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死战

  看着蜥龙石破天惊的一斧劈下来,张小米侧步闪向一边,通过刚才的那一次交手,小米已经清楚地知道,进化成人形的蜥龙的实力今非昔比,力量之大更在自己之上,知道比拼力气自己并不占优势,所以也不硬拼,脚下轻移,,的躲过蜥龙的斧子,巨斧从他的眼前略过,贴着衣衫,呼啸而过,张小米只感觉脸庞被斧子带起的罡风刮的生疼。

  蜥龙斧子走空,不待招式用老,手臂用力,巨斧变劈为扫,斧刃反转,直奔张小米的头颈,张小米双腿微曲,身体下沉了一尺多高,巨斧恰好从他头上划过去,小米暗叫一声来的好,反手持刀,刀剑朝上,刀身紧贴小臂,刀刃朝外,腰部用力,身体猛地转动,手臂抬起,刀身端平,接着身体转动的力量,脚下蹬地,宝刀闪电一般抹向蜥龙的软肋。

  蜥龙一斧子走空,身体的空门暴露在小米眼前,电光火石之间,小米的刀已经来到身前,吓得大惊,赶紧跨步平移出去三尺多远,小米的刀尖将将划过,在蜥龙的甲铠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张小米一刀走空,身随刀动,一个箭步来到蜥龙身后,张小米双臂高高举起,双手紧握刀柄,刀尖朝下,狠狠的朝蜥龙后腰扎去。

  蜥龙刚躲过一刀,第二刀又已经扎到,转身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左手拿着盾牌向后便抡去,如果能挡住刀尖最好,挡不住也可以用盾牌砸中张小米,自己凭借强悍的防御也许只是受伤,但是只要砸中张小米,必然不死也得重伤。

  张小米哪能不明白蜥龙的算计,但是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身体后座,双脚蹬地,利用身体的力量化解宝刀的惯力,然后身体猛地后退,双脚在地上连点,几个起落,张小米这才落在蜥龙五丈开外,宝刀变换姿势提在手中,目不转睛的盯着不远处的蜥龙。

  }看F正…版l!章*;节eJ上%酷aJ匠@网u"

  迫开张小米后,蜥龙也得以转身,斧子盾牌猛地一合,当的一声巨响,一面借此威慑敌人,一方面也是给自己鼓气,然后拉开架势,准备迎接张小米的新一轮攻击。

  小米刚刚的进攻在气势上压了蜥龙一头,精神大振,比力气虽然不如蜥龙力大,但是论招法精妙,蜥龙拍马不及,长啸一声,猛地跃起五六丈高,身体在半空旋转,头下脚上,直扑蜥龙,真气运转,刷的一道红芒劈向蜥龙头顶,宛如一轮红月,炫丽精彩。蜥龙早就领教过张小米刀芒的厉害,也不敢托大,高举盾牌互助头颅,身体快速跳向一边,红芒闪过,在地上劈了一道长数丈,深达一米的沟壑。

  张小米一刀斩空,并不停顿,宝刀接连挥出,一招独占八荒,漫天刀影铺天盖地的罩向蜥龙。

  蜥龙大骇,收回盾牌护住身体,右手巨斧飞快的舞动,将漫天刀影一一挡下,不等小米换照,身体跳起,巨斧由下至上砍向张小米。

  张小米身在半空,躲闪不便,只好掉转宝刀,双手托刀,迎向斧刃,咔的一声,刀斧结结实实的碰到一起,张小米被震得猛然向上翻飞,在空中连续几个后空翻,才将这股巨力卸掉,落地后还噔噔噔的后退了十几步,气血翻腾,虎口迸裂,真气运转了一个周天,才恢复正常,同时手上的伤口也得以愈合。

  蜥龙比小米也好不到哪去,被震得从空中直直跌落下来,陷入松软的地上,直没到腰部,也是气血翻腾,臂膀发胀,晃了晃肩膀,体内妖气爆发,泥土炸裂,嗖的一声从坑里跳了出来。

  经过这一番硬碰硬的碰撞,双方都对对手的实力有了清楚地了解。

  张小米故作轻松,笑呵呵的冲着蜥龙说道:“蜥龙,我以为你变成人形有多了不起呢,也不过如此嘛,怎么打你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兀那小子,休逞口舌之力,本大王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不错的对手,值得我全力出手杀死你,不过本大王不杀无名之辈,可敢报上名字,我便赏你个痛快。”蜥龙一晃斧子,指着张小米针锋相对的回道。

