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米见袭击他们的怪物已经逃走,也不追赶,赶紧来到狼王跟前,查看狼王的状况。只见狼王口鼻溢出大量的血沫,双目紧闭,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腹部还在微不可见的轻微起伏,“小狼,你怎么啦,伤到哪里了?赶紧起来,你别吓我啊!”一边轻轻地呼喊着,一边伸手摸了摸狼王的脖子动脉,发现还有气息,不过却显着非常的微弱,赶紧渡了一些真气给狼王,然后用手轻轻的抚摸狼王的身体,发现有几根肋骨断了,应该是伤了内脏,从储物袋取出父亲和师父给的一些伤药,胡乱的的敷在狼王受伤的部位,运功于敷药部位,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一时显得有些手忙脚乱,虽然以前看过村里的医生金爷爷给受伤的猎户治伤的情景,但是今天还是自己长这么大以来的第一次,看着倒在地上,气息微弱的狼王,小米焦急万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又感觉到自己的无助,小狐狸火儿在一边用头不住的拱着小米,似乎在安慰着小米。

  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在张小米倍感煎熬的时候,狼王吃力的睁开了眼睛,看着一脸焦急的张小米,想抬起头,但最终还是没能抬起,无力的躺在地上。看到狼王苏醒过来,小米大喜,用袖子一抹眼睛,带着哭声说道:“你这个该死的小狼,吓死我了,你总算醒了,我真担心你这一睡就醒不过来了,我呸呸呸,乌鸦嘴,你一定会没事的,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你好好休息。”狼王躺了一会,稍微的恢复了一些体力,吃力的用狼嘴蹭了蹭小米的裤腿,“你受伤这么重,先不要动。”小米赶紧用手扶住狼王的头,狼王伸出舌头舔了舔小米的手,一人一狼无声就这样的交流着。

  张小米和小狐狸警戒的守在狼王身边整整一天一夜后,狼王精神了不少,虽然暂时不能动,但看情形,应该没有什么生命之危了。

  因为狼王的事情,小米担心小狐狸独自外出有危险,便吩咐火儿不可随意跑动,取了些干粮腌肉喂给狼王吃了,然后分给火儿一些,自顾自的胡乱吃了一些。

  填饱肚子后,吩咐火儿照看狼王,自己抽出宝刀,来到沼泽边缘,闭上眼睛,仔细感应着方圆百丈范围内的一切,终于在深入沼泽七八十丈的泥沼深处,一个身长足有三丈的蜥蜴一样的东西正伏在那里一动不动,正是袭击自己的怪物,张小米心说:“你这畜生,伤了狼王,想这样躲着不出来就没事了吗?看小爷怎么收拾你。”想是这么想,可是那条大蜥蜴就藏身浑浊的泥沼中,距离水面足有三丈多深,别说在这样的环境里,就是在陆地上,面对这样庞大体型的家伙,张小米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怎么才能引出巨蜥,怎么才能杀死这个大家伙,在小米的脑海里不住的思考着办法。

  d酷N匠'C网唯oQ一正版,O‘其他lw都*是&盗;版@

  就这样张小米在水边不住的来回走动,思考着引蛇出洞的办法,忽然一抬头,看着眼前一排排碗口粗的松树,修长笔直的树身让张小米眼前一亮,一个想法涌上心头。小米来到树前站定身形,双手持刀,运转丹田真气于双臂,气灌刀身,大喝一声,宝刀闪电般挥出,一书刀光略过树身,碗口粗坚硬的松木应声倒地,砍掉树冠,一根长约五丈的树桩便横躺在张小米眼前,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张小米依葫芦画瓢,一口气砍了三十多根的相同长度的树桩,然后从储物袋里取出绳索,用五根木桩绑成木筏,拖进水中,然后将其余的木桩搬到木筏上,一根根重数百斤的树桩搬到木筏上以后,饶是张小米修练过上等修仙功法,也是感觉些许乏累,稍事休息,张小米撑着装载木桩的木筏,朝着巨蜥藏身之处划去。

