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鼠精撒腿就跑,转瞬之间就跑了个无影无踪,张小米吐吐舌头,暗道:“惹了事跑的到快,我该怎么办呢,这头异兽应该还没发现我吧,我先躲在这不动,等异兽一会儿不注意我的时候,再伺机逃走。”

  正当张小米在那盘算着的时候,耳中传来异兽瓮声瓮气的声音:“那个石头后面的小贼,不要躲了,出来吧。”

  说着一张嘴,一根冰锥呼啸而出,啪的一声,打在张小米身前的岩石上,坚硬的青石瞬间粉碎,冰锥势头不减直奔张小米面门,小米赶紧神功护体,脚尖点地,身体嗖的一下,窜出去五六丈元,运行真气于刀上,一招苍龙出海,直劈冰锥。宝刀刚刚触到冰锥,张小米就感觉一股巨力顺着刀传到手臂,震得虎口破裂,宝刀嗡的一声飞出老远。张小米大骇,赶紧运转神功于手臂,同时身体顺着巨力传过来的方向旋转,努力的化解力量对自己的冲击。

  “竟然是个人族少年,我还以为也是妖族呢,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异兽见到张小米是个人类,说话倒是客气了一些,同时幻化身形,变成一个黑发披肩,身穿麻布衣衫,腰系布条,脚蹬草鞋,身高八尺,豹头环眼,大鼻头,大嘴岔,满脸络腮胡子四十多岁的粗狂中年汉子。

  “晚辈不是有意冒犯前辈,只不过是无意中来到前辈洞府的。是这么回事……”于是张小米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将来的经过细细的道来。

  “哦,原来如此,我问你,现在外面的世界什么样了,是谁在掌管这个世界?”

  “这……恕晚辈无知,我只是在一个大山深处的小山村长大的,对外界的事情知之甚少,只不过听师父说起过外面的一些奇闻轶事,前辈的问题,晚辈回答不上来。”张小米只能如实答复。

  “哦,无妨,你说你有师父,你叫什么名字?你师父是谁?师承何派?唉!看起来我被关住的时间太久了,难得碰到一个人族,竟然也这么啰嗦起来。”

  “前辈张小米,不是晚辈不想说,概因师父收我入门时,并没有跟晚辈提及过师门太多的事情,所以不敢胡乱回答前辈,师父说过,只有晚辈讲本门功法修炼到第四重时才会知门内的这些事,否则晚辈就不能算是真正的门内弟子,还望前辈见谅。”

  “哦,是这样啊,这也可以理解,想你人族崛起于上古微末,在一众大能艰苦卓绝的抗争下,才有时至今日的万族之首的地位,流传下来的一些功法,也是经过不断的提升和完善才流传下来,有一些门槛和规矩,才能优胜劣汰,培养出精英,来继续带领人族发展。不过我刚才看你修练的功法像极了我一个老友,唉,还是不说了,等你有机会见到他就知道了。”异兽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卧下,仰着头,闭着眼睛,似乎在追忆着什么。

  “前辈,请恕晚辈无理,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

  “有什么有理无理的,吞吞吐吐,一点也不爽快,你是否想问我的身份,因何被锁在此地?”异兽睁开眼睛,看着张小米问到。

  “晚辈正是想问这些。”

  “哈哈……,我叫应龙,乃是当初黄帝手下第一战将,帮助黄帝东征西讨,建立了人族不世之基业,后来大禹治水,请我下凡帮忙,我用尾巴在地上划出江河,帮助禹疏通洪水,一次在东海碰到蘷龙正在危害人间,一怒之下,冲上去与之争斗,那一战只打的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后蘷龙不敌而被它逃走,却留下人间一片废墟,无数的人因此丧命,致使天帝大怒,要降下刑罚于我,后黄帝及一众天神为我求情,天帝才收回刑罚,扁我在凡间,追杀蘷龙,进从而待罪立功。至于我身上的锁链,乃是我自己锁住自己的,为的是提醒自己,今后做事要多一些考虑,切不能率性而为了。算起来已经超过五千年之久了。”

  “应龙前辈,那只蘷龙被你抓到了吗?”