  “哈哈,有何不敢,蜥龙你听好了,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张小米是也,记住了,免得死后到了阴曹地府,都不知道是被谁杀的。”

  “牙尖嘴利,你们人类就只会逞口舌之快吗?既然报上名号,那就受死吧。”蜥龙和张小米都趁着对话之际,抓紧调整气息,让身体尽快恢复最佳状态,以迎接即将展开的殊死搏斗。

  蜥龙一声“受死吧”说完,话音未落,已经率先发动攻击,小米也不含糊,抡刀迎上,刀来斧往战在一起。

  一个是刀法精纯,步法绝妙,巧打妙杀;一个是盾沉斧重,力大无比,甲铠坚固,大开大阖。这一战只杀的山崩石裂,天地变色,你来我往,战了几百个回合未分胜负。

  一会在地上,一会在水面,一会打到山顶,一会又战到树林,你追我打,互不相让。几百回合过后,张小米被盾牌砸断了左臂,浑身上下数不清的伤口,只不过依靠神功在身,不断地修复身体,还不至于失血过多。蜥龙更惨,全身的甲铠碎裂,双角都被张小米踢断一根,眼睛也瞎了一只,一身血污已分不清甲铠本来的颜色,移动起来也一瘸一拐的,身形也呆滞了许多。

  战斗到此时,什么刀法步法,什么妖功魔法,全然没有了章法,基本上就是你砍我一刀,我砸你一下,能躲就躲,不能躲就只能尽可能的避开要害,比拼的就是谁更有毅力、更有杀死对手的决心。

  这种战斗依然再持续,张小米狠劲上来,紧咬牙关,拼尽体内残存不多的真气,一刀一刀的往蜥龙身上招呼,丝毫不再考虑自身的安危,下定决心,今日一定要杀死蜥龙大妖。

  蜥龙越打越心惊,觉得自己近千年的辛苦修炼,好不容易今日之机缘巧合,不但突破最后的瓶颈,化形成人,又得到了远古魔龙一族的传承,如果不是今日被张小米这个人族小子逼迫,假日时日,自己必然会一飞升天,成为主宰自己、号令群妖的妖王,所以自己今天绝不能死,决不允许自己就这么死在一个低等的人族手里,随着心思变化,蜥龙的进攻越来越弱,已经萌生退意。

  战斗就是如此,狭路相逢勇者胜,一个是要一心想要杀死对手,宁死也要拉对手垫背,另一个是怕死贪生,萌生退意,此消彼长,胜利的天平只会倾向于勇敢的一方,终于再一次交手中,张小米拼着重伤,一刀刺入蜥龙的另外一只眼睛,刀芒迸发,蜥龙的脑袋砰然炸裂,尸身轰然倒地,已然毙命,而张小米也被蜥龙的盾牌砸中后背,咔嚓一声,骨断筋折,扑到在地,鲜血狂喷,昏死过去。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张小米只觉得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呼唤自己:“小子,别睡了,这里不适合你,尘归尘土归土,哪里来还会哪里去吧......”然后一只遮云蔽日巨大的手掌朝自己推来,吓得一激灵,忽地坐起身来,浑身冷汗,一脸诧异的表情,回想自己刚刚去的地方,虽然陌生,但是在那里,自己只感觉浑身舒泰,给人一种懒懒的感觉,只想一辈子就在那里躺着,哪都不愿意去,然后就是那个听着令人舒服倍感亲切的声音以及那只巨大的手掌,都给人一种即真实又虚幻的矛盾感觉,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身上的伤已经痊愈,受伤的筋骨也已经完好如初,除了还有点虚脱的感觉,再无其他不适。回想起最后与蜥龙同归于尽的双互一击,转头看向躺在地上的蜥龙,还在那一动不动,应该是死了,用刀拄地,吃力的站起身来,朝着蜥龙走过去。

  张小米走到蜥龙身前,认认真真的注视着这个人生第一次给自己带来死亡威胁的紧敌,看着这个既尊敬又愤恨的妖王,突然,一个意外的发现,让他大吃一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 说:

  经过这一战,男主才真正迈出成长的第一步,后面的内容将会非常精彩,喜欢《戮龙诀》的读者多多支持一下老骥伏枥哦。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