心啊,你凭什么剥夺我们生存的权利,我们跟你拼了。”那些曾经的挚爱亲人,一个个面目狰狞,张牙舞爪的扑向张小米,似乎不再对他视而不见。

  “散去吧,都消失吧,尘归尘,土归土,该回哪里就回哪里吧。”随着张小米一个念头,眼前的一切逐渐消散,任凭那些虚幻中的人们,痛苦哀嚎,狠毒的咒骂,张小米依然默默的现在那里,一动不动,当眼前的一切恢复如初,小米依然站在问心桥上,泪水已经打湿了胸前的衣衫。

  张小米收起情怀,擦干眼泪,继续大步的朝前走去,每走出一丈距离,就会经历一段不同的人生,贩夫走卒,帝王将相,飞禽走兽无不经历一次,有的是以旁观者,有的则是亲身经历,生老病死,财富权利均不能再次动摇张小米一心向道之心,到最后幻象刚成,就被直接撞破,终于在踏出问心桥的最后一步的时候,张小米顺利的通过了第二关的考验,此时压抑许久的心情得以释放,禁不住仰天长啸,更凸显出张小米此时的意气风发,英雄气概,整个人的精神面貌也焕然一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 说:

未完待续,同时求挖掘机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