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砰砰砰的声音响起,张小米被人形生物打的如狂风摆柳,左右踉跄,前胸、后背、臂膀、大腿处处都是伤口,情况一度变得分外凶险,眼见用不了多久就要失败。

  远处桥头处,虞兰和石头站在一起,望着桥上左支右挡,风摆荷叶一样摇摇欲坠的张小米,石头率先发言:“兰姐姐,你看小米少主很快就要坚持不住了,跟我交手的时候,我就发现,少主攻强守弱,加之实战经验太少,明明有取胜的实力,但是往往贻误稍纵即逝的战机,让自己落在风险之中,如果不是我感觉少主是个修练的好苗子,不想让他受到信心的打击,拿出我的实力,恐怕第一关他都过不去。”

  “呵呵,你这个烂石头,终于承认你放水了吧?还有方才如果不是你在哪边敲打石壁,少主已经昏睡过去,岂会遭受现在的痛苦。”虞兰眼睛依然紧盯着远处的张小米,随口说道。

  “呃,我没说放水啊,我真的是被少主打烂身体才认输的。”石头自知言多语失,说走了嘴,眼望上空,狡辩着说道。

  “好啦,你以为你的行为能瞒过主人......咦?石头,你快看少主。”虞兰刚要跟石头继续斗嘴,却很快被远处吊桥上的张小米吸引了目光。

  “少主认输了?啊?那是什么情况?兰姐,你对问心桥上的一切最是清楚,少主怎么啦。”

  二人目光齐刷刷的望向张小米,吃惊的看着眼中的一切,满脸的不可思议。

  此时的张小米其实一到强弩之末,浑身的伤痛加上身心俱疲,已经发动不起有效的进攻,只是凭借神功护体,还在咬牙坚持。

  正当一股绝望渐渐笼罩心头之际,看着铺天盖地涌过来的数不胜数的人形生物,身体的潜能突然爆发,天地为之一静,在小米的眼中,那些生物不在迅捷,不再凝实,而是一团不断波动的气团,动作缓慢,虽然攻击依然在持续,打在身体上,依然被打得身体摇晃,但是已经不对小米造成实际的伤害,虽然难受,但也还能勉强应对。

  张小米干脆闭上双眼,不再用视觉去观察身体周围的那一个一个的气团,认你狂暴无常,我自岿然不动,早已领悟的疾风之道此时发挥了作用,天地之间的风动,此时仿佛和张小米融为一体,风既是张小米,张小米亦仿佛就一阵风,那些狂风包括着天地之间的气体,凝聚成了一个个气团,形成了人形生物,眼见未必真实,发现了规律就不再神奇,张小米调动着这片天地之间方圆百丈范围内的一切风的能量,去改变风的方向,与形成人形生物的那些风的能量交融,反方向的逐渐去破坏那些有规律运行着的风力,两股不同方向的风能渐渐的达到均衡,使之运行的速度渐渐减慢,渐渐的相互抵消,当形成人形生物的风能被彻底抵消之后,使气团失去约束,渐渐的向天地之间扩散开去,凝实的人形再也不能维持,驿动着渐渐由实转虚,张小米将赤焰斩插进刀鞘,双手不停地拍击着周围的气团,那些即将逸散的气团再也维持不住,开始一片片的消散,直至消失。

  “这小鬼,竟然能发现人形生物的奥秘,看来这第二段也困不住他了,哼,第三阶段将由我亲自出手,我就不信他还能破解。”虞兰娇哼一声,玉足跺地,恨恨的说道。

  “啊哈哈,兰姐也有吃瘪的时候,少主的确了得,竟然这么轻松就能通过那些气团,想当初,那些过关的,那个不是以力破法,横冲直撞的硬闯,即使是我,当初第一次尝试的时候,都险些通不过,哈哈,果然没有错看少主。”石头得意洋洋的在一边说着,比自己获胜还高兴。

