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卷 第九章 问心桥

  张小米战胜石巨人石头,与石头打了招呼,朝远处的吊桥走去。

  “小子,过桥时自己小心。”石头在后面喊道。

  “你这个憨货,嚷嚷什么,吵醒我的美梦。”随着一道声音响起,桥头处升腾起一片绿色的浓雾,紧接着浓雾逐渐凝实,幻化出一个年纪约莫三十来岁的美妇人,体态丰满,身材修长,比之张小米还要高出一头,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身水绿色的裙钗堪堪包住腰身,香肩裸露,大腿修长,走起路来,波涛汹涌、翘臀摆动,满头乌发高高挽起,一朵不知名的紫色小花斜插鬓头,更显此女子的妖艳。一边说着,一边款款走来,柔荑轻捂小嘴,未说话先媚笑,千娇百媚、仪态万千,“哎呦喂,感情来了一个俊俏的小后生啊,呵呵。”

  “哎,我说,别逗人家啊,小米还是个孩子呢。”石头从后边咚咚地迈着大步走了上来,站在小米的身旁,冲着刚刚现身的美妇,瓮声瓮气的说道,“他是主人派来闯下的山路的,你可得好生照应着。”

  “我说你这个蠢笨的石头,奴家自然知道他是主人派来闯关的,还要你傻呵呵的告诉我吗,真是的,你说是不是啊,小哥?”美妇人一边呵斥着石头,一边俏脸扭转,俯下身子,冲着小米说道,露出胸前一片雪白,美目流转,别有一番风情。

  张小米毕竟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了,正是青春萌动的年纪,哪见过这种世面,瞬间羞了个大红脸,根本不敢直视走来的女子。

  “呵呵,还害羞呢?姐姐好看吗?”女子继续挑逗小米。

  “够了,要知道自己的身份,”石头皱皱眉头,颇为不悦的说道,“阿三说过了,这是我们的少主人,你最好放明白些,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你要死啦,奴家的事要你来管,你若不服,不妨等小哥闯关过后,再来打过。”女子俏脸一变,眉目含霜,怒斥着石巨人石头。

  “好男不跟女斗,我才懒得管你。”石头见得女子发怒,后退两步,虽然嘴上不让,但似乎很是惧怕此女子。

  “咳咳,二位前辈不要为小米伤了和气,还请容小米试闯第二关。”张小米见二人一见面就争吵,赶紧出言阻拦。

  “哎呦,什么前辈前辈的,姐姐有那么老吗?”女子转过头来,满面春风,和颜悦色的对小米说着,还顺便抛了一个媚眼。

  “几千岁了还不算老。”石头在小米身后小声的嘀咕着。

  “你?”女子闻言,面向石头,双手叉腰,就要发怒。

  最b新$0章、I节s上:酷(*匠网

  “我什么都没说,回去睡觉喽......”石头耸耸肩,转身跑了,看的小米拼命地绷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看来石头也蛮可爱的。

  “该死的石头,看我过后怎么修理你。”女子气的跺跺脚,很快收起怒容,笑呵呵的转过身来,“小哥,想要闯关,跟姐姐来吧。”说着转身,款款而行,腰肢摆动,甚是好看,小米吐吐舌头,赶紧跟了上去。

  “第二关名为问心桥,考验的是闯关者的道心,只有道心坚定者才能通过吊桥,如果道心不稳,要么昏睡于桥上,要么失足掉下万丈深谷,总之并非毫无风险,小哥你可敢闯?”

  “前辈,小米此番前来,就是为了要闯过下山路,既然前辈已经交代了闯关的事宜,还望前辈让路,我这就过桥。”小米异常坚定的说道。

  “不许叫前辈,叫姐姐,你怎么跟那个石头一样呆头呆脑,真是气煞奴家了。”女子眉头微皱,嘟起小嘴,跺着脚,佯做生气的样子,人见尤怜。

  “小米愚钝,对不起啦前辈,我要闯关了。”小米感觉自己快受不了了,赶紧朝吊桥跑去。

  “小哥,一会桥上见哦。”见小米跑开,女子收敛娇媚,一脸庄重的看着小米的背影,低声说道。

  小米已经飞快地跑到桥头,并没有听到女子的话语。来到桥头,果然桥头一侧,竖立着一块与第一关相同的石碑,上书:“下山路问心桥”,下面小字写到:问心桥守关者虞兰,乃天界植物连天藤所化,擅魅惑、所化幻境,亦真亦幻,用以考验闯关者道心,其本体幻化成吊桥,长三百丈,是为问心桥,问心桥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考验闯关者毅力,第二阶段考验闯关者耐力,第三阶段考验闯关者恒心.......百余字详细介绍了问心桥的闯关细节。

