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张小米还是低估了巨蜥的智慧,别看外表蠢笨,其实这头巨蜥是一头修炼了八百多年的老家伙了,而且因为体内有亿万年前魔龙一族的血脉,才致使这头巨蜥没有能够幻化成人形,但是并不影响它的进化,最起码以它现在的智慧,绝非一般人所能比拟。

  巨蜥和张小米斗了这么久,也已经有些体力不支,怎么会不清楚眼前的人类也到了强弩之末,因此不慌不忙的与张小米继续缠斗,虽然自己被张小米在身上留下众多的伤痕,但基本上还没有伤及血肉,到现在几乎连血都没流出一滴,知道对上这个人类,自己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因此攻击也开始犀利起来。

  你来我往又打了上百个回合,张小米已经汗流浃背,身手渐渐放缓,攻击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不住地借助水面上数十根木桩落足,施展应龙八部,闪展腾挪,不断寻找巨蜥薄弱之处,伺机给予致命一击。

  巨蜥哪里不明白张小米的算计,一见张小米攻击放缓,使得自己得以腾出空闲,晃动身躯,钢鞭一样的巨尾不住抽打,将水中的木桩一根根打断,断木飞起,直奔张小米。

  张小米无奈,只好放弃对巨蜥的攻击,移动身形躲闪着飞过来的断木,躲闪不开的便一脚踢向巨蜥,断木砸在巨蜥身上瞬间粉碎断裂,巨蜥凭借一身鳞甲轻松承受,身形不停,不住的攻击小米所站的木桩,使得新小米的立足点越来越少,最后只好跳回到不远处的木筏上,巨蜥一见自己的办法得逞,转身直奔张小米扑了上来,发动交战以来最猛烈的攻击,想用最简单而最有效的办法,利用自身强壮的身体冲撞,给与张小米致命一击。

  看着冲上来的巨蜥,张小米知道不能硬抗,躲闪也不是办法,如果自己被巨蜥逼上岸,岸上的狼王动又不能动,会直接面对巨蜥的攻击,这是张小米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但是巨蜥皮糙肉厚,自己的刀虽然锋利,但是却奈何不了巨蜥,张小米在脑海里飞快的思索着对策,说时迟那时快,巨蜥眨眼的功夫已经冲到距离小米不足十丈的距离,张小米无奈,刷的一声,挥刀斩断了木筏的绳索,木筏瞬时散开,小米双脚连环踢出,用力踢向木桩的一端,几根木桩如离弦之箭射向巨蜥。

  巨蜥摆动大嘴,将射到近前的木桩一一拨开,但是因为速度太快,还是有一根木桩躲过巨蜥的大嘴,从巨蜥的头下滑过,张小米飞速的跳过去,运气于双脚,身体在半空一个千斤坠,重重的踩在木桩的另外一端,巨大的冲力,使得木桩咔的一下断裂两半,但是巨蜥也被断开的木桩顶的头上仰,将柔软的下巴暴露在张小米眼前。小米见状,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使出全部的力气,将真气灌注于宝刀,刀身微微颤动,隐隐溢散出淡淡的红色光芒,用力砍出,噗的一声砍个正着,在巨蜥的脖颈处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足有一尺多深,两米多长,绿色的鲜血喷涌而出,巨蜥疼的怒吼一声,一个翻身,沉入水底,远远的逃了开去,水面只留下一片绿色的水花慢慢的扩散。

  张小米跳回岸上,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内心一阵后怕,暗怪自己太过于情敌,如果不是险之又险的击伤巨蜥,今天自己一行恐怕就把小命留在这里了。

  张小米休息片刻,返回到狼王身边不提,单说巨蜥受伤而逃,远离这片暂栖之地,一路狂奔,逃回自己的洞府,赶紧运功疗伤,巨大的伤口慢慢的蠕动,逐渐的愈合,鲜血也停止涌出,想着今天因为大意被那个人类重创自己,气的浑身颤抖,挥动尾巴不停的抽打着洞府的岩壁,吓得一众手下胆战心惊,远远的躲开。

