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光如匹练,如月光,光彩夺目,轰的一声,准确的劈在树身上,咔擦,一米多粗的大树被拦腰斩断,刀光继续飞出数丈,在第二棵大树上留下深深的刀痕,才消散不见,第二棵大树几乎被砍出近半的缺口,树身摇晃着,也在疯狂的自我修复。

  “好小子,这一刀总算有了点意思。”不知何时,屠铁匠出现在了小米身后不远处,后面还跟着仆人阿三,二人看着张小米,脸上洋溢着笑容,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前辈什么时候回山的,我怎么没有发现。”张小米赶紧收刀,快步迎上去,躬身施礼。

  “哈哈,我来去自由,岂会被你这个小鬼发现,我也是今早才回山,回来后就一直在观察你练刀,砍了这么多刀,总算摸到了绝命三刀第一式的门槛,恐怕离人刀合一也不远了,这一刀砍出,才真是一往无前的意境,好好好,好啊,你小子总算没让我看走眼,是练刀的材料。”

  看得出,屠铁匠对小米的进步,甚是满意。

  “谢前辈夸奖,晚辈愚钝,练习了这么久,还多亏三伯指点,才有了现在的进步,哦,还没谢过三伯。”说着给阿三深鞠了一躬。

  看x0正版k章%节上酷Im匠网

  阿三侧身一步,让过小米,说道:“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谈不上指点,还是小米自己肯吃苦、肯用功的结果。”

  “二位前辈在上,小米现如今似有些感悟,想失陪一下,回洞府参悟,请恕小米失陪。”张小米与二老说话间,脑海中似乎灵光一闪,对于刚才最后一刀有所感悟,赶紧向二老告罪。

  “好啊,事不迟疑,赶紧去吧。”屠铁匠是过来人,知道这种感悟的机会稍纵即逝,赶紧打发小米回洞府。

  待小米走后,屠铁匠侧过身,看着阿三,脸带笑意的问道:“刚听小米说,你曾指点过他一些东西,还有这事?阿三都肯指点这小子了,难得难得啊,哈哈,阿三,是不是这么多年,耐不住寂寞,也想收个徒弟啊?说真的,小米这孩子是个难得的修练的好胚子,如果精心雕琢,肯下些功夫,假以时日,必然会名扬天下,要不你就收了他?”屠铁匠一脸认真的对着阿三说道,丝毫没有主仆的区别,到似老友之间的商谈。

  “主人说笑了,阿三在主人面前哪敢收徒,只不过小主人不嫌弃,肯听我唠叨几句,阿三已经甚是欣慰了。”阿三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眼小米的洞府方向,眼中充满喜爱。

  “哈哈哈,阿三你可不诚实,心口不一,这不是你的作风啊。”屠铁匠心情大好,和阿三打着哈哈。

  “主人莫要再取消阿三了,我不收徒弟的原因,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多年了,不提也罢。”阿三一脸苦笑的回应着屠铁匠,“我之所以指点小米,也是看他练习刀法练的辛苦,所以才随意的点拨一二,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快就悟透了,如果我所看不差,小米也才十六岁吧,每天都至少练习五六个时辰,晚上还要修练功法,累了也不休息,依然在练习步法,你我也都是从这个时候过来的,岂会体会不到小米这孩子的刻苦,我也是担心他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凭着一股蛮力,猛冲猛练,而堕入魔道。”

  “是啊,还记得我小时候,我生长在一个颇有些势力的部落,”屠铁匠轻声道,“那时我是被父亲逼着练习刀法,我当时觉得太累了,快崩溃了,可我一旦放弃,父亲就狠狠抽鞭子抽打我。我哭泣着一次次挥刀劈砍……直至我十二岁那年,我父亲被一只路过的大妖杀死,我和母亲地位一落千丈,看尽了人情冷乱,母亲更是病故……我这才醒悟,不喊累不喊苦,每天都刻苦修炼。”

  “是啊,没修炼过,不知道持续的修炼是何等的累,身体疲累,心中更累。内心中没有足够的坚持,足够的渴望,是坚持不下来的。”阿三也似乎在缅怀着过去,随声说道。

  “本来我还怀疑,小米这孩子将来的成就。”屠铁匠继续说道,“他在修练和刀法上天赋高,可如果不勤奋,将来成就也高不到哪里……现在,我相信了,这小子一定会成为这片大地上的真正强者。一定!”