  “没有,数千年来,它的子孙后代到被我杀了不少,可一直找不到它。多年来,我深感杀戮过重,于是我便把自己用铁链锁住,然后封印在地底深处,一直沉睡,没想到数十年前,一只老鼠偶然穿透山洞,趁我熟睡之际,盗走一株灵草,被它吃掉,不曾想到幻化成精了。”

  “应龙前辈,那几株就是你说的灵草吗?”张小米指着不远处那仅剩的两株晶莹剔透的小草说道。

  “正是,那是我本命龙珠逸散的精华凝结而成,怕是再有几百年就要开花结果,千年以后就能成熟,凡人吃了都可成为跳出轮回的地仙,一共凝结了五株,此物本于我也无他用,但也不想平白无故被他人得去,不成想却便宜了那鼠精,被它接连盗走两株,只因灵草还没成熟,加上那只老鼠天赋太差,所以幻化人形不彻底,顶着一个老鼠脑袋到处跑,实在是不伦不类,哈哈哈。”应龙说到好笑处,张开大嘴笑起来,震得洞里嗡嗡直响。

  “应龙前辈,那应该还有三株,怎么只剩两株啊?难道还有什么人或怪过来盗取?”

  “另外一株嘛,前段时间我送给一个小友了,以后再告诉你吧!”

  “我还想采一株带走呢,原来是还没成熟的,我可不敢拿回去给火儿吃,万一变成一个狐狸的头,人的身体,那多难看啊。”张小米暗暗的在心中嘀咕,当然是不敢在应龙面前说出声的。

  “你在眼神闪烁,在那傻笑,还用眼睛瞄了两眼我的灵草,难道你也想要这灵草?”应龙在旁边看张小米低着头不说话,真是人老成精,啊不,神兽老了也成精了。

  “应龙前辈,你误会了,我不是想要灵草,是我在想如果我的好朋友火儿,哦,它是一头火红的小狐狸,吃了前辈的灵草,变成一个狐狸的头,人的身体,那多难看啊,因此感到好笑,还望前辈勿怪。”

  “哦,原来如此,你还有个小狐狸的朋友啊?哈哈,有些事情是上天注定的,你就不必为此事烦恼了。”

  “前辈认识火儿?”小米听应龙这么说,挠挠头,反问道。

  “我被自己锁在这里这么久,从来不出去,怎么可能认识你说的什么小狐狸啊。”应龙赶紧说道。

  “哦,我觉得也是,是晚辈多想了。”

  “别前辈晚辈的叫啦,多别扭,我这个人最随和了,从来不讲那些虚头巴脑的,我看你顺眼,你看我不烦,那就可以做兄弟了,我看这样,以后你叫我应龙大哥,我叫你小米老弟,你我兄弟相称如何?”

  “这这这......应龙前辈,这可使不得,晚辈可不敢。”小米赶紧摆手推辞。心说,这么厉害的应龙前辈说是要认我做兄弟,我怎么高攀的起啊。

  “你是瞧不起我吗?”应龙两眼一瞪,似要发怒。

  “不是不是,前辈不要误会,晚辈答应也就是了。”

  “还叫前辈?叫大哥。”

  “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张小米哪还有不愿意的道理,一看应龙是认真的,赶紧上前行礼。

  “哈哈哈,好好好,从今往后你我二人就是兄弟了,以后有什么事,只要弟弟一声招呼,大哥马上就到。”应龙赶紧搀扶起小米,咧着大嘴,高兴的说道。

  “好的大哥,小弟知道了。”

  “兄弟,我看你刚才的闪躲我冰锥的步法,说实话,真的很差劲,我刚才那是没有用力,否则的话你我就成不了兄弟了,为什么呢?你就死了嘛!是不是,哈哈哈......”

  #^酷匠J网首(发

  张小米心中苦笑,有这样当大哥的吗?怎么说话呢,不过,应龙大哥说的也真是不错,刚才的事,现在想起来都后怕,差一点就挡不住了,只好点头称是。

  “这样吧兄弟,我这里呢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给你这个兄弟做见面礼,我传授我独创的一套步法于你,将来你外出行走天下,这套步法于你有大大的好处的,不是哥哥自夸,天下间能超过我这套步法的屈指可数,使用这套步法就是我应龙的象征,因为我这套步法就叫应龙八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未完待续,晚上还有更新章节,欢迎朋友们关注。