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外的疾风暴雨仍然在持续不停,看着狂风肆虐着雨中的所有山石、树木,看似无形的狂风在雨幕里显出原形,看着粗大的树木被风吹的摇头晃脑,雨水被风吹着,打在坚硬的石头上啪啪作响,张小米感觉到风原来是这么的神奇,发现自己这十几年,从没像今天这样感到风也会这么有魅力,这么让他着迷。平时让人感到舒适无害的风,一旦狂暴起来,会这么的威力无穷,是什么让风产生了本质的蜕变?这些问题在张小米的脑海里不停地思索着答案,在天地间生活的所有生命,似乎只有人力和风有着诸多的相似,大部分时候是那样的平平凡凡,可是一旦爆发出潜在的能力,也会变的威力巨大,成为天地的主宰,但是这个过程的形成秘密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在看到暴雨中的狂风后,小米的脑海中渐渐有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

  一株参天大树,仗着自己粗大的树身,顽强的抵抗着呼啸的狂风,但这样做的结果似乎更惹怒了狂风,愤怒的向阻挡自己经过的大树发起了一波又一波,连绵不绝的攻击,借着大雨形成的雨幕,张小米清晰的看到了风的运行轨迹。

  只见狂风怒吼着,在大树的阻挡下,顺着树的边缘,不停地旋转,一波被阻挡,但是绕过大树的风有结合在一起,继续猛烈的呼啸而过,但是在风过去的空间,雨水明显的减少了,在那片空间形成了一个没有风的领域,平时人兽遇到这种天气,都是这样靠着大树的阻挡来躲避风雨,但是今天的狂风似乎一点也不想给大树这种面子,继续对着大树凶猛的吹过去,雨水借着风力也在不断地拍打着树干、树枝,尤其是树叶,枝叶不时被吹落,这株大树虽然凭借枝叶茂盛,毫不在乎,但是架不住一波又一波的不断打击,而且大树迎风面和背风面形成了两股不对称的力场,大树摇晃的幅度越来越大,树身越来越顺着风的方向,向另一旁倾斜,狂风似乎更加来了精神,打着旋的继续蹂躏着大树,终于一番较量过后,大树轰然倒地,就这样,这片山林好几棵身材高大的大树被狂风用相同的方式吹倒,当狂风狭胜利者的姿态继续在天地间咆哮时,大山不愿意了,勇敢的站出来,挡住了狂暴的大风,大风尝试几次,便用更加玄妙的方式,继续挑战大山,只见风狭雨势,拍打着山石的同时,顺着山壁,回旋着继续积蓄着力量,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最终在雨幕里形成一股旋风,越来越大,霎时飞沙走石,狂风呼啸着继续前进,凛冽的风声好像胜利的号角回荡在山林的上空。

  张小米突然明白,单单凭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是有限的,只有更好的利用自身的力量,结合更加合理的方法,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对狂风的观察,恰恰给出了自己这种梦寐以求的方法,想到这里,张小米激动的一声长啸,身形晃动,坚定决绝的冲进了风雨中,这一声长啸,吓的狼王和小狐狸各自都一哆嗦,看着冲进雨中的张小米的背影,相视一望,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相同的信息,张小米是不是被狂风暴雨吓傻了?都走到洞口边沿,紧张的看着洞外的小米。

  张小米站在雨中,任风雨吹打着身体,闭着眼睛,调动丹田的真气,浑身放松,感受着风的力量的运行方式,慢慢的调整真气外放,顺着风的吹动频率不断的适应着这种感觉,渐渐的耳中不再理会雨声,脑海中只有风吹动的声音,内观识海,风的形态渐渐的从无形变得有形,此时的张小米感觉到自己已经融入到风里,自己就是风的一部分,慢慢的产生共鸣,意念外放,一寸、一尺、一丈、十丈、百丈,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广,使小米越来越痴迷这种天地任我驰骋的感觉,感受到了树木山石对自己的抵抗,对风的发力方法越来越清晰,一念之间,可以让自己的力量加诸于风中,对力量的使用越来越灵活,外放的力量如臂使指,感觉对这种力量的掌控能力也更加强大。

