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不断地尝试,张小米终于发现了激发宝刀产生刀芒的秘密,原来天地万物皆有灵性,只要掌握以后,就会与之产生共鸣,刀亦如此,当小米的真气灌输到刀上的时候,真气运动传输的频率与刀本身的磁场的频率达到同步时,就会激发出一种能够震荡的波动,只要真气足够强大,产生的波动传输的速度就会越快,当传输的速度达到一定程度以后,就会在在空气中形成一种肉眼所见的光芒,这种光芒无坚不摧,锋利程度超过刀锋的许多倍,从而使持刀人发出的攻击更加犀利,又因为这种震荡波比声音传输的快,几乎达到光速的一半,所以才会后发先至,比普通的物理攻击快了不知多少倍,小米找到了激发刀芒的窍门,为此才开怀大笑。

  虽然知道了窍门,但是并不代表张小米现在就能够如臂使指,随心发出这种刀芒,还需要不断的磨练,正所谓熟能生巧,就是这个道理。

  好歹张小米通过不断的摸索,能找到各中诀窍,加且小米使用的是一口使用珍稀材质锻造而成的宝刀,才能够施展出来,如果是一般普通的刀剑,也是断断不能施展的,因为普通刀剑根本承受不住这种震荡,还没等光芒发出,自身就会断裂成碎块,这也是有些高手能震断敌人兵器的原因。

  张小米乍一学会这种绝招,便加以练习,以期望能尽快掌握,但事与愿违,又连续砍出数百刀,也只是偶尔发出几次刀芒,最后累的臂膀酸疼,实在是承受不住了才罢手。

  将刀插入刀鞘,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胳膊,同事内息运转,片刻恢复如初,张小米心中估算,自己这次练刀又过了几个时辰,狼王它们应该饿了,赶紧走到狼王它们身前,嘱咐小狐狸照看狼王,他去给狼王找些可口的食物,如果不尽快恢复,等巨蜥再回来,也是一件麻烦的事,小狐狸火儿点头应允,狼王也点头表示没问题,张小米这才离开。

  虽说是离开,可是张小米也不敢大意,只在方圆一两百丈的范围内活动。凭借自己现在远达百丈的感应能力,如果狼王它们这边出现状况,能第一时间快速的返回。

  不一会张小米就发现了一只山鸡,捡起地上的石子,远隔十余丈,用手指弹出,啪的一下击中山鸡,一击毙命,过去捡起来,用随手编织的草绳系好,拎在手里,继续寻找猎物,约模过了两三盏茶的功夫,张小米就拎着三只野兔、七八只山鸡回到狼王所在的位置。

  张小米三下五除二的处理好猎物,架起篝火,将猎物放在火上烘烤着,顺手提给狼王一只洗净没有烘烤的兔子,这家伙摇摇头,冲着火堆努努嘴,“你这家伙,跟我才几天,学的文明了,都不吃生的啦,哈哈......”,小米收回手,调笑的说道,狼王咧咧嘴,似乎还觉得不好意思,又是惹得小米一阵开怀大笑。

  一人两兽填饱肚子,狼王经过几天的恢复,已经能站起身慢慢的走动了,小狐狸也自己在地上抛出个小虫子独自玩耍着,小米吃饱后稍微休息了一会,觉得毫无倦意,便又拿起刀走到一旁练习。

  随着张小米对激发刀芒的方法越来越熟练,发出刀芒的次数也逐渐增加,到后来每砍出两三刀就能发出一道刀芒,刀芒的准确度也越来越高,小米就有了将刀芒之法融入天刀五式的想法,而且有了想法后,马上就付诸行动,经过无数次的尝试,总算是达到了心随意走,刀随意动的程度,一时间刀光凛冽,只见刀芒不见人影了。刀法初成,小米又尝试与应龙八步配合。

  一个时辰之后,但只见张小米身法越来越快,刀芒也越来越盛,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忽前忽后,在小米身后渐渐形成一道道残影,到最后已经很难分辨那是虚影、那个是本人了,从奉师命进山历练,至今短短月余,经过与狼王和巨蜥的几次战斗,张小米进步的程度就超过以往数年的积累,达到一个崭新的高度,此时的张小米觉得,如果再次面对巨蜥,必将能轻松应对,战胜那个大家伙也非难事了。

