蜥龙大妖一脸惊恐的看着慢慢走近自己的张小米,被小米身上那股肃杀之气吓的瑟瑟发抖,拼命抵抗,想站起身来与张小米死战到底,却发现都仿佛是一种奢望。

  张小米来到蜥龙跟前,仰着头,看着下巴已经紧紧贴着地面,呵呵一笑,说道:“你这个巨蜥怪听着,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根本不想与你为敌,不成想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想置我于死地,我怎么能轻饶了你,如果不是我临阵突破成功,恐怕早已命丧你口,时至今日有此结果,也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别人,受死吧。”说着猛地一脚踢向蜥龙的下巴,咔喳一声,巨蜥的头被张小米踢的向旁边一歪,巨大的身躯不自主的跟着转动了半圈,因为惯性,小山一样的蜥龙仿佛推土机一般压向张小米,小米赶紧气贯丹田,双臂用力,猛地推向蜥龙压向自己的身躯,蜥龙不受控的身体滑出老远,狠狠的撞到一座小山,巨大的惯性使得这座百十米高的小山轰然倒塌,张小米快步追上去,踩着蜥龙的身体,身形变幻,眨眼功夫来到了蜥龙的头部,高高跃起十余丈,相比较巨大的蜥龙,这个高度也就刚刚离开它的身体而已,但是张小米一个单脚飞踹,重重的踩在巨蜥的头顶,轰的一声巨响,巨蜥的小半个身体被这一脚踩进土里,形成一个巨大的深坑。

  张小米虽然知道自己实力增强了不少,但这两下攻击获得的效果,还是让他暗暗咋舌,自己这也强的太离谱了一些了吧,不过自己实力越强,对自己越有利,谁不希望自己更加厉害一些呢。

  正当张小米还在独自对自己实力大增沾沾自喜的时候,被踩进深坑的蜥龙可没有这种好性情了,此时的它被张小米那一脚踩的头痛欲裂,全身如同散架丝的,力气在一丝丝的抽离身体,生命之力也在慢慢消失,懊恼、沮丧、不甘、耻辱共同涌向心头,自己辛辛苦苦修练近千年,自认为在方圆几百里内已经无敌,只要自己小心谨慎,勤加修练,总有一天会化形成为先祖一样的魔龙一族的一员,到那时,恐怕就连这片大山最深处修练数千年的那头蟒蛇老妖也要仰其鼻息,乖乖的跟着自己鞍前马后,替自己跑腿办事,但如今落得如此下场,眼见一切成空,不禁空自嗟叹时不我待,气运太差,想至此,闭上眼睛,放弃任何徒劳的抵抗,静静等候那个人族小子来取其性命。

  也许是造化弄人,亦或是冥冥中的安排,蜥龙心灵超脱,直面生死的时候,反而使得它修练近千年的修为,厚积薄发,在临死之前,突破了最后的瓶颈。

  站在蜥龙背上的张小米正待给予它最后一击,取其性命的时候,突然感觉天地变色,脚下的蜥龙浑身颤抖起来,一股前所未见的恐怖气息从四面八方向自己这边逐渐蔓延过来,再想下手结果蜥龙已经为时已晚,赶紧纵身跳起,在空中几个起落,落在距离蜥龙数十丈的地方,然而那股气息如影随形,瞬间又到近前,只好继续后撤,一直退出这片已经几乎荡然无存的矮树林,来到焦急等待的狼王它们身侧,才稍稍感觉不再有危险,但是张小米是觉得没事了,可旁边的狼王和小狐狸却焦虑不安的不停的后腿,嘴里发出低沉的嘶吼,不停的摇头摆尾,小米从来没见过它们出现过这种焦虑不安的情况,知道是刚才那股恐怖的气息所致,赶紧吩咐狼王带着小狐狸躲得越远越好,自己留在这里观察一下是什么东西带来的这股气息。

  狼王驼着火儿一路飞奔,一直逃出去二十几里,感觉不到危险才停下来不必细说,单说张小米站在原地,遥遥的观察着远处那只还一头栽在深坑里的蜥龙,以小米现在的修为,别说这么近的距离观察那么大一只蜥龙,就是二三里以外的一只苍蝇、蚊子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只见那只蜥龙不断的抖动着身体,身体慢慢变小,但是那股气息却越来越强,最后形成一片肉眼能见的黑色浓雾,在蜥龙身体的四周渐渐汇集,当蜥龙身体恢复到原本大小的时候,已经被黑雾层层包裹,不见了身形。