  “自我踏上修练这条路,一心向道,刻苦用功,一天未曾松懈,早已道心似钢如铁,道心无有丝毫缺失,这一关我一定会闯过去的。”小米真气连续运行了几个周天,将精神状态调整到最佳,深吸一口气,坚定的跨步走上吊桥。

  吊桥虽然被山风吹的上下浮动、左右摇摆,但是对于张小米这种修练之人,依然如走平地,自然不在话下,一步、两步、三步,每一步都走的异常平稳,似乎没有什么难度,考验的是什么毅力呢?小米一边走一边琢磨,不知不觉,一丝困意袭扰脑海。

  张小米打了一个呵欠,抬手轻轻的敲了敲脑袋,忽然一丝不祥闪过心头,“不对,这其中定有蹊跷,我自从修练以来,特别是上山这一年多,即使不眠不休,真气运转一个周天,便可精神饱满,疲劳尽失,就算刚才闯石头那一关,受了一些伤,也不至如此疲乏,肯定是这问心桥的问题。”

  想到此处,张小米加速调整内息的运转,同时意守识海,只留些许感官,仔细观察桥上的一切,霎时头脑清醒如常。

  果然是这桥的问题,小米发现了根由,赶紧加快步伐,继续朝着桥的对面走去。

  然而,事情并没有张小米想象的那么简单,走了没多远,小米脑海中便不断的浮现出小时候的一些场景,自己仿佛回到了从小生长的村子,时而帮助爹娘干些劳务,时而和狗子、柱子、小迪他们上树掏鸟,下水捉鱼,打闹嬉戏,后来又认识了被爹爹张大川救回的师父丁昊,被师父收入门下,每天白天干活玩耍,晚上修练,日子过得简单、但并不枯燥,那一天,师父教自己一套刀法,并给了自己一口量身定制的宝刀——赤焰斩,自己如获至宝,疯狂的练习起来,一直练了三天三夜,终于将这套天刀五式演练纯熟,身体疲乏的他,来到青龙潭边,仰面躺在大青石上,头枕双臂,望着蓝蓝的天空,听着山谷里小鸟清脆的鸣叫,小狐狸火儿静静的附在身侧,这日子过的可真美啊,小米嘴里哼着山野小调,慢慢的困意袭扰,双目微阖,渐渐的进入梦乡,鼻息匀畅,鼾声响起,一切是那么宁静美好。

  “小米,你又偷懒,赶紧起来练功。”耳畔似乎响起师父严厉的声音。

  “哎呀,师父,小米练了这么久的刀法,你就让我睡一会吧。”张小米并未睁眼,而是嘴里嘟嘟囔囔的呓语着。

  突然天雷隆隆,狂风四起,好像即将大雨倾盆,张小米一下惊醒,举目四望,发现自己站在问心桥上,一动不动,略一回忆,原来自己刚刚已经被引入幻境,刚才的一切并不是真实发生,而是自己心魔滋生,产生了倦怠的情绪,面色一红,平息波动的心情,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你这烂石头、死石头,敢破坏老娘的好事,不怕被主人责怪吗?”虞兰不满的说着。

  “嘿嘿,我只是无聊,睡得太久,活动活动筋骨,你告诉主人我也不怕。”石头嘿嘿一笑,狡辩着。

  “呵呵,这小子还算惊醒的是时候,再晚片刻就任谁也不可能在问心桥上唤醒他了。”虞兰娇笑着说道。

  此时的张小米正在桥上,一边抵抗着倦意,一边艰难的前进着,并没有听到虞兰和石头的对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 说:

  未完待续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