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米经历过幻境,深知幻境给自己带来的困扰,小心谨慎的一步步的走在问心桥上,双拳紧握,指甲深深的陷进掌心,凭借这一丝丝的痛楚,努力的保持清明,越走越慢,八十丈、九十丈......九十八丈、九十九丈、一百丈,终于,在买过桥上一条红线过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第一阶段总算熬过来了,回想着刚才最后十几丈的艰难,心中闪过一丝后怕,知道自己如果不是封闭神识,意守识海,不思、不视、不闻、不听,几乎过不来这最后几步路。

  6更新最`快y上酷匠网\

  身体虽然疲累,但是心更累,张小米干脆盘膝坐在桥面上,运行功法,努力的调整自己的状态,“反正也没限定过桥的时间,我先稍作调整,再继续前进,这第一段路就如此艰难,后面的两段路,恐怕更加艰难,不过既然选择了修练这条路,我张小米必将成为顶天立地的汉子,又何惧这一点点困难呢。”张小米暗暗给自己打气,继续调整身体,同时回味刚刚经历的一切,发现自己的道心更加坚定,以往偶尔产生的一丝丝懈怠、想要投机取巧的想法一扫而空,心境清灵,修练的效果大大提升,一些问题思考起来,也快捷了许多,问心桥果真是个极好的锻炼的地方,以后如果有机会,一定多来这里历练。

  正当小米一边调息,一边琢磨好事的时候,桥下狂风大作,霎时桥面上下颠簸,摇晃的也更加厉害,张小米赶紧站起,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山风呼啸,狂暴的吹动着吊桥,越刮越大,山风渐渐凝实,从无形变成有形,慢慢的汇聚成众多人形生物,一个个青面獠牙,高大的身躯,宽大的肩膀,粗壮的手臂,下半身无腿,拖着一条长长的尾状的东西,手里各擎兵刃,有的拿刀,有的持剑,有的握斧、反正是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镗、镰、槊、棒、鞭、锏、锤、爪、拐子、流星,十八般兵器,一应俱全,人形生物越聚越多,不多时占据了小米前边的整个桥面,空中还飘荡着许多占不到地方的,看着这些生物如此之多,小米只觉得头皮发麻,手心见汗,自打修行以来,还从没见过这种阵仗,抽刀在手,小心的等候着人形生物的进攻。

  那些狂风凝结的人型生物越聚越多,张小米前方百丈范围的桥面不多会就被站满,看着张小米不动,也并不主动上前,纷纷嘴里嚎叫着,声音尖锐刺耳,直钻小米耳鼓,并向识海传去,小米只觉得脑袋一阵刺痛,不禁大惊,这怪物不但看着凶狠,啸声还能对自己的识海造成伤害,赶紧调动意识,保护识海,瞬间将入侵的声波灭杀,同时也不在等待,挥刀朝着人形生物杀去。

  身形生物一见张小米发动进攻,最前排的几个各舞兵器,朝张小米攻了过来,一霎时,刀光剑影,杀在一起。

  刚一交手,张小米就是一惊,这些人形生物果然不好对付,个个都有蜥龙大妖那种战力,当初自己斗蜥龙大妖时也是险之又险,虽然这一年多以来,进步不小,但是自认还没有同时对付几个蜥龙的本事,瞬间被打了一个手忙脚乱,不多时,又被迫退到红线附近,好在小米退到红线时,人形生物也不再追击,纷纷回到自己的位置,嘴里吼叫着,似乎在嘲笑张小米不自量力,胆敢招惹它们。

  “这些家伙似乎只是守护问心桥第二段,只要我不走到它们攻击范围,它们便不进攻,但是我不前进,终不是办法,一定想法打败它们,我才能过关。”张小米暗自思量着,“通过刚才的观察,这些怪物不但单个战力惊人,似乎还有一套完善的合击之法,相互配合,我必须逐个击破,使它们不能合击,我才有取胜的可能,该怎么做呢?不管了,先多试几次再说,反正打不过,我还可以回到这里,继续想办法。”想到这,张小米继续挥刀冲过去厮杀。

  厮杀了没一会,张小米便又被迫返回红线,就这样,反反复复十几次,张小米终于发现,因为桥面宽度有限,使得人形怪物并不能对自己形成合围之势,而且因为手里所持兵器不同,配合上并非无懈可击,完全可以逐一消灭,而且经过几番交手,同时也发现这些怪物虽是狂风凝结,但是有若实体,力量极大,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怪物们的实力似有增加之势,因此自己还不能继续拖延时间,需要尽快的打败怪物们,冲过去,不然时间越久,自己过关的可能性越低。

  既然知道不能拖延时间,张小米也不再迟疑,脚下施展应龙八步,身形瞬间化为虚影,眨眼功夫杀进人形怪物跟前,将绝命三刀的用劲技巧运用于天刀五式,刀影翻飞,与怪物们杀在一起,利用步法的精妙,游走在人形生物攻击的死角,赤焰斩每次挥出,都有一头怪物被击出桥面,消散于天地之间,重新化成山风。

  “还好这些怪物一击即散,否则那真是头痛了。”张小米一击得手,信心大增,手上的宝刀更加犀利快捷,一时间怪物们纷纷被击杀。

  然而张小米高兴了没多久,前进了十余丈,杀死的怪物也有百十只,同时发现人形怪物的战斗力越来越强,防御也越来越高,配合的更加完美,往往三四刀才能杀死一个,有几次还险些被击中,衣服都被怪物的兵器划出几道口子,一时间张小米左支右挡,逐渐的落在下风。

  终于一柄大锤从怪物丛中击出,重重的打在小米肩头,张小米瞬间飞出十余丈,落在桥面,怪物们蜂拥而上,转眼刚刚扫清的桥面又被怪物占满。

  “我草,不是吧?这仗还怎么打?”张小米气恼不过,骂出声来。

  怪物们仿佛战胜一般,挥舞兵器,冲着张小米一阵狂吼。

  “我就不信杀不过去了。”张小米调好气息,活动了一下肩膀,感觉并无大碍,除了还有些疼痛,筋骨到没有受伤,一个鲤鱼打挺从桥上跃起,勇敢的朝怪物们冲了上去。

  张小米不再留力,疯狂的挥舞着赤焰斩,刀光潮水般涌向人生生物,怪物们好像被砍倒的稻草,四下飞散,眨眼功夫就被小米击杀数百只,张小米也凭借这股气势,快速的向前推进了足足二十几丈。

  但是这种猛冲猛打的战斗方式,毕竟需要有充足的内力,时间久了,必然有力竭的时候,正当张小米旧力将竭,新力不生的时候,怪物们也瞅准战机,向着小米发起了疯狂的进攻,刀剑齐举,斧钺纷至,打的张小米身形晃动,不住的后退,留下的空隙很快被怪物填充占领。

  “啊......”张小米一声长啸,身形转动,效仿石头旋转攻击之法,身体陀螺般转着冲进怪物群中,一霎时人形生物的攻击纷纷落空,被小米转动着身体轻松躲过,依靠转动的惯性,宝刀闪电般斩出,身体周围的怪物像下饺子一样,一个个被击出桥面。

  张小米一边转动,一边不断的思索着更好的战胜怪物的办法,随着前后左右怪物越聚越多,张小米又一次陷入被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今天第二更,晚上还有更新,敬请书友们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