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米不敢大意,面对群狼也毫无道理所讲,一个箭步跳到狼王跟前,举刀搂头便砍,动作干净利落,简单实用,毫不花哨,一道银光直奔狼头,狼王斜眼瞅着张小米的刀由上至下,快到眼前时,四肢轻移,庞大的身体已经来到小米身侧。张小米一刀砍空,身体前倾,后背一下子暴露在狼王眼前,狡猾的狼王怎么会放过这种稍纵即逝的机会,张开血盆大口直奔张小米后颈咬去,小米一刀砍空就心知不好,眼角余光一直没有离开狼王,一看狼口咬向自己,哪敢大意,将刀回撤,来不及翻转刀头,只好顺势用刀柄的凤尾锥直戳狼的右眼,狼王怎么会轻易被戳中要害,抬头躲过凤尾锥的同时,两只前腿高高抬起,亮出钢钩一样的利爪,狠狠的抓向小米的后背,这时的张小米已经转过身形,面对狼王,一看爪子抓了下来,双手托刀迎向狼爪,狼王一见张小米的刀锋冲着自己的爪子而来,变抓为按,两只爪子加上巨大身体的重量,重重的按在了小米的刀身上,一股巨大的力量顺着刀身传来,张小米双脚蹬地,身体后仰,借力滑出五六丈远,堪堪躲过狼王的这一轮攻击。

  狼王能在群狼中脱颖而出,成为众狼的首领,岂是好相与之辈,两只前腿刚一落地,后腿一蹬,身体像离线的箭一样射向张小米,张小米稳住身形,跨步躲闪,与狼王战到一处。

  一来一往打了几十个回合,张小米躲闪不及,被狼王的利爪在后背划了三道深深的口子,从肩头一直到腰间,血肉外翻,鲜血瞬间浸湿了衣衫,狼王也好不到哪去,抓伤小米的同时,被张小米反手一刀,撩到下巴,一张大嘴瞬间被砍了一个豁口。

  狼王那吃过这种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上的鲜血,仰头一声怒吼,疯了一样扑向张小米,张小米运功护住伤口,使伤口肌肉收紧,鲜血慢慢的不在涌出,知道自己遇到劲敌,不敢大意,施展刚刚学到的应龙八步,虽然还不太娴熟,但是对付狼王还算游刃有余,身形变幻,歘歘歘,迈开大步,围着狼王不停的转动,致使狼王的每次攻击都扑空,还能抽空子给狼王一刀,虽然狼王仗着身体强硬,以及灵活的动作,每次都尽可能的减少张小米对自己的伤害,但是时间久了,再强的的体魄也受不了,浑身上下,大大小小的百十道伤口,使得狼王气力越来越小,动作也越来越缓慢。

  狼王知道再打下去,对自己一点好处没有,不但杀不死眼前的这个人类,一个不小心还可能命丧于此,因此拼命发动了最后一轮攻击,逼得张小米撤步闪身跳出圈外,然后仰头一声狼啸,转身就跑,群狼见狼王都跑了,岂敢恋战,一窝蜂的四下散去,眨眼的功夫跑了个干干净净。

  张小米一见群狼散去,也不敢追赶狼王,待狼群跑的不见踪影后,转身回到山洞,对小狐狸说道:“火儿,狼群已被我打跑,一时半会不会再回来,待我处理好身上的伤口,稍事休息,你我连夜赶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狼最是狡猾,说不定一会还会回来偷袭咱们”说完,张小米拿起储物袋,背好宝刀,去下午抓鱼的那条小溪清理伤口。

  待张小米将伤口清理完毕,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去山洞将东西收拾利落,灭掉篝火,然后带上小狐狸,趁着夜色赶紧离开,一直摸黑走了几十里路,感觉狼群应该不会追上来了,才慢慢的放缓脚步,这时天光已经蒙蒙发亮,这才松了一口气,找了块干爽的石头,一屁股坐在上面休息一下疲惫的身躯。

