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速速醒来。”随着屠铁匠一声呼唤,张小米瞬间清醒。

  “前辈,刚刚是怎么回事?我似乎有些迷糊了。”张小米挠挠头,不好意思的问道。

  “这很正常,你刚刚是不是眼睛一直盯着刀光,发现刀光以一种非常有规律的方向和速度旋转着呢?”屠铁匠微微一笑,低声询问着小米。

  “正是这样的情况,我刚才目不转睛的看着前辈演练刀法,一开始还能看得清清楚楚,刀的运动也有迹可循,但是随着前辈挥刀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眼里只看到一片刀芒,连绵不绝的在前辈周围飞舞,我便努力的去追寻刀芒的轨迹,结果就眼睛发直,头脑发沉,直至前辈唤我,我在清醒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呢?”小米迫切的追问道。

  “哈哈,这就是我刚刚和你说的一个快字,因为刀光非常快,在空中留下了光影,刀刀如此,道光重叠,就形成了一片,而人的眼睛的速度毕竟有限,逐渐被刀光所惑,产生了刀光旋转的错觉,而你用眼吃力的去追寻刀迹,时间久了,你的眼睛会产生疲劳,慢慢你就会觉得眼睛发沉,昏昏欲睡,这也是绝命三刀第一式一往无前的精髓所在。”屠铁匠耐心的给小米讲解着刀法的奥妙。

  “那怎么样才能练成这一式呢?还请前辈指点。”

  “这一式最简单,就是按照你自己的理解,以最快最直接的方式,将刀挥出,撩、刺、斩均可,务求快准狠的要诀,然后去洞府外,将那些大树砍倒即可。”

  “砍...树?竟然这样简单,不对,屠前辈说的虽然轻松,恐怕绝没有如此简单。既然前辈让我这样做,我照做就是了。简单也好,困难也罢,我都要竭尽全力去做好。”张小米暗暗嘀咕,随即释然,对屠铁匠说道:“晚辈谨遵前辈安排。”

  “好好好,接下来我再继续给你演示第二式釜底抽薪,这一式需要你与我配合,然后我再详细给你讲解运用的窍门,接刀,用你最凌厉的招式攻击我。”说着将赤焰斩扔给张小米,走到院中的大树下,折下一段两尺多长,小指粗细的树枝,迈步来到原中央,一甩树枝,斜指地面,冲着张小米招手:“小子,有什么本事尽管招呼,不要担心你能伤了老夫。”

  “那前辈小心,恕晚辈无礼了。”小米右手提刀,冲屠铁匠亮了一个出手式,双脚交错,噌的一声身形启动,宝刀竖起,劈头盖顶的劈了过去。

  “小子,别留力,尽全力施展,你用这种软绵绵的招式,可看不到绝命三刀的精髓所在。”说着,手中树枝闪电般从下至上,枝头点向张小米右手手腕。

  张小米一见自己如果不撤招,就会被树枝点中手腕,赶紧手腕用力,刀头翻转斜砍屠铁匠点过来的树枝。屠铁匠不待小米的刀砍到,手腕一抖,树枝变点为抽,追着小米的手腕而去,张小米见树枝抽了过来,手肘转动,刀势不停,刀刃朝上,刀尖朝外,赤焰斩划出一个漂亮的半圆,直奔屠铁匠的手腕斩去。

  “来的好,这一招用的巧妙。”屠铁匠看着张小米闪电般换招,微笑着,手不停顿,树枝跟着小米的宝刀,同样一个画出一个圆圈,树枝瞬间从小米的刀的上方,移动到小米的手臂下方,张小米一刀聊空,手肘形成空门,屠铁匠怎么会放过这种机会,树枝灵蛇出洞一般闪电击出,啪的一声抽在手肘的少海穴,张小米手掌瞬间发麻,赤焰斩抓握不住,嘡啷一声掉落地上,赶紧抽身后退,面色发红,看着屠铁匠一脸愧色。

  “哈哈,小子,不要气馁,不要说你了,就是多少成名的仙剑侠客,也鲜有能躲过我釜底抽薪的。知道为什么这招我起名釜底抽薪吗?交手时敌人就像是干柴烈火上盛满水的锅子,被火烧的沸腾,士气正盛,招式凶猛,如果这时候你被敌人的气势压住,那就未战先败了,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打击其气势,仿佛将锅底的柴火抽出,锅里的水很快就会平息冷却,敌人的气势也是如此,招招料敌先机,赶在其前面迎头打击,让其忙于应付,气势自然就会衰弱,因此绝命三刀的第二式便是釜底抽薪。”紧接着,屠铁匠便将第二式运用的一些诀窍细细地说给小米。

  “前辈,那要是练成这一式需要什么条件?”张小米听屠铁匠讲完,轻声问道。

  “小子,这一式如果想练成,需要你第一式大成,刀法要达到入微之境的心刀境界。”

  “何为入微之境的心刀境界?还请前辈示下。”

  “入微之境就是指你对刀的了解、对刀术的熟悉达到非常精细微妙的程度,到了这个境界,你已经将刀法烂熟于心,应用起来也会更加得心应手,不闻不观不听,刀随意走,意由心生,整个人都仿佛就是一把刀,锋利而坚韧,从而在战斗中,是敌人未战先怯,被这种刀的气势所慑服。”

  “晚辈怎么才能达到这一境界呢?”张小米并没有完全明白,因此出声相问。

  “傻小子,没学会爬呢就想学着走,为时尚早呢,你先练成第一式在想第二式吧。”

  “让前辈见笑,是晚辈太心急了。”

  “孩子,切记,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要一件一件的做,切勿操之过急,反而适得其反。”屠铁匠哪里不知道张小米心中所想,慈祥的看着小米,柔声说道。

  “晚辈知道了,还请前辈继续讲解第三式。”张小米躬身给屠铁匠失礼,心知是自己急着想要学成下山,早日报了杀父弑母残害师父之仇,赶紧向屠铁匠表示歉意。

  “好啦,待老夫演示绝命三刀第三式殊途同归,前两式练成以后,你将对刀法的运用达到一个非常高的地步,但这还不是终极,你需要根据不同环境、不同场合、不同的敌人、不同的招数,来灵活运用你所学的招式,不管使用什么招式,最终的目的只有斩敌于刀下,这是目标,也代表着一种用刀的境界,这一招代表着天下刀法的极致,也是终极刀法,只可惜,老夫至今也未曾达到这一境界,希望小子你以后通过不断地努力和进取,从而达到这一境界,老夫也算不枉授业之愿了。”

  W(看正:y版◇%章节上!酷》匠网

  “晚辈定将竭尽终生,也要向着这一目标前进,必不负前辈授艺之恩。”说着,张小米倒身下拜。

  “起来吧。”屠铁匠这次也不拦着小米跪拜,等小米起身后接着说道:“下面我就将第三式演练一番,这里蕴含着我对终极刀法的一些心得,小子,你可看仔细了。”

  说着,身形闪动,刷刷的舞动树枝,将绝命三刀从头至尾的演练起来,小米只看得心潮澎湃,时而热血沸腾,手舞足蹈、时而好似泥塑木雕,静默陈思,看着看着,似乎看到了一条刀法极致的大道,玄妙神奇、如大海般磅礴,似星辰般浩瀚,似帝王般高高在上、令人欲顶礼膜拜。

  张小米知道,从今天起,自己又向着修行之路,迈出了坚实厚重的一大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