  张小米来到巨蜥就近,站到木筏上,运神功于腿上,脚尖挑起一根木桩,稍一用力,木桩就立了起来,然后抱起木桩,使劲往空中一扔,几百斤重的木桩嗖的一声被扔向了半空中。只见张小米纵身高高跃起,赶到木桩的上空,伸脚用力一踩木桩的横截面,木桩如利箭一般飞向水面,直直的插进水底的淤泥中,只留了半丈左右的一段高出水面,张小米借木桩之力跳回木筏,依法将一根根木桩插进水里,在巨蜥的四周形成一个木桩形成的牢笼。

  经过张小米这么折腾,早已惊动了水底淤泥中藏身的巨蜥,晃动着尖尖的大脑袋,一看有人入侵自己的领地,勃然大怒,划动四根粗壮的小短腿,飞快的来到水面,想要给入侵者致命一击,张小米站在木筏上远远的看着巨蜥浮出水面,仔细观察这个能重伤狼王的巨兽,只见这只蜥蜴状的怪物身长三丈,体型粗壮,一个尖尖的大脑袋,两只黄澄澄鸡蛋大小的眼睛,鼻孔外翻,红鼻头,不时吞吐着一条蛇一样的大舌头,两只尖尖的小耳朵紧紧的贴在脑袋的两侧,在头的两边各有一块大大的骨板护住头颈,边缘向锯齿一样锋利,身上厚厚的鳞片一直延伸到整条尾巴,脊椎处一条条锥状的骨质尖刺高高的竖在背部,大大的肚子几乎贴到了水面,四根粗壮的短腿,各有两块骨板护住腿弯,爪子的四根脚趾各有一根半尺长如同钢钩一样的指甲,长长的探出脚爪,如果猎物被它的爪子抓住,断然难以逃脱。张小米静静的观察着巨蜥一样的怪兽的同时,那只怪兽也在默默的观察着这个胆敢冒犯它,虽然个子很小,但却有一种淡淡的危险感觉的小不点。

  观察了盏茶时间,张小米率先发难,一点脚下木筏,双臂舒展,右手持刀,身子如同雄鹰一样,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直奔巨蜥,一招苍龙出海,人还未到,刀光先至,凛冽的刀气在水面上形成一道大大的波纹,推动水花着直奔巨蜥。

  巨蜥感觉到了危险降临,晃动身躯就要躲闪,但是庞大的身躯却被插进沼泽深处的木桩阻挡了行动路线,身体一滞,刀光已到眼前,对自己身体强横程度非常自信的巨蜥一低头,头部后面的两块骨板合拢,迎向刀光,波的一声,在厚厚的骨板上留下一道半寸深浅的伤痕,这点伤害无异于给巨蜥瘙痒,晃了晃渐渐的大脑袋,感觉到这个小不点的攻击不过如此,便不再担心,直冲冲的朝着张小米扑了过去。

  张小米见自己这一击,虽然结结实实的砍到了巨蜥,但是却没有给巨蜥任何致命的伤害,又见巨蜥朝着自己扑来,不敢怠慢,身体落在浮出水面的木桩上面丝毫不停,身体再次跃起,对着巨蜥身体的其它部位不断的攻击。

  巨蜥别看身体庞大,但是毕竟是在自己熟悉的地盘,虽然有一根根木桩限制了自己活动的范围,对于张小米的一次次攻击,依然能够躲避身体的柔软之处,利用坚硬的鳞甲,一次次的化解了张小米的攻击,就这样,张小米借助浮出水面的木桩作为落脚点,一次次闪展腾挪,躲闪巨蜥攻击的同时,一刀刀的斩向巨蜥,同时仔细寻找着能够给予巨蜥致命一击的机会。

  一人一兽,你来我往战到一处,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是小米能够砍到巨蜥,而巨蜥很难攻击得到小米,但是巨蜥的攻击,特别是来自巨蜥灵活尾巴的攻击,都使得小米分外小心谨慎,要知道,狼王那么强壮的身体,都被巨蜥用尾巴一下就打的骨断筋折,如果自己被巨蜥尾巴打到,估计也会轻则重伤,重则殒命。

  这一战一直持续了两三个时辰,张小米已经稍稍的感觉到自己后力不继,渐渐的急噪起来,手底加劲,一招紧似一招,进攻似乎更加犀利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