  有了斩敌制胜的把握后,张小米也不着急起身离开了,就在此地搭建了一个窝棚,并在窝棚里搭上了一个离地有两三尺的木床,然后一人两兽便住在窝棚里,白天打猎探路,晚上在窝棚外独自练习刀法,半个月后,狼王基本恢复,除了不能剧烈跳动,行走已无大碍,又过了半个月,张小米等狼王彻底康复后,拆了窝棚,收拾行囊,决定就沿着大沼泽一路深入,内心期待着再次会一会巨蜥的机会,一来检验这一个月的收获和进步。

  ,?看正q版章&节`上●酷`匠●网V

  张小米用木筏载着他们三个一路深入,度过沼泽边缘的深水区以后,前方来到了一片草滩,一片一片的草丛一眼望不到尽头,在草丛的底下,水深不过膝盖,浅的地方淹不过脚面,但是也会有的地方看似普通,一旦踩中,就会整个人陷进去,越陷越深,直至被沼泽整个吞没。

  张小米此时的功力,如果单独行动,还能踏着水面一路飞奔,但是如果一动不动的站在水面,还远远不能达到,更何况还带着狼王他们俩。

  因此决定涉水而行,张小米卷起裤腿,手持一根树枝,让狼王驮着小狐狸,率先迈步踩进泥水中,用树枝探路,让狼王在自己身后跟紧自己。

  狼王用嘴拱了一下张小米的手臂,示意让他骑到自己背上,它能驮着小米和火儿,张小米摇头说道:“狼王,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伤还没痊愈,小狐狸身子轻没什么,我身体重,还不压坏你,我意已决,你不用坚持了,我在前边带路,你带着火儿跟在我身后就是了,走,咱们出发。”说着,一边探查着能落脚的地方,一边慢慢的向前方走去,狼王只好乖乖的跟上。

  就这样张小米带着狼王一路跋涉,深一脚浅一脚,艰难的行进在沼泽中,偶尔遇到一些毒虫水蟒之类的欲要攻击他们几个,都被小米轻松打发,一直走了一天半宿,才在一处高地停下脚步,稍作休息。

  正当小米他们几个休息用餐之时,远处一条水桶粗细,长约十米的水蟒缓缓的探出水面,吐着舌头,一双玻璃一样的蛇眼静静的观察了一会岸上的一人两兽,又缓缓的缩回身子,只在水面泛起一片水花,便消失不见了。

  小米虽然感觉到了这条水蟒的出现,但是在这样大的一片沼泽里,这种水蟒随处可见,也就没有在意,继续吃着东西。

  但是小米哪里知道,这可不是一条普通的水蟒,其实是一条修炼了超过百年的蟒精,正是上次被小米重伤而逃的蜥龙大妖的一个手下喽啰,负责在这一片水域打探情报的,今天看到来了一人两兽,与它家大王说的非常相似,观察了一会,便飞快的去往百里以外的大王洞府汇报情报去了。

  已经伤愈的蜥龙妖王这几日正在烦躁,伤自己的人就在不远处,过去打杀又生怕招惹仇家,不去报复的话,又实是难以言下这口恶气,因此显得暴躁异常,手底下的小妖都远远地不敢上前,生怕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正在蜥龙在洞府来回转动的时候,洞外一小妖进来禀报,说是大王手下得力干将乌蛇有事要上禀大王。

  蜥龙一晃巨大的身躯,站定身形,告诉小妖传乌蛇进来,不一会那条蟒蛇精游动着进到洞来,将看到的情形告诉了蜥龙,蜥龙大喜,心说:“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本不打算杀你,没想到你巴巴的送上门来,那就休怪本大王痛下杀手了,我一定会慢慢折磨你一番,然后再将你吃掉,放解本大王心头之恨。”吩咐乌蛇回去盯住张小米一行的行踪,然后蜥龙要赶在张小米前边设下埋伏,等着张小米送上门来,再痛下杀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未完待续,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