  “我也有理由相信,小米一定会成为一方霸主级的人物。”阿三也很坚定的说道。

  “哈哈,我们两个老家伙,今日也是见景生情,如果我没记错,你我有数百年没有这样说话聊天了吧。”屠铁匠率先岔开话题。

  “我毕生的心愿就是有朝一日,战胜主人,除此别无他求。”阿三双目一眨不眨的看着屠铁匠。

  “你呀,怎么就是放不下这件事呢?你我自从相识,打打杀杀的也这么多年了,从死敌到主仆,可是名为主仆,实则是挚友,你何苦还耿耿于怀呢?”

  “仇恨我早已放弃,我也不为名利,只是不打败主人,始终是我修练的一道坎,我也想放弃争强好胜,只不过这么多年,我依然不能释怀,也致使我修练之路,停滞不前。”阿三说到此,脸部扭曲,内心似乎也在挣扎。

  “唉,既然如此,正好我今天也有兴致,不如就练练如何?希望你早日克服心魔。”屠铁匠摇摇头,知道这种事单凭劝说解决不了问题,他本就是一个豪放不羁的性格,也不再多说,抽出腰间的砍柴刀,随机拉开架势,准备迎接阿三的进攻。

  此时的张小米,盘膝坐在自己的床上,脑海中回放着最后一刀砍断大树的场景,并不知道二老比斗的事情,具体结果如何,也无从知道。

  那一刻,小米似乎能清晰的感觉到刀在空气中,突破层层阻力,整个人变得极为空灵,随着刀的前进,斩到树身,大树的树皮不再是粗糙不堪,而是化为一条条丝线,反复的扭错蜿蜒,一条条丝线拧成了一股更粗的丝线,像绳索一样,层层叠叠不计其数,刀锋所至,这些绳索好像活了一般,看似层层叠叠、杂乱无章,实则想整个兵团一样,分工合作,缠绕卸力,推挡刀锋的深入,一切是那么的协调,自己的劲力随着刀锋艰难的层层突破这一根根一层层的阻碍,吃力的一点点突破,但是这些绳索有好像士兵一样,将大树的生命力源源不断的输送到缺口,如果自己的刀劲是洪水,那这些绳索就仿佛是坚固的堤坝,你方突破,很快就被封堵住缺口,任凭洪水再凶猛,也依然突破不了这千里堤坝,然而,忽然,洪水似乎找到了诀窍,开始不再野蛮的直冲直撞,而是来回回旋着,前方的力道被阻挡,立即调头,而后续的力道又来跟进,回旋的气力紧接着反过头来继续进攻,就这样,那些绳索虽然坚韧,但是刀锋所带的劲力仿佛狂风吹动树枝一样,反反复复的摇动树枝,终于绳索的韧度达到临界点,随着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压上,咔吧一声寸寸断裂,随着一条绳索的断裂,绳索形成的阵型出现了缺口,配合也不再严密,一点突破,逐个突破,最终大树失去防御,只能接受被拦腰斩断,轰然倒地的命运。

  看似这一刀与平日并无不同,但是却产生了诸多变化,一瞬间的优势,使得刀与树的对决,产生了决定胜负的倾斜,这一刀这就是达到人刀合一的感觉,这就将狂风之道融入刀法的神奇效果。从这一刻起,张小米对劲道的运用,对刀法的理解,对狂风之道的感悟,均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感谢书友风铃之旅和淘宝运营电商学院为广大书友慷慨解囊,解封最新章节,你们的支持,是老骥伏枥的动力,感谢书友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