  过了足有两三盏茶的功夫,浓雾中传来蜥龙痛苦的嚎叫声,雾气上下滚动,似乎蜥龙在黑雾中在不断的挣扎,但是任它如何折腾,依然被黑雾严严实实的包裹住。

  张小米远远听着蜥龙那种瘆人的嚎叫,暗暗皱眉,到底是什么致使蜥龙发出这种惨叫?小米清楚地知道,蜥龙即使被自己重创,几乎奄奄一息的过程中,都没有如此嚎叫,那股恐怖的气息会不会一会收拾完蜥龙,再回过头来收拾自己呢?要不要现在就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呢?转念又一想,管他呢,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自己功力大增,虽然未必能抵抗那种气息,但是凭借应龙大哥那套精妙的步法,逃命还是问题不大的。

  时间点点滴滴缓慢的度过,张小米此时暗暗焦急,正想自己需要有所行动的时候,蜥龙一直不停惨叫的声音,戛然而止。蜥龙死了?小米暗暗思量着。同时观察到,包裹着蜥龙的黑雾正慢慢的缩小减淡,虽然过程很慢,但是小米仍然能敏锐的观察到这一变化。既然黑雾在变化,自己还是先不要轻举妄动,看看下一步事态的发展再说。

  过了许久,黑雾终于一点点的消失,最后消散不见了,同时蜥龙也不见了踪迹。张小米感觉到不妙,抽出宝刀,脚下发力,几个起落,来到蜥龙刚刚所在的深坑边缘。

  张小米站在坑边,探头向深坑里看去,看着自己和蜥龙联手造成的这个直径四五十丈,深大几十丈的巨大的坑洞,凭借敏锐的目光,没有发现巨蜥的身影,只是在坑的中心位置,趴着一个人形生物,正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仰头上望,恰好与张小米四目相对,“不好,是那只大蜥蜴。”透过蜥龙的眼神,张小米一眼认出,下面的人形生物正是蜥龙所化。

  蜥龙也看到了坑边的张小米,嘴角微微上扬,双腿微弯,身体如出膛的炮弹,猛然弹向洞口,冲出巨坑后,又上升了三四十丈,才在空中留下一道美丽的弧线,砰的一声落在地上,溅起阵阵尘土,落地时单膝跪地,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膝盖,身板挺直,目不转睛的盯着张小米。

  U看=…正P版j!章W=节0…上(酷0a匠网

  等蜥龙慢慢起身站立,张小米这才仔细观察,此时的蜥龙,皮肤黝黑,头部被骨甲弯曲将脸包了一层,只有眼睛、鼻子和嘴露在外边,其余都被骨甲保住,头顶两只尖角朝脑后弯曲,二目炯炯有神,高鼻梁、大嘴,浑身上下,都被黑黝黝的骨甲形成的甲铠包住,并且在肩膀、护臂、肘部、膝部尖刺突出,双臂下垂,在小臂处,加上蜥龙约两丈的身高,那真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张小米可没有心情欣赏蜥龙的新造型,以及是否威风,蜥龙既然能变成人形,必是有所突破,相必此时蜥龙,更加难以应付,多想无益,还是手底下见真章。想毕,轮起宝刀,冲着蜥龙腰部斩去。

  蜥龙不还不忙的拿起颈部骨铠变成的一柄巨斧和一面盾牌,相互撞击,待张小米宝刀将降及身的时候,蜥龙举盾牌迎向小米的宝刀,铛的一声,二人各自后退,蜥龙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骨板盾牌,没有任何损伤,口吐人言:“人族小子,如果不是你的逼迫,想我蜥龙还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突破,所以我决定赏你一个痛快,杀死你就算是你助我突破的见面礼吧”。

  说完,身形一晃,快如鬼魅,瞬间出现在张小米面前,抡起骨板大斧,劈头盖顶直奔张小米面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追书的朋友,您每天可已签到一次,领取免费的挖掘机,投给老骥伏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