  一直休息到太阳高高升起,暖洋洋的阳光洒在小米和火儿身上,小米才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酸痛的身体,感觉到后背的伤也好的七七八八,吃了两口干粮,动身继续赶路,一走就是一天,白天还算平安无事,即使偶然碰到一些捕食的野兽,也是远远地看着一人一狐走过,并没有发动攻击,张小米也没有闲的无事去招惹这些野兽,互不干涉、互不影响,也算相安无事,一直到了晚上休息,这次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没能找到一个能栖身的山洞,要么是已被别的猛兽霸占,要么就是阴暗潮湿,根本无法栖身,小米无奈,只好找了一棵比较粗壮的大树,随手夹起火儿,纵身跳上一根最大的丫杈,将小狐狸放在上面,然后独自依着树干,闭上眼睛,耳边听着阵阵山风吹过的声音,不远处山林深处,不是传来阵阵蛙鸣鸟叫,或是一些小兽的低沉的嘶吼,脑海里回想着昨晚与狼王的战斗,不断地思考总结着一些灵光乍现的心得,慢慢的沉睡了过去,小狐狸被放在这么高,一动不动的趴在枝杈上,不时的探头向下望去,过了一会,索性两只小爪子将脑袋一蒙,不一会就传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睡了没一会,张小米就被一声熟悉的狼嚎惊醒,一长身从树杈上起来,半蹲在丫杈上,紧张的看着树下,听声音,正是昨晚的狼王,心中纳闷:“这头狼王昨晚伤得那么重,怎么就这么快又追出上百里,找到自己呢?”

  随着一阵阵低沉的脚步声慢慢的靠近,狼王巨大的身躯出现在了小米藏身的树下,抬头冲着树上的一声低吼,似乎是在叫张小米下来,吼完后,还往后退了七八步,给张小米留下站立的空间,就这样站在那里,等着张小米下来。

  小米看着狼王的行为,不禁暗暗称奇,这家伙是要成精啊,太人性化了。也不着急拔刀,飞身跃下大树,在狼王身前站定,“小狼,你又来干什么,找打是吗?”

  嗷呜一声,狼王气的四爪刨地,冲着张小米呲着獠牙,愤怒的嘶吼着。

  “要打就打,你站在那里,离我那么远怎么打,过来啊。”张小米冲着狼王招招手,然后双手下垂,看着硕大的狼王。

  狼王待小米站定,身子下俯,屁股翘起,脊背微弓,后腿刨地,然后双腿一蹬,身子嗖的一下扑向张小米。

  “来得好。”张小米叫了一声好,身子微蹲,双手扶地,等狼王冲到近前,双腿用力,唰的一下跃起,跳在半空,待狼王冲过来,一拧身,分开双腿,往下一扑,正好骑在狼王的背上。

  {√酷K匠/网gY永Y久◎免n费看小b!说V

  狼王大怒,一个就地翻滚,就将张小米甩了下来,张小米双掌一按狼王脖颈,身体再度腾空,没等狼王起身,一个箭步冲上去就是一脚,直奔狼王的脑袋踢去。

  狼王一低头,顺势两个翻滚,躲过这一脚,起身就咬向踢过来的张小米。张小米赶紧收脚,身体旋转,一个旋风腿,横踢狼头,狼王闪身躲过,就这样一人一狼战在一处,小狐狸躲在树上,紧张的看着下面的打斗。

  这一战打了足足有小半个时辰,虽然激烈,但是张小米和狼王都没有以命相搏,虽然偶尔互有损伤,但大都是皮肉外伤,并无大碍,终于狼王和张小米都感到体力不支的时候,双双跳出战圈,各自后腿几步,小米来到大树底下,依着树干坐下,狼王干脆就直接趴在地上休息。

  休息了好一会,狼王率先站起来对小米发动攻击,张小米无奈只好继续迎战,随着与狼王的战斗的持续,张小米对应龙八步的理解越来越透彻,也越来越熟练,狼王渐渐的只有挨打的份,很难再攻击到小米的了,终于狼王不甘心的冲小米吼了一声,转身里去了,不一会就消失在远处的山林里,张小米看着远去的狼王,无奈的摇摇头,觉得这个狼王很难缠,但却不似普通野狼那么凶狠狡猾,反而还挺有意思,走到不远处的小溪边,草草的洗了一把脸,料想今夜狼王不会再回来骚扰自己了,便回到树上睡觉去了。

  就这样连续三天,狼王每晚都来找小米决斗,越打越泄气,终于彻底放弃挑战张小米的行动,也不再每晚都回去,索性留在了小米这,赶都赶不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