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传功

  张小米走进蜥龙,突然发现被自己爆头的妖王并没有完全死透,爆裂的头颅正在慢慢的修复,只不过因为伤势较重,头颅的碎片脑浆洒落一地,所以恢复的只是较缓慢而已,而且在蜥龙胸口靠下的位置,有什么东西在一张一阖的在蠕动着,如果不是仔细观察,隔着蜥龙厚厚的甲铠,还不一定能够被发现。

  张小米就是微微一皱眉头,心说,这妖王生命力竟然如此强大,脑袋都没了,竟然还能不死,在修炼的时候似乎听说过,一般修炼有成的妖物都没有像人一样的气海和丹田,而是由内丹存放着修炼的精华,无论身体受多大的伤害,哪怕是身体尽失,只要内丹不毁,就有机会恢复如初,这个动的东西,恐怕就是蜥龙大妖的内丹,原来它的内丹竟然在这里,刚刚打斗的时候为何自己没有发现呢?如果一开始就发现它的内丹所在,我只管攻击内丹所在的位置,岂不是早就杀死它了,哦,难怪只要和它面对面的时候,它总是用盾牌护住这里,原来是这个原因。

  想到这,张小米刷的一刀砍在蜥龙内丹所在位置的甲铠上,噗的一声,甲铠应刀而碎,完全没有刚才战斗时的坚韧,想来是因为没有了蜥龙的控制,才变得这么脆弱不堪。

  割开铠甲,将刀插入蜥龙体内,感觉刀尖碰到一个圆滑的物体被滑向一旁,然后刀尖下探,轻轻的向上一挑,一个鸡蛋大小,光滑圆润的半透明椭圆球体破体而出,张小米真气运行于手掌,形成一层保护层,探手抓起,感觉入手清凉,一片乌黑的雾气充盈在球体内部,不住的旋转流动,一个与蜥龙本体一模一样的虚影浮现于球体内壁,随着黑雾变化,同时脑海中传来蜥龙的声音:“张小米,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并没有什么仇怨,今日之事全是误会,上苍有好生之德,还望张少侠高抬贵手,放过我这一次吧,如果少侠肯放过我,我将归隐山林,一心修炼,绝对不再出来,多年来我也收藏了一些珍稀奇物,我将双手奉上,以表歉意。”

  张小米看着内丹内的蜥龙嘴巴一张一合的,知道是蜥龙通过意念传音于自己,微微冷笑,“我饶过你?今天如果换个位置,你可会放过我,从一开始就是你在挑衅,伤我同伴在先,布阵袭我在后,是你一心要置我于死地,可见你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修行这么多年,恐怕恶事也做了不少,既然你一心为恶,就要有某天被别人杀死的心理准备,我今日如果放过你,恐怕就对不起那些被你伤害欺负过受害者,也对不起我自己,于公于私,我都要灭掉你。”

  “少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了,你们人类最虚伪、最无耻不过了,说一套做一套,杀我就是替天行道、为那些什么受害者伸张正义,难道妖杀人就是十恶不赦,人杀妖就是替天行道,天理?天理在哪?你们人族所说所做就是天理了吗?你自己这么说话不觉得羞耻吗?”蜥龙声音变得尖利,继续为自己辩解开脱,想以此打消张小米灭杀自己的念头。

  “我承认人类也杀生,但是我们杀生纯是为了生存,虽然杀生,但是我们不嗜杀,绝不滥杀无辜,我们更加热爱和平,愿意和天地万物和平共处,而你最起码不配和我们相比较,我说的可对?”张小米义正言辞的驳斥这蜥龙。

  “我就是不服,你动手吧,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你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蜥龙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天道轮回,该我承担的,我不会逃避,将来的事将来再说,恐怕你是看不到了,因为今日我必定会灭掉你,多说无益,受死吧。”张小米说完,就要动手毁掉蜥龙妖王的内丹。

  “住手......”忽然,一道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天际传来,紧接着一片浓密的黑云凭空出现,剧烈的翻滚着,越聚越多,越来越厚,面积越来越大,最后形成方圆数百里的一大片,天空都为止一暗,乌云的中心不住的旋转翻滚,慢慢形成一个巨大的脸庞显现出来,两只眼睛形成两个漩涡不住的转动,一张大口似乎都能将这一片天地吞噬,大嘴张合之间,一道声音从云层深处传来,“你这小子兀的忒无礼,不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吗,蜥龙已经跟你人数求饶,你还要赶尽杀绝?”