  “可恶的人类,那么小的身体,怎么会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我蜥龙自打出道以来,小心谨慎,甚少外出,也很少招惹一些强大的对手,原以为送上门的食物,自己出手还不是手到擒来,却不曾想,那样弱小的一个人族小子,竟然强成这样,恐怕他的身后还有更强大的身手,今天的伤虽说仅需数日即可完全恢复,小心一些还是能吃掉那个人族小子,就怕会招惹出他身后的厉害角色,那样的话我就永无宁日了,这次还是小心一些,就饶过那小子。”想到着,蜥龙的火气降了不少,不再折腾,静静的趴在那里调息疗伤。

  正因为蜥龙的小心谨慎,给了张小米难得的喘息时间,等他回到狼王它们身边时,这两个家伙正紧张地向他这边张望着,看到小米安全回来,绷紧的神经才稍稍放松。

  “哈哈,瞧你们紧张地,那只大蜥蜴还不是我的对手,这不被我打跑了吗,它这次受了那么重的伤,估计没有十天半个月的甭想再出来作恶了。”张小米一边打着哈哈,一边顺势倒在地上,四仰八叉的平躺着,感觉这样好舒服,浑身酸疼,懒懒的不想起来。

  小狐狸走过来,用嘴拱了拱小米的手臂,然后用嘴咬住小米的衣袖,拼命地拉他,“好火儿,别闹,小米哥哥累着呢,让我躺在这歇会。”张小米甩了甩胳膊,就想甩开小狐狸,但是小狐狸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仍然再拉拽着小米的袖子。

  “你.....”张小米吃力的坐了起来,正要发作,忽然想到了什么,伸手摸了摸小狐狸的头,“谢谢你火儿,小米哥哥知道错了。”

  说着,盘膝坐好,口唇相沾,牙齿相对,眼不观邪色,耳不听淫声。洗心涤虑,对境忘境。万缘消息,外想不入,内想不出。莫起一念,万事俱忘开始慢慢的进入到虚无忘我之境,小狐狸一见小米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欢快的跳跃起来。

  ●&酷◎匠网首=发

  张小米独自打坐,体内的内息周而复始、循环不息,不一会身体的疲惫便一扫而空,心境空灵,脑海中回想着刚刚与巨蜥战斗的情景,经过那夜雨中参悟疾风之道后,今天在遇到实力强大巨蜥,依然能够应付起来轻轻松松,面对体型庞大的巨蜥,能够全身而退,这是以往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却真实的实现了,但是似乎还不是很完善,有很多地方感觉还没有完全的参悟明晰,恐怕还需要在今后不断的去探索追寻疾风之道的秘密,不是一会半会就能完全掌握的。

  同时,张小米也充分的了解到自己的不足,那就是在攻击当面,如今的自己还相当的稚嫩,面对巨蜥时,虽然能够自保无忧,但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伙伴,只能自保显然是不够的,需要有击败敌人的过硬手段,怎么才能提高呢?一时陷入了困境,脑海中将这几年所学的一些拳脚刀术反复的演练了一遍,有些虽然招数精妙,对付一些普通对手还可以,但是如果对上巨蜥这样的敌人,就稍显威力不足了,该怎么提升,又该从什么地方开始着手提升呢?

  时间飞快,张小米已经一动不动的坐了两天一夜,小狐狸和狼王焦急的看着一动不动如雕像一般的小米,但也没办法帮到张小米,除了等也别无他法。

  张小米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复盘着与巨蜥战斗的过程,当回想起自己最后破釜沉舟给予巨蜥致命一击,致使巨蜥负伤而逃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脑海中似乎有了灵感。

  “自己当时只是想着一定要打败巨蜥,当巨蜥被被木桩冲击致使头部上仰,露出头下柔软的地方时,只是想着这是最后的机会,然后力灌刀身,然后宝刀产生了蒙蒙的淡红色刀光,巨蜥似乎就是被这种刀光所伤,这种刀光是怎么产生的呢?以前从来没出现过啊,我是怎么做到的?”这种念头在张小米的脑海中不断的盘旋。

  张小米收了功法,睁开双眼,一句话不发,从地上捡起宝刀,抽刀出鞘,效仿着当日最后一刀的情景,一刀紧似一刀,一刀快似一刀,十刀、百刀、千刀、万刀,不停的尝试,终于一道红芒乍现,从刀上飞出,十丈外的一块巨石应声而断,张小米掷刀于地,仰面大笑:“我终于成功啦......”声音在山林中回荡,声音嘹亮,使得在山林中栖息的众多鸟兽纷纷被惊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未完待续,今天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