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米不但练成了绝命三刀第一式一往无前,而且对早已领悟的狂风之道也在运用上,有了全新的理解,同时,对于师父丁昊传授的修练功法的第三重也有了较深的沉淀,离突破似乎不远了,但似乎又欠缺点什么,才迟迟不能突破,小米知道,是自己阅历太少,对人自身的奥秘和天地的法则理解不够深刻,所以打算此次出关,就跟屠前辈请示一下,打算继续外出历练,多多经历一些不同的生活。

  这一次闭关感悟一直持续了三天,小米才走出自己的屋子,迎面碰上仆人阿三,赶紧打招呼:“三伯您好。”

  “小米,出关了?呦!看来是突破了,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哈哈,恭喜小子你啊。”阿三愉快的和小米开着玩笑。

  “三伯,你的脸怎么了?”小米这才发现,阿三的脸上有一道於痕,赶紧询问,同时心中纳闷:“以三伯如此身手,而且还是在山上,有没有仇家来袭,怎么会受伤呢?”

  “咳咳......不小心跌了一跤,莫问莫问......”阿三似乎很不是很情愿解释,因此小米也只好作罢。

  “对了三伯,屠前辈在洞府吗?”

  “哦,你找主人?主人在自己洞府呢,这会儿应该没有什么事,这不,洞府的门开着呢,你直接进去吧。”

  “好的,三伯,我先进去了,对了,三伯以后有闲暇的时候,要多多指点指点小米哦。”小米这一年多以来,因为屠铁匠经常外出,不在山上,反而是和阿三朝夕相处,感情上分外的亲近,所以说话的时候也就随便了很多。

  “好好好......只要你不嫌我啰嗦,想什么时候停我唠叨就过来找我,快去找主人吧。”阿三退了小米一把,笑呵呵的赶着小米快走。

  “嗯,我先去找屠前辈,三伯一会聊哦。”说着快步的朝屠铁匠的洞府走去。

  走进洞府,却没在别院里发现屠铁匠的身影,正琢磨是进还是退的时候,屠铁匠的声音从工坊里传出:“小子,先去小院等我,我忙完手头的活计就过去。”

  “知道了,前辈,您先忙。”小米欢快的应了一声,便朝着小院走去。

  大约等了将近一个时辰,正当张小米百无聊赖,盯着院里的小溪发呆之际,屠铁匠洪亮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怎么,等烦了吧小子......”

  张小米一转身,就看到屠铁匠大踏步的走进院子。

  “哪能啊,我正琢磨溪水呢。”张小米挠挠头,笑嘻嘻的说着。

  “琢磨溪水?琢磨出什么没有。”屠铁匠似乎并没觉得意外,随口问道。

  “我还能琢磨出什么啊,不过我刚才看着溪水,突发奇想,觉得水好神奇,看似温柔,能包容一切,但是狂暴起来,却又能摧毁万物,而且适应环境的能力极强,可以根据冷热寒暑,变换着不同的形态,但是最终又能恢复最开始的形态,似乎我练习的功法也暗含着水的奥妙,但是什么、在那里,我却没有找到答案。”张小米对屠铁匠一五一十的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果然不凡,能琢磨出这么多道理。”屠铁匠也注视着溪水,轻声的说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百柯争流终入海,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都是说水的特性,就是包容,还有水能孕育生命,也能吞噬一切,这又说了水的无常。所以水行一道,确实也是我辈修行之人都有接触的大道啊。”

  “水行大道?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呢,前辈能否讲讲呢?”张小米也未曾想,自己突发奇想的琢磨,竟然牵涉到了修行中重要的大道,好奇的问道。

  “天地乃是从混沌中孕育而来,混沌初开,混沌之气分成两部分,轻者上升形成天,浊者下降,凝结成地,这就是阴阳,天地形成,分成四象,分别是东南西北四方,四象演变成金木水火土五行,分别是东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西方庚辛金,北方壬癸水,中方戊己土。以及混沌形成了类似于阴阳之道的生命和毁灭之道,这就是十大天道,在这十大天道之下,还有风雨雷电刀剑等等六十四条大道,四千零九十六条中道,以及一千六百七十七万七千二百一十六条小道。”屠铁匠娓娓道来,对每一条天道、大道、中道都对小米细细的说了一遍,竟然说了整整三天三夜。

  听的小米云山雾罩,不知所以,幸亏经过这几年修练,记忆能力超强,虽然不明白每条道的奥秘所在,好歹能完全记住这些道的名称,至于那过千万条的小道,就没有必要去记了,因为这些道很多都没有太多的意义,只不过是天地规则形成的一些根本,没有谁会去真正的用心去统计和记忆。

  “对了小子,我观察你的步法有一些风之道的韵意,你应该已经掌握了疾风之道了吧。”

  “呃,我上次进深山历练,偶然在大雨滂沱中对风有了一些感悟,因为是在狂风暴雨中感悟的,当时我自己起名狂风之道,不知是否前辈说的疾风之道?”张小米一想到自己胡乱给道起名,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搓着双手,嘿嘿的傻笑着说道。

  “嗯,风之一道分了若干旁支,你不知也很正常,要知道,五行相生相克,水火相生就形成了风,所以你有了风之一道的感悟,再来感悟水火,自会有一些便利。”屠铁匠点点头,对小米轻声的说道。“不过,一切随缘,不要刻意去追求,道可遇而不可求,在今后漫长的修练过程中,切记我今天对你说的这番话。”

  *“最}新Wg章A节bJ上2"酷!匠D网

  “小米一定将前辈的教诲铭记于心,请前辈放心。”

  “那就好,修行之路艰辛无比,处处都有风险,一切无愧于心,我辈修行,讲究的是顺应天意,并非逆天而行,我们只不过是对天地奥妙了解的比凡人透彻一些而已,不可仗着自己有些本事,做出逆天之事。”屠铁匠看着小米,表情严肃的说道。

  “晚辈谨遵前辈教诲。”张小米也是一脸认真的回道。

  “我知道你是个听话的好孩子,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对了,咱们爷净顾说道之事了,你找我什么事还没说呢。”屠铁匠看着小米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这小子刚刚有些进步,肯定是按捺不住,想要下山,故此出言相问。

  “嗯,晚辈是有事向前辈请示,我今次练成绝命三刀第一式,并且将疾风之道也融入到了刀法之中,对师父他老人家传授的功法也有了一些触动,似乎还需要一些机缘才能突破,因此想下山历练一番,希望前辈准许。”张小米见屠前辈相问,随即将心中的想法说出。

  “嗯,历练是好事,修练之事,既要出尘,还要入世,不过并非我不允,你现在虽然刀法等都有进步,但是还稍显稚嫩,我本意是留你在山上继续修练成第二式刀法,才计划让你下山,既然你现在提出,你看我右手紧邻的那座洞府了吗,那里设有下山的一些考核,你如通过,我便放你下山,你可愿意?如果过不了考核,你就继续在山上修练,直至你什么时候过关,再下山不迟。”

  “晚辈愿意一试,还望前辈成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亲们,每天签到会有免费挖掘机赠送,获得挖掘机只能在本书使用,不用也是浪费,不要忘记投给老骥伏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