  “前辈,请问您是什么人?你有所不知,我本不想多事,只不过这只蜥龙妖一而再再而三的加害于我,我出于自保的本能,才将它重伤,为了避免它在为非作歹,我才要取它性命,还望前辈不要插手。”张小米不知道来者是敌是友,因此不卑不亢的回道。

  “莫要罗唣,老夫让你罢手你就罢手,再要罗唣,休怪老夫手下无情,取你性命。”听到张小米没有听话乖乖的放掉蜥龙,那道声音有些恼怒,出言恐吓。

  9酷匠k网D\唯n}一正。版QN,Hs其?他都是盗版:

  “前辈此言差矣,万事都讲个理字,怎能不问青红皂白就妄加指责?张小米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但也知道依理行事,恕小子无理,请前辈表明身份,说明是敌是友,否则我即使被前辈杀死,也绝不向恶人低头。”张小米气的浑身颤抖,大声的说道。

  “哈哈哈,好个无知小辈,就凭你还不配知道老夫是谁,既然你找死,那就休怪老夫无情了。”声音隆隆,一股恐怖的气息突然降临到张小米身上。

  张小米脸色大变,啊的一声,扔掉蜥龙的内丹,双手抱头,就地翻滚,痛苦万分,不多时就顺着七窍淌出血水来,面貌恐怖,虽然拼命的运功抵抗,任然于事无补,眼看就要命丧当场。

  正在这紧要关头,一道白光穿透乌云,笼罩在小米身上,霎时张小米就感觉不到痛苦,浑身舒服,缓过劲来的小米趴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一时半会还爬不起来。

  “老木头?又是你多管闲事?”那个乌云形成的脸不住的扭曲着,恼怒的说到。

  “你这头恶龙,这么多年还没打疼你是吗?小辈们的事自有他们小辈自己解决,如今你不顾身份,降下神念,出手干涉,真是不想要你这张老脸了吗?”后来的那道声音不紧不慢的说着,声音浑厚有力,温和而不失威严。

  “我今日偶然发现一个拥有我族血脉的后辈,觉得是个可造之材,便降下传承与他,哪成想转眼就要命丧这个小子之手,我如何不恼?老木头,今日之事,你莫要插手,待我处理好后便离去,老夫记下你这个人情如何?”乌云里那道声音似乎比较怵头后来的这个搭救小米的人,言语略有缓和。

  “哈哈,我说老龙,你真是越老越糊涂啊。你我本就分属不同阵营,咱们也争斗了上万年了吧,既然如此,何来人情一说?我更才顺便探查了一下下面那个小子,碰巧还是我的一个后辈门人,我岂有不救之理。如若不是我不屑占你便宜,早就出手灭了你的神念,你还是赶紧离开吧。”

  “哼,好好好,今日之事我会记在心上的,老木头咱们来日再算这笔账,告辞。”乌云脸庞知道今日之事已不可为,怒哼一声,乌云滚动,眨眼功夫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等乌云散去,恐怖气息消失,那道白光也从张小米身上收回,张小米赶紧出言道谢,“谢前辈搭救之恩,前辈在上,请受晚辈张小米一拜。”说着纳头便拜。

  “嗯,你拜我倒是理所应当,我也受得,你这小子本事不大,胆子却不小,面对强大的对手也有胆量直面,颇有老头子我几分相似,甚是喜欢,今日也是我碰巧发现那头老龙有所行动,一时兴起,跟过来看了看,不成想遇到了你,也是该着你我有缘,我便送你一份机缘,日后好好修炼,你我就会有见面的机会,切记要戒骄戒躁、刻苦勤奋,无论修炼到什么地步,莫失本心。”话音刚落,从空中飞来一束白光,飞进张小米的眉心,一闪不见。

  张小米只觉得大量的信息涌入脑海,略一感应,发现正是自己修炼功法的一些完善修炼的心得和窍门,使得自己对功法的理解更深了岂止是一两个层次。正要再次跪拜谢恩,那道声音远远传来,“小子,好好修炼,不要让老头子我失望,望你我早日相见,莫要老头子等太久,那个蜥龙妖的内丹我收走了,里面蕴含着魔龙一族的传承和魔能,非你等所能承受的,来日再见。”声音越来越远,渐渐消失在天际深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 说:

  未完待续,求挖掘机和撸撸,书友们不要吝惜哦,签到就送免费挖掘机,不送就浪费了哦。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