  “少主的确聪明,如果能一直这样发展下去,我们这一派那才算真的后继有人了。”虞兰似乎想到了什么,愣愣神,轻声说道,“哼,不理你这块烂石头了,我去前边好好准备一下,接下来给少主一个惊喜,呵呵......”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不见。

  “少主一定能够顺利过关,石头不会看走眼的。”石头看着虞兰消失的方向,自言自语的说道。

  张小米接下来就轻松了,随着对风的掌控,后来都不用自己出手,心念一动,前方的人形生物就消散一片,百十丈的距离,仿佛闲庭信步,轻松无比,转眼来到红线处,人形生物已经彻底消失,张小米知道,这第二阶段已经顺利通过,最后这七八十丈可以说是自打进入下山路以来,最轻松的一段路,不但丝毫不累,反而顺便在路上行走的过程中,就通过调理,使身体调节到了更高的一种绝佳状态,因为还不知道,接下来问心桥的最后一段路,迎接自己的是什么苦难。

  突然,眼前人影闪动,虞兰出现在桥上,迎着张小米款款走来,“弟弟果然好手段,能如此顺利通过第二阶段,还是自打设立下山路以来的第一人,姐姐很是为你高兴呢。”虞兰风情万种的对小米说道,“接下来,也是最轻松的一段路,你无需打斗,只需感受即可。”

  “第三阶段不是需要考验道心的吗?怎么会最轻松?不需打斗,如何考验道心。”小米听的一头雾水,好奇的问道。

  “呵呵,你一会就能感受到了啦,不过姐姐提醒你,勿忘本心,最后一段路,长百丈,你每过一丈,就会经历一世的感悟,对于修练者来说,是一个难得的修练过程,弟弟可要好好体会哦,好啦,你可以开始了。”说着优雅的往旁边一闪身,给小米让开一条通过的空间。

  “谢谢前辈提醒。”小米最是受不了虞兰这种,一言一颦都不忘魅惑的做派,赶紧向前边走去。

  “呆子,真是不解风情,哼。”虞兰气呼呼的对着张小米说道。

  张小米哪敢再搭话,紧走几步,突然眼前场景变化,身不由己的被带到了一个不同的场景,环视四周,那里还有问心桥,也不见了虞兰,看着四周熟悉的景物,张小米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酷;f匠p网'正'b版m-首^)发Q

  这分明就是自己生活的小山村,走进村子,迎面走来了老丁大叔,还有小迪他爹,二人扛着锄头,朝村外走去,似乎要去锄地,小米快步走向前去,热情的喊道:“老丁大叔、陈伯,你们这是要去干活啊。”二人依然自顾自说着,从小米身旁走过,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小米,也没有听到小米向他们打招呼。

  “老丁大叔、陈......”张小米张口刚要喊住走过去的两个人,但是想了想,觉得还是先不喊了,既然回村,乡亲们也都在,赶紧回家看看自己的爹娘再说。

  一路走在熟悉的路上,见到了众多熟悉的面孔,但是,让小米感觉奇怪的是,不管他和谁打招呼,那些人都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或忙着手头的活计、或与旁边的人有说有笑,同时,小米也发现,这些人似乎都年轻了不少。

  张小米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地跑向自己的家,走到家门口,门口大开,迎面走来一人,身材魁梧,方面大脸,鼻直口方,棱角分明,高颧骨,大鼻梁,古铜色的皮肤,大环眼,双目炯炯有神,脸上的线条有如刀砍斧刻,一头浓密的长发,用一条兽皮带随意的束住额头,宽宽的肩膀,胸脯鼓鼓着,虎背熊腰,一张虎皮缝制的袍子,斜披在身上,露出粗壮的胳膊,一张蒲扇般的大手,拎着一把猎叉,青筋暴突,给人一种力大无穷的感觉,不是自己的爹爹张大川还能是谁。

  “爹,我又看到你了,太好了。”张小米一见爹爹,激动的扑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未完待续,老骥伏枥希望书友们积极的投出您手上的挖掘机,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