  张小米站在风雨中一动不动,随着小米的意念的控制,风雨在经过他的身体时自动的绕过,不再吹打到张小米,狂风、雨水仿佛有了生命,仿佛千百万的士兵,张小米就是那个大将军,灵活的调动着自己的士兵,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时辰,直到风住雨停,张小米才盘膝坐下,继续感悟着刚刚对风的奥妙的一种运用。

  :酷#Y匠4;网首TK发?o

  不知不觉,天光大亮,张小米的感悟再无进展,才慢慢收回意念,张开眼睛,举目四望,抬头感受着空中徐来的清风,沉醉于天地之神奇,自然之玄妙,风在此时,仿佛成了自己的一部分,在方圆百丈范围内,风仿佛自己的肌肤,是自己的眼睛,风吹过的地方都能清晰感受的到,仿佛亲手触摸、亲眼见到,现在的小米完全能感受到无处不在的风的存在。

  许久过后,张小米才从这种状态下恢复如初,冲着洞口紧张观望着自己的一狼一狐报以歉意地微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整个人在雨后阳光的照应下,闪动着迷人的光芒,两只动物竟然看的呆住了,在一片山青水绿、青松翠柏的映衬下,仿佛大师笔下的水墨丹青,时间如同停止,天地成了永恒。

  张小米回到山洞后,告诉狼王它们,自己需要在此巩固两天,然后再出发,对于两只不会说话的动物来说,只能默默认可,反正对于啸傲山林的它们两个来说,在哪待着,待多久都无所谓。

  就这样过了两天,每天的生活虽然简单,但也不失乐趣,第三天一大早,张小米收拾行装,带着两只动物继续往大山深处出发,越走道路越崎岖,完全没有开始几天的轻松惬意,有时候遇到沟壑断崖或者密布的荆棘,狼王和张小米还算轻松,但是小狐狸火儿就有些傻眼了,有时候张小米抱着它跳过,有时候狼王也会主动的驼着小狐狸,有的时候实在过不去,狼王也会让小米和小狐狸骑到它身上,然后一路狂奔,瞬时就是十几里路,有了狼王,难走山路倒也不成问题,张小米一行还算轻松,就这样走了五天,一片宽阔的沼泽拦在了他们面前。

  张小米一行在沼泽的边缘地带停下脚步,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这片宽广的沼泽地,张小米皱皱眉,在一处干爽的草丛边蹲下身体,仔细的观察着沼泽,回头看向狼王问道:“狼王,你觉得咱们是直接穿过沼泽地还是绕过去?”狼王踢踢踏踏的在原地打着转,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不时的往后撤两步,不停的往后甩着狼头,似乎对这片沼泽非常恐惧。

  “哈哈,你也会害怕啊,我觉得还是别冒险了,我们是来历练不假,但也不是出来玩命的,如果走沼泽,恐怕会有很大的风险,所以,我决定还......”正当小米与狼王分析着下一步的行进路线的时候,忽然感到一阵心悸,仔细感应发现在不远处的沼泽,正有一个庞大的物体快速的向自己这边移动过来。赶紧冲着狼王和小狐狸火儿大吼一声:“赶紧后退,这里危险......”话音未落,一个黑影忽的一下从沼泽的泥水里冲了出来,冲着张小米扑来。早有准备的张小米一个箭步冲出去三丈多远,堪堪躲过黑影的攻。

  那黑影一击落空,并不纠缠,转头冲向小狐狸,小狐狸早有防备,一个瞬移躲了开去,狼王一见有不明生物胆敢偷袭它们,狼性迸发,一弓身窜了过去,张嘴就咬,那怪物一个翻滚,轻松闪过,巨大的尾巴啪地一声,如钢鞭似的狠狠抽在狼王身上,狼王惨叫一身,身子平平的飞出去五六丈,狠狠的砸在大树上,扑通一声摔在地上,身体抽搐,挣扎几下便不动了。

  张小米一见大怒,抽刀斩向怪物,那怪物一击得中,并不恋战,翻身扎进泥沼,瞬间不见了身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熬夜看欧洲杯,使得白天工作都没有精神,晚上写写停停,修修改改,总算完成一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