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铁匠将绝命三刀演练结束,张小米心情久久不能平息,屠铁匠知道他是对刀法有了一定程度的认知,便不再多说,吩咐小米回到自己洞府好好的参悟刀法。小米躬身行礼,然后转身要走。

  “小米,回到洞府记得关上门,每一个洞府都有法阵,你关上门后,外面的人将不能探查你洞内一切,不经允许,别人也不能擅自进入洞府,除非以力破法,不过有我在这里,相信还没谁敢去这样做,放心的修练去吧,有事随时来找我即可。”

  “是,我知道了,那前辈,我先回去了。”小米转身离开,回到自己的洞府,也没急着回屋,走到房前的一株树下,盘膝坐下,仔细的回忆着方才屠前辈传授的那套绝命三刀,并在脑海中复盘交手过程中与屠铁匠一些招式的变化,渐渐的发现自己出招变招的一些不足,开始自己着手修改,时间飞快,转眼工夫一夜过去,小米也从沉思中醒来,感觉单凭自己琢磨也的确是没有什么成效,想起屠前辈交代自己练习第一式一往无前,需要先砍到洞府外面那些大树,于是站起身,迈步朝洞外走去。

  来到洞外,便看到了种在平台边缘的那二十几株直径一米的大松树,心中暗自琢磨:“这些松树看似粗大,一般人约莫小半个时辰也能砍到一棵,以我现在的功力,恐怕只使用一成,就能一刀斩断,二十几棵还不是片刻就能全部放倒,能有什么成效呢?不过既然屠铁匠这样交代自己,那自己只要照做也就是了。”

  想到这,抽出赤焰斩,轻松随意的挥出一刀,咄的一声,并没有出现大树轰然倒地的景象,甚至锋利的宝刀只在树身留下一道微不可见的浅浅的痕迹,而且瞬间消失。

  “什么?这是什么树?竟然这么坚硬。”张小米大吃一惊,赶紧收起大大咧咧的态度,后退两步,使出了五成的功力,猛地一个箭步跳到大树近前,宝刀闪过一丝赤芒,镗的一声,宝刀被大树反弹出一尺多高,被小米赶紧抓牢,再看大树,将将的留下了一道筷子粗细的刀痕,当刀刃弹出,立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一个呼吸的时间,又恢复如初,除了小米手腕发麻,清楚地知道自己刚刚一刀有多么大的力道外,他甚至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砍过这棵树了。

  “果然有些门道,我就说屠前辈交代的事情,不可能是想象中那么容易的,我就不信我还对付不了一棵树了,再来......”张小米一个人对着大树嘀嘀咕咕的说着,身体没有闲着,调动内息于体内运转了一个周天,手腕麻胀的感觉消失,抽身撤步,双手握刀,气灌刀身,一霎时刀芒大盛,大喝一声,运足十成十的气劲,冲着大树,狠狠的一刀劈了过去,轰的一声巨响,张小米被震出四五丈远,宝刀脱手,远远的飞出十几丈才被崖壁挡住,跌落地上。大树晃动了片刻,树叶掉落不少,但是这一刀也仅仅在树身上留下了一道半寸深的刀痕,数个呼吸过后,依然恢复如初。

  “不是吧?我如今全力一刀劈出,就是数丈大小的岩石也会被劈成两段,竟然奈何不了一棵树。”张小米也不着急捡回赤焰斩,一屁股坐在地上,歪着头、侧着脸,沮丧的看着不远处的那棵大树,一阵山风吹过,树冠轻轻随风摆动,树叶沙沙作响,似乎在嘲笑这个不自量力的小子。

  “你很结实是吧,我就不信这个邪了,一刀砍不倒你,我就砍你十刀百刀,百刀砍不倒你,我就砍你千刀万刀,直到砍倒你为止。”张小米一边运转神功,使双臂的麻胀消失,走到远处崖壁下,捡起跌落地上的赤焰斩,用衣袖拂去刀上的尘土,迈着大步,表情坚毅的再次朝大树走去。

  砰、砰、砰、砰的声响不断回荡在群山之间,张小米此时有若疯魔,双手捧刀,对着大树一刀紧似一刀的狂劈猛砍,随着时间的推进,张小米对于力道的使用,越来越得心应手,也渐渐的找到了卸力的诀窍,不再被大树的反震之力造成宝刀脱手。每次砍到树上,最多后退一步半步,就能稳住身形,但是依然只能在大树上留下至多半寸的刀痕,由于大树超强的恢复能力,照现在的速度,离砍倒大树还差了很多。

  就这样,张小米乒乒乓乓的砍了两个时辰,已经累的汗流浃背,几近虚脱,由于精神过于关住砍树,张小米甚至忘了调整内息来消除疲劳,只是咬紧牙关,单凭一股子狠劲,对着大树疯狂的劈砍了数千刀,直到实在挥舞不动赤焰斩,才虚脱的跪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时候仆人阿三走了过来,“小米,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再砍。”说着,将一盘食物和水放在一旁的石头上。

  “哦,谢谢三伯,我没事,不累。”经过调整气息,张小米的确已经不再那样疲惫,人也似乎精神了很多。

  酷匠网#正_$版$0首发}

  “哈哈,傻小子,练刀可不是你这样蛮练,你要随时调整气息,务必让每一刀都以你最佳的状态劈出,这样才有效果,还有就是你要学会克服树对你的反弹之力,想办法化解,并巧妙加以利用好这种反弹之力,使你使用更少的气力,达到最佳的打击力度,让你的刀劲一波接着一波,生生不息,连绵不绝,还要让这种连绵不绝的刀劲层层叠加,一刀力度不够,那就两刀、三刀,乃至更多刀,直到你后劲不生的时候再停止,这样经过长期反复练习,你的气力将会越来越雄厚、越来越收放自如,不浪费一丝一毫的气劲,哈哈,人老了,就容易唠叨,傻小子,这种刀法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每个人练习都有不同的理解,希望我说的对你有些益助,好啦,我还有活计要做呢,你自己好好练习吧,我走了。”阿三说完,转身走了。

  “生生不息、连绵不绝、层层叠加,怎样才能做到呢?”张小米一边吃着阿三送来的食物,一边细细揣摩阿三的话语的意思,左手拿着吃食,右手虚空劈砍,慢慢的去尝试三伯说的那种气劲的使用,忽地放下食物,拎着刀就跑到大树前,一刀又一刀的劈砍,片刻懊恼的拎着刀又回到食盘前,拿起东西继续吃,继续揣摩。

  此后的日子里,张小米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就是不停的对着大树劈砍,不惧风雨、不畏寒暑,日复一日,寒来暑往,转眼就一年多过去了,经过这一年多的练习,张小米内力更加雄厚,刀法更加凌厉,坚硬的大树,一刀能劈出一刀尺余深的缺口,但这也是张小米的极限,无论再怎么用力,再怎么提高出刀的速度,依然不能再深进哪怕一丝一毫,屠铁匠这段时间又外出云游访友,不在山上,仆人阿三偶尔闲暇之余,也会过来看一会小米练刀,看着小米不断的进步,每每只是报以会心一笑,然后便转身离开。

  这一日张小米盏茶的功夫劈砍出了数万刀,大树似乎就是不肯向他低头认输,一轮刀光划过,树身依然还是最多出现一尺余深的缺口,而且树身恢复速度与张小米的劈砍速度始终保持高度一致,只要小米的刀劲不济,大树便飞快的修复如初,气的张小米将赤焰斩插到地上,蹲下身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大树,一眨不眨,就这样过了许久,突然一道灵光从小米脑海中闪过,“哈哈,我知道啦。”说着盘腿坐在地上,调整气息,小半个时辰过后,小米拔起地上的宝刀,双目微闭,右手持刀,刀身随着手臂的运动,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刀身渐渐泛起红光,当宝刀竖着举过头顶,稍作停留,猛地一刀斩出,赤焰斩在空中留下一抹美丽的闪电,炫丽而迷人,天地在这一刹那,仿佛为之静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感谢读者风铃之旅这两天为书友们解封最新章节,你们的支持,是我写作的动力,老骥伏枥一定会将《戮龙诀》写好,写出精彩,为书友们展现出一段与